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大当家不好了 > 第九十九章 南州银行
    刚才听周立说安家的时候,林子然还为这安家有多牛逼,哪怕不是明面上,但是也能暗地里掌控一郡之地,甚至他都猜测说不准罗海郡都是属于他们的地盘呢,又或者是和简家一样手握实权,麾下有军队近万呢。

    所以林子然一开始还是挺担心的!

    但是当他听到这安家和两郡郡守只是亲戚关系,而且也没有直接掌控军队后,林子然就有种被耍了的感觉。

    老子还以为有多牛逼,随随便便就能出动上万大军攻打老子呢!

    林子然简单一分析后,就是判断出来这安家看似牛逼,但是在林子然看来也就那样,要不然周立的介绍就不会是某郡郡守的老婆是安家之女,某郡郡守的老妈是安家之女,而是会说安家家主是某郡郡守,或者是某军统帅。

    还书香门第呢,说白了不就是卖女求荣嘛!

    这样所谓的书香门第家族,对林子然的威胁力甚至都不如罗安军里随便拉出来一个下大夫营长。

    在林子然看来,当代真正的顶级权贵家族,只有那些掌控一地的卿家或者说藩镇。

    比如说简家,那才真的庞然大物。

    其他的不说,仅仅简家手握近万正规军兵力,别说林子然这样缩在地方上的民团藩镇了,就算是罗安郡郡守程凌峰都得忌惮一二。

    当周立听到了林子然的话后,一时间都是没能反应过来,在他在数十年的人生经历了,还从来没有人在他面前对安家这样的家族如此轻视。

    其他人听到类似安家这样的家族时,哪一个不是忐忑不安或者是目露敬仰啊。

    但是还从来没有一个人会说:“让他们滚!”

    如果是那些一郡之的大藩镇们,这么说自然是一点问题都没有,但是林子然却不是什么大藩镇啊,充其量了也只是罗安军体系下的一个民团营官而已。

    他哪来的勇气这么说?

    只是周立虽然震惊,然而却是没有露出什么愤怒的表情,而是惊讶过后露出更加灿烂的笑容道:“大人好胆魄!”

    “如果大人你这边能够抵抗的住安家的压力,那么我周某人还有第二个选项提供给大人!”

    林子然这个时候倒是有了兴趣。

    这个周立之前也说了,他和安家并没有什么关系,而且之前的言语中也是透露过对安家的不满,从这一点上,双方似乎是有合作基础的。

    林子然道:“什么选项!”

    周立道:“如果大人同意的话,我们可以为大人的石油公司提供一定数额的贷款,足够让大人进行扩产的贷款,放心,我们不谋求青山石油公司的股份,这只是单纯的贷款!”

    不要股份就给贷款?天底下还有这么好的事?

    林子然道:“说吧,你们有什么条件,还有你们又是什么人,不要说你们是第二个安家!”

    周立道:“自然不是什么第二个安家,周某人是为其他股东做事!”

    “至于条件嘛,自然也是有的,比如说这利息得按照正常商业贷款走,这款子也只能用于购置设备等用于煤油扩产,而且我们需要获得后续新增加煤油产能的优先采购权!”

    “也就是说后续多出来的煤油产能,必须优先供应我们!”

    林子然道:“不是宏祥商行?”

    周立道:“自然不是,这宏祥商行里安家才是大股东,其他几个股东所持有的股份并不多!”

    “你们背后的是谁?”

    周立没有隐瞒,而是道:“南州银行!”

    林子然更无语了,他还以为又冒出来一个家族什么之类的来,但是没有想到竟然是一家银行。

    但是他还是有些疑惑:“这银行背后是?”

    周立微笑道:“放心,我们南州银行乃是股份制银行,而且股份非常分散,即便是持股最多的罗海郡财务处,不过也只占据了百分之六的股份而已!”

    一家独立于各家族甚至官府之外的股份制银行,这倒是让林子然感觉到惊讶,这南州银行他也知道,乃是南海州规模最大的银行,也是南海州里少数几家行的纸币被民众所承认的银行。

    “而且大人你也不用担心我们有什么其他立场,我们的立场就是没有立场,这也是我们南州银行在这数十年来依旧屹立不倒,甚至越做越大的根本!”

    周立今天说的这一番话,是让林子然有些意外的。

    先是冒出来一个什么安家想要趁机夺青山石油公司,现在又是冒出来一个南州银行也想要杀入进来。

    南州银行虽然看似不要股份,但是人家那贷款是要利息的,也要抵押品的,而林子然手头上有什么抵押?

    除了一个青山石油公司也没啥可以抵押的了。

    更何况他们还要后续增加的产能。

    总之不管是这安家还是南州银行,就没一个好货色,全都是盯着他的青山石油公司呢。

    然而青山石油公司乃是他扩军养兵的根本,乃是他的钱袋子,谁要是敢动他的钱袋子,他就敢要谁的命。

    林子然略微斟酌了后道:“目前青山石油公司的展势头良好,没有必要借款,当然了,如果你们的款子不限定用途的话,那么这款子林子然就借了!“

    周立被林子然直接拒绝了,也没有任何动怒的神态,而是呵呵一笑:“大人说笑了,贷款有风险,自然是要限定用途的!”

    傻子都知道这款子如果不限定用途的话,林子然分分钟都能拿来扩军养兵,这和南州银行借款让青山石油公司扩产的打算相违背。

    林子然已经是明确表态不打算和什么安家或者南州银行合作,出让自己的利益了,周立倒是没有继续说针对这两个话题说什么。

    而是又对林子然说起了第三个提议,说这个时候,周立倒是神情有些期待了,而且神态和之前完全不一样:“那个,周某有个不情之请,最近周某也是搞了个贸易商行,想要做这煤油生意,当然了,我那商行小的很,所需的煤油量也不会大,到时候还请大人行个方便能够供货!”

    这个时候,林子然是彻底无语了,这个周立今天是一波三折啊。

    先是安家那边,又是南州银行那边,现在,竟然还自己搞个商行出来,然而所为的事却都是同一件,那就是煤油。

    林子然道:“这是小事,回头我吩咐一声就行了!”

    听到林子然大方应下后,周立自然是笑的合不拢嘴,浑然没有被之前林子然的拒绝而影响心情,反而是开心的很。

    因为之前谈的都是公事,和他自身屁点关系都没有,他顶多也就是一个传话的!

    但现在说的却是他自己一个人生意,赚的钱可都是他自己一个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