橘子小说网 > 大当家不好了 > 第一百一十三章 战略性武器:腌肉
    这一次林子然他们如其说是押运物资,更不如说是保护第六重炮团的北上。

    因为这些物资全都是第六重炮团的家当,包括大小二十多门重炮,数量庞大的炮弹,只有少部分才是补充第三师的普通物资。

    据说是最近三洋渡口北边大量有广安叛军的骑兵部队出没,而且有一支内河炮艇部队杀了出来,频繁袭击罗安军的运输船只。

    最后上头为了安全,决定走青山镇这一条路线。

    走青山镇慢是慢了点,麻烦也是麻烦了点,但是胜在稳妥,这一条路线附近的广安叛军基本已经是被简良志率领的部队肃清,安全上有所保障。

    如此也才是让林子然释然,怪不得罗安军的高层要把这个重炮团通过青山镇北上呢,原来是罗河的运输渠道被截断了。

    只是上头为什么这个时候把第六重炮团调到重广前线来,难道南部防线不要了?

    他听闻这个第六重炮团是刚从南部防线掉上来的,而南部防线,也就是罗安郡和罗海郡接壤的防线,罗安郡早几年还在和罗海郡打着呢,两家关系可说不上好,也就最近两三年才略微缓和,但即便如此也是牵制了罗安郡大量的力量。

    因此哪怕动北伐战事后,程凌峰都没有调动南部防线的兵力,只是从其他地方抽调兵力北伐而已。

    但是现在,却是把罗安军内仅有的三个重炮团中之一的第六重炮团给调到了重广城前线,由此可见罗安军高层对北线的进展缓缓已经是相当不满,开始抽调南部防线的兵力增援北线了。

    也不知道这里头生了什么事,有可能是罗安和罗海两郡关系进一步缓和,也有可能是罗安郡冒险而动。

    对于罗安军的战略变动,林子然其实了解的相当有限,知道的都是表面情报,更多的还是他自己的推断,但是真实情况如何他可不知道。

    毕竟这些都是军事机密,别说他了,估计他面前这个第六重炮团的团长都不知道呢。

    这个第六重炮团的上大夫团长有点意思。

    因为他姓程,名宏斌,这个名字本身其实没有任何的意义,真正有意思的是这个程宏斌是罗安郡守程凌峰的堂侄。

    他是程家子弟!

    刚看见这个程宏斌之前,林子然还有些担心这是个纨绔子弟,目光无人,会对他这个民团营官不太客气,指手画脚之类的。

    不过见到了后,才现这人竟然也和简良志差不多,虽然说有着身为上官的威严和卿家子弟的傲气在,但是为人行事却是让人挑不出毛病来。

    人家一来到青山镇呢,就是笑呵呵的说:“林兄啊,这一次可是要麻烦贵营了!“

    你瞧,林兄这个称呼都喊出来了!

    人家可是上大夫,级别比林子然高了两个级别不说,而且还是罗安军内仅有的三个重炮团的团长,其地位比寻常的团长高多了。

    而这些能够爬起来领军一方的卿家子弟,就没几个是简单货色,反正林子然就没把简良志和眼前的这个程宏斌当成纨绔子弟看待,反而是重视的同时也警惕着。

    不过正所谓是伸手不打笑脸人,程宏斌如此客气,林子然也是客气的很。

    之前他还想着如果这个程宏斌甩脸色给他看,他就准备带这个程宏斌钻山沟去!

    从青山镇到重广城,可不像是三洋渡口一路向北到重广城,沿着罗河两岸有平坦成型的官道,这破地方都是丘陵山地,都是一些乡间土路。

    而这个第六重炮团的物资如此沉重,对道路和地形要求极高,如果林子然用点心就会带他们走一些看似绕路,但是好走的路,那么就会一路上没有什么麻烦。

    但是如果这个程宏斌如果让林子然不爽了,林子然就会带他走一些看似距离近,但是总会遇上一些麻烦的道路,比如说要架桥,比如坡度太逗陡,比如说道路太小,绝对能把这个第六重炮团折腾死。

    而且别人还跳不出他一点毛病。

    这路就这么的难走,你能怪我林子然?

    程宏斌客气着,林子然也是客气着,而且这个程宏斌还说他们了路上损耗了一批物资,反正这些损坏的物资也没啥用处,索性就给林子然他们帮忙出力掉了。

    回头林子然一看这些损坏的物资,都是崭新的福元火枪以及弹药,总价值不算多,但是再怎么也值得一千多恒元了。

    这个程宏斌如此上道,他林子然就更喜欢了!

    因此后续两个人就是勾肩搭背,称兄道弟起来。

    一番接风宴过后,程宏斌道:“这一路北上,时间实在是太赶,哎呀,这一路上是风餐露宿的,苦啊,连饭都没着落了!”

    “林兄你也知道那些腌肉实在不是人吃,但是后勤部门光给腌肉就不给鲜肉,实在是气煞人也!”

    “这段时间我手底下的那些兄弟们都好些天没见过油水了,而且那些民夫们也是需要补充一些体能,不然哥哥我担心他们还没走到重广城就得累死了。”

    “林兄能不能帮忙弄些果蔬肉食来让我那些兄弟们补一补,放心,不让林兄你白忙乎,市价之余我再给一成的辛苦费!”

    林子然听到这话,再一次替第六重炮团以及其他所有的罗安军士兵们默哀三秒钟!

    虽说如今已经是乱世,很多民众连饭都吃不饱,更别说吃肉了,不过各藩镇的军队里的伙食供应还是能够得到保证的,毕竟谁都知道乱世之中最重要的就是军队了。

    因此不管是罗安军还是北边的广安军,乃至林子然自家的青山巡备营,士兵们的伙食水准都不算差,肉也是经常能吃上。

    只是罗安军乃至几乎所有藩镇的后勤部门为了省事从来都不会给前线部队配鲜肉,而是清一色的腌肉。

    这种腌肉的就不是人吃的。

    曾经有前线军官如此埋怨道:腌肉是一种能够决定胜负的战略性武器,因为如果我们直接在战场上煮熏肉吃,保证能把对面的敌军全部熏死。

    唯一的问题就是,在熏死敌军之前,自己人得先被熏死!

    由此可见罗安军乃至整个大恒军界里对熏肉的巨大怨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