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大当家不好了 > 第八十九章 吴冠林的自我救赎
    青山巡备营的米尼步枪都是用福元火枪改装而来的,从外观上看是绝对看不出来这是一支线膛枪的,同时也不知道去翻看每一个士兵的火枪是不是线膛枪。

    因此大多人虽然都知道青山巡备营装备了不少线膛枪,但是绝对不会知道青山巡备营的所有人都装备了线膛枪,他们还以为青山巡备营里还是有大半士兵装备着滑膛枪呢。

    同时他们更加不知道的是,这些线膛枪射的子弹都是特殊的米尼弹。

    林子然严禁士兵们把米尼子弹外泄,就是为了尽可能的拖延消息的泄露时间。

    永远瞒住是不可能的,他只是想着瞒得一时是一时。

    眼前的这个吴冠林就是不知道米尼子弹的存在!

    面对吴冠林的疑惑,林子然并没有隐瞒,而是直接坦白道:“我们青山巡备营目前所有将士配属的火枪都是线膛枪!”

    听到林子然亲口承认后,吴冠林却是微微皱眉,这情况比他猜测的还要更坏,他以为青山巡备营虽然有大量猎兵,但是也不至于所有人都是猎兵啊。

    现在林子然却是说所有人都是配属了线膛枪的。

    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

    一支纯粹由猎兵组建的部队,用脚趾头想都知道一旦上了战场,分分钟会被人打爆。

    略微沉思了几秒后,吴冠林道:“卑职虽然初来乍到,按照道理来说是不该干涉这些事的,不过我既然投身到了大人麾下,领着大人的饷银,就斗胆说几句!”

    林子然这个时候,还不知道吴冠林想要干啥呢,当即道:“吴教官但说无妨!”

    吴冠林道:“大人您应该也知道,装备线膛枪的猎兵这一兵种已经有上百年的历史,早在当年的恒奥战争里,不管是我大恒还是南边的奥里萨帝国都是装备了不少猎兵,如今各藩镇内的部队也是广泛配属猎兵,但是猎兵在部队的总体比例却是非常小的!”

    “诚然,装备线膛枪的猎兵具备了远距离狙杀敌人的优势,在战场上运用得当也能挥巨大的作用,但是其装填度慢,造价昂贵,需要特殊制作的子弹这些缺陷,都是导致了线膛枪大规模普及的重要原因,尤其是装填度过慢,就注定了猎兵只能是一种远距离奇袭兵种,而无法用来正面交锋。”

    “我巡备营如果配属一部分猎兵,那自然是有益无害的,但是如果配属过多,乃至全军都是猎兵的话,恕冠林直言,此乃取败之道!”

    吴冠林这一番话说出来后,觉得心里爽快多了,接下来自己的新上司林子然,要么是恍然大悟,然后对自己心服口服,来上一句先生大才。

    又或者是恼羞成怒,说着什么你懂个屁之类的话。

    前者不少藩镇都能够做到,大度都是能够诚心接纳意见,知错就改,有容人之量,最后能够成就一番伟业的人,当然了也有少部分是人云亦云的傻货。

    后者也有不少藩镇会这么干,大多都是刚愎自用,自信满满以为自己就是天命之子的人,最后的结果往往都很悲剧。

    大恒王朝内乱数十年,几乎每一年都会有众多的藩镇出现,然后同时有诸多的藩镇消失。

    如此多藩镇里,自然是什么样的人都有。

    吴冠林不知道林子然是什么样的人,但是他希望林子然是前者。

    这几年到处求职,说实话吴冠林自己也是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吗厄运缠身了,要不然怎么会沦落到今天这种地步。

    堂堂一个罗海军事学院步科第一名毕业的高材生,前罗海军团长,竟然跑到偏僻地方的民团里当一个上士教官,说出去都能笑掉南海州千万百姓的大牙。

    然而如果不用多久林子然都兵败身亡的话,恐怕到时候能够笑掉所有大恒人的的门牙。

    哪怕是为了自己的前途早想,他吴冠林还是希望林子然是一个理智的人,那么没有什么雄心壮志,能力也不算很好,但是至少要懂得采纳下属的诚恳意见。

    可惜的是,吴冠林的人生经验在小小的青山镇里没有了太多的作用。

    因为林子然没有说着什么吴先生你好牛逼,好厉害之类的话。

    更没有恼羞成怒,破口大骂说你懂个屁。

    而是面带微笑看着他!

    这种微笑表情让吴冠林看来很怪异,自己都说了一大通了,这个林子然只是面带微笑算什么?

    其实林子然一开始还在很没有想到吴冠林会提出这个问题,因为这在林子然看来根本就不是问题。

    因为他的青山巡备营装备的是米尼步枪,而不是现在各藩镇们普遍装备的老式线膛枪,装填一次都得好几分钟的那种,而且有效射程也就两三百米,并且子弹还需要是特制的子弹,麻烦的很。

    米尼步枪呢,则是简单的多,其中关键的奥妙甚至都不是火枪本身,而是在于子弹。

    火枪嘛,其实也就是把福元火枪拉了个膛线而已。

    然而子弹却是非常特殊的空腔圆锥形子弹,这子弹和膛线结合起来,才是完整的米尼步枪。

    但是眼前的这个吴冠林估计是不知道。

    林子然并没有直接给吴冠林解释什么,反而是提出了一个问题:“假如说,我青山巡备营的猎兵配属的线膛枪,能够做到和滑膛枪一样的射,那么以吴教官之见,应当采用何种步兵战术?是线列战术还是散兵战术又或者是其他战术?”

    相对于给吴冠林解释什么是米尼步枪,林子然更加注重这个吴冠林能不能给自己带来战术上的一点改变。

    他可是知道这人乃是罗海军事学院毕业的,而且也是在正规军里服役过的,这样一个正规出身的军官,对战术的理解肯定是比自己这个半吊子,比自己手底下的那些农民、土匪军官们更加深刻。

    昨天他刚来,林子然倒是没有来得及问他。

    但是现在嘛,他既然是大清早自己找上门来,还提出了一大堆对猎兵的担忧,倒也是让林子然有了对他来一场现场考核的心思。

    吴冠林倒是没能及时跟上林子然的话题转变,开始是略微一愣,但是很快就是道:“线膛枪和滑膛枪一样的射?这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