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大当家不好了 > 第四十五章 傻子才回青山镇
    目前青山镇的煤油生意。纵然开采原油、提炼煤油以及运输、销售的过程里还会有一些成本,但是这些成本和出售煤油所获得的钱比起来,完全不值一提。

    按照最近这几天林子然自己的估算,按照目前的产量,目前油田和炼油厂和青山商行加起来,其运营成本每个月顶多也就两千恒元而已,大部分都是人工成本、机械设备损耗、煤炭等成本。

    而就这个成本,都还是刚起步,各方面的投入比较大,渠道刚铺设等缘故,初期运营成本比较高。

    等后续稳定下来,那么成本还能再降低一大截。

    然而按照目前的煤油产能,他们每个月至少能够回笼一万多恒元呢,相对于一万多恒元而来,区区两千运营成本根本就不算什么。

    如果一万恒元还不算多的话,那么等后续打出来多几口的油井,炼油厂的产能再提起来的话,利润还能够再增加。

    到时候可就不是几万几万的事了,说不准就是几十万了。

    哪怕是在和平时期,钱财都足以动人心,更不要说这个乱世了。

    寻常商人是没胆子找林子然麻烦的,但是那些权贵们呢?

    如果说权贵也可以不搭理的话,那么罗安郡官方直接出面呢?

    这可不是不可能,反而是非常可能的事。

    大恒王朝自从数十年前开始就已经是陷入了藩镇割据的时代。

    各地的藩镇们都是费劲心思扩张地盘,进而争霸一州乃至整个大恒。

    正所谓是恒失其鹿,天下共逐之。

    要扩张地盘,要统一天下,这些藩镇们需要什么?

    需要更加强大的军队!

    而强大的军队需要什么?

    人、装备、训练等方方面面,而这些都是需要钱财来支撑的。

    各地藩镇们养军的方式不一,大部分都是依靠展地方经济民生,然后收税养军,同时这些藩镇们为了直接收割经济展的利润,往往还是会直接投资工商业赚钱。

    福元军械厂可就是非常典型的例子,这个福元军械厂的大东家,可不是什么商人,而是罗海郡衙门。

    此外,号称整个南海州最大的厂子:南州机器局,这个厂子同样是罗海郡的官办企业。

    不仅仅是州城那边如此,实际上各郡内的情况也都非常类似,很多大型企业基本都是属于官办企业,尤其军火、机器等比较重要或者暴利行业,要么就是官办,要么就是权贵办。

    纯粹的商办企业,不是说没有,反而还很多,但是普遍规模不大,而且集中在轻工行业里。

    而目前的石油行业,核心产品煤油。

    这玩意和鲸鱼油,蜡烛差不多都是属于普通民用消费品,说不上多重要。

    但是架不住这玩意太暴利啊!

    所以林子然也是担心搞起来以后,会被其他人给注意上,尤其是被罗安郡官府那边给盯上。

    考虑到未来的风险,林子然也是决定加自己的计划实施度了。

    先是扩军,之前说扩充一百五十人,现在看来是不够了。

    虽然受制于资金不足,但是林子然还是想着再扩充三个排,这样加上原来的巡备营四个步兵排,前两天吩咐下去扩充的两个步兵排,就能够凑足九个步兵排了。

    九个步兵排编练为三个步兵连。

    然后再搞两门火炮,加上现有的两门五斤火炮,也就能够凑上四门,可以练一个排了。

    同时也可以把现有的二十多匹乘用马集中起来,编练为一个骑兵排。

    再搞一个运输后勤的辎重排。

    如此加起来就有十二个排,辖有四门五斤火炮。

    再加上林子然的卫队,那么就有六百多人了。

    六百多人看似虽然还是很少,但是对于青山镇这个小地方来说已经不算少了。

    等过上两个月,资金没那么紧张了,那么他就再扩编五六百人,凑足千人。

    再过两三个月,他就敢再扩编一千人。

    争取半年内搞出两千人左右的部队来。

    这样,即便是有人眼红他的煤油生意,到时候也得掂量掂量他手底下的这两千人。

    心中有了打算后,林子然就把吴大江找了过来!

    “你继续去招人,再招募两百人。”

    “招人还是老规矩,把人招募到之后,训练也要跟上!”

    吴大江自然是道:“卑职明白!”

    吴大江向来都是林子然说什么他就做什么的性子,从来没有疑问。

    对他林子然也放心,要是换了其他人来,林子然还真不放心呢。

    既然人招了,这军械自然也是要跟上来,所以林子然又是紧急让人去三河渡口找宏祥商行的周立,按照上次的价格直接续订军械,再采购一批军械。

    不过约定交货的时间可以晚一些。

    因为手头上暂时没钱,现在运过来了林子然也没钱给他们,而宏祥商行他们这些军械贩子,向来都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可别指望他们允许赊欠或者分期付款什么的。

    林子然紧急安排这些事务的时候,罗麻子也是根据林子然的吩咐行事了。

    当天晚上,镇守府突大火,火势极为凶猛。

    冲天的火光几乎映红了半个夜空。

    镇巡备营营官林子然大人,闻讯后紧急带着巡备营的士兵来救火,奈何镇守府是木制建筑,而且火势极为凶猛,哪怕是奋力救火,但是也未能阻止镇守府被烧了个一干二净。

    天明后,带领士兵奋战半夜,双眼通红的营官林子然不得不宣布一个噩耗:可敬的镇守汪大人,不幸在火灾中遇难。

    镇守汪大人不幸身亡,林子然作为巡备营的营官就是暂时的肩负起来后续的善后事宜。

    包括迅确定筹集善款,以重建镇守府,同时派人其县城报信,通知汪大人不幸身亡的噩耗。

    次日,镇上的多个治安官也是联名通报,镇守府失火乃烛火引起,纯属意外。

    处理完这么一滩事后,林子然也算是安下心来。

    经过这么一场火,汪金筌不死也算是死了,后续就算他冒出来说自己是汪金筌,但是谁敢说就是青山镇镇守汪金筌?而不是一个土匪?

    再说了,林子然派出去搜捕他的人依旧在行动呢,只要汪金筌敢冒头,等待他的就是死路一条。

    只不过林子然并不知道,这会的汪金筌已经是化身富商,带着几个心腹坐上了南下的客轮前往南海州城罗海城去了。

    傻子才回青山镇那破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