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大当家不好了 > 第四十四章 打乱计划
    次日上午,林子然就是又听见了罗麻子那句很熟悉的话:

    “大人,不好了!”

    “大人,汪镇守他跑了!”

    这话直接把林子然给吓着了。

    这汪金筌为什么要逃?应该是有危险才跑啊,难道是被人现他们是冒牌货?所以这汪金筌才跑的?

    当即林子然强自镇定下来道:“怎么回事?是不是官兵打过来了?”

    罗麻子听着略微一愣,然后快解释道:“没有啊,官兵没打过来呢!”

    林子然听到这,心中暗松一口气:“哦,那姓汪的为什么跑了?”

    罗麻子也是一脸疑惑:“知道,监控镇守府的人说,昨天那个汪金筌还好好的,但是今天就不见人了,甚至连早餐都没吃。”

    “下头的兄弟盘问过后才现,不仅仅汪金筌找不到人,他的几个心腹手下也都不知道哪去了,而且前段时间收上来的钱款也是不见了!”

    林子然脸色慢慢地沉了下来。

    然后道:“把他给本官找出来!”

    本来林子然并不关心汪金筌的死活,反正双方都不是一伙的,但是这个汪金筌突然逃跑他就有意见了。

    这个意见并不是因为汪金筌捐款逃跑,那些钱虽然也重要,但是其实也没那么重要。

    他担心的是,这个汪金筌逃走后,那么未来就不可控了。

    要是这人大嘴巴子,到处吹嘘他的假镇守经历,继而把他林自然也曝光出来的话,那岂不是要糟糕!

    殊不知,人家汪金筌同样也是害怕因为林子然的缘故曝光,这才提前携款逃跑的。

    毕竟他们到目前为止,伪装的都还不错,官府是没有现他们这些人都是假的。

    这官府既然没现,官兵没打过来,而最近林子然也没和汪金筌起过什么冲突,大家各行其是,井水不犯河水的,因此汪金筌要逃跑的原因很简单。

    哪怕是林子然现在细想过后,大概也能够猜得出来这个汪金筌估计是怕了,想要的提前收手,拿了钱跑路。

    但是,汪金筌这一跑,就意味着林子然无法继续掌控此人,会带来一定的麻烦。

    这种事,林子然自然是不会他生的!

    很快就是吩咐了下去,派人立即去找,不仅仅是只派几个人查找,而且是立即飞骑传令,让巡备营以及老土匪的兄弟们立即在周边的路口设卡拿人。

    随着林子然的一声令下,吴大江就是带着四十多个士兵飞奔而出!

    可惜的是,他们要找的人并不是几个普通人,而是几个昨天晚上就已经连夜出逃,这都已经跑了至少十多个小时的悍匪!

    而且这几个悍匪还相当熟悉青山镇情况,之前也是经常逃避官兵追捕的。

    想要找到他们哪有这么容易!

    一开始追捕的人马还能够找到些许的蛛丝马迹,但是很快就是彻底失去了汪金筌他们的踪迹,只能是大概判断这汪金筌是往东北方向跑了。

    获知没能追上汪金筌后,这让林子然不得不考虑起来善后事宜。

    如果是为了安全考虑,那么现在就要第一时间带人跑路,只要离开这青山镇,天大地大,可以去的地方多了。

    但是油田和炼油厂的存在,却是让林子然无法离开!

    如今煤油刚开始大规模量产,预期一个月最少也能够带来上万恒元的利润。

    这么多钱,足够他初步扩军五六百人了。

    而且油田后期还会有更多的油井被打出来,同时炼油厂也会持续扩大提炼能力,到时候钱就会源源不断的流淌进来用以扩军。

    之前林子然就是想着利用煤油带来的利润,持续扩军一年半载,最后应该能够拉出来两三千人的队伍。

    有了两三千人规模的部队,哪怕是被人最后现他是土匪出身,那又如何?

    这年头可是乱世,其他地方先不说,至少罗安郡和广安郡就还在打着呢,而这两个郡的一线参战兵力,其实也就几万人的规模。

    这个时候,他林子然手握两三千人的兵力,谁敢轻视他?

    罗安郡这边如果容不下他,他二话不说,直接倒向广安郡那边。

    想必广安郡那边,会很乐意凭空多出来一支两千多人的军队加入己方阵营。

    当初林子然就是考虑到这一点,所以才积极在青山镇展煤油,扩充巡备营,只要自己实力足够了,假营官,真营官其实没什么区别。

    但是现在汪金筌这一跑,却是打乱了他的计划!

    然而汪金筌虽然跑了,但是他却是没有放弃这一计划的打算。

    不管如何,这青山镇都还得待下去,毕竟那油田他带不走!

    既然要继续待下去,而汪金筌又跑了,那么也是应该做一些安排了。

    很快林子然把罗麻子叫了进来:“传下来,就说镇守府失火,汪镇守不幸葬身火场,面目全非!”

    既然汪金筌跑了,那么林子然一了百了,直接制造他失火身亡的消息,只要官方认定了,那么后续就算是汪金筌在外头乱说,但是到时候谁会信他?

    一个土匪头子而已,说的话能信?

    罗麻子听到林子然这话,顿时面露钦佩:“大人高见,小的佩服,小的纵横江湖十余年,见过不知多少英杰,然论起才智,无人能及大人!”

    林子然没搭理他的吹捧,而是继续吩咐道:“都注意着点,你亲自去做,千万不能出了纰漏!”

    罗麻子道:“小的明白,小的这就亲自去安排!”

    罗麻子说完,就匆匆退下安排去了。

    罗麻子办这种事,林子然还是放心的。

    但是即便是能够伪造汪金筌失火身死的假象,但是未来肯定也会有隐患。

    而且此事也是让林子然更加担心未来。

    身份暴露只是一方面,而另外一方面他也是开始担心煤油的暴利会引来有心人的窥伺。

    这煤油生意,那可真的是一本万利,只要打出来油井,把炼油厂建好,那么就是能够提供源源不断的金钱,而且这钱肯定还会越来越多,到时候如果没人窥伺是不可能的。

    没有人能够坐视这么一个庞大的金矿而无动于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