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大当家不好了 > 第四十三章 汪镇守跑路
    周立还是老样子,穿着一身绸缎长袍,看起来笑眯眯的样子。

    光看表象,怕是很难让人联想起他是一个军械贩子,而且还是做黑市的军械贩子。

    反正林子然打死也不相信,宏祥商行之前卖给他的枪炮是从正规渠道弄来的货。

    十八元一杆福元火枪,这价格人家福元军械厂都不卖!

    但是他们宏祥商行却是卖!

    由此可想而知,他们的货物来源肯定是有问题,但是林子然不在乎。

    只要价格适合,管他什么货物呢,反正这枪又没写谁的名字,自然是在谁手上就是谁的。

    这会,周立笑眯眯的开口了:“林大人,好久不见,近日来大人可好!”

    林子然呵呵道:“本官好着呢,只是这一次请周先生过来有些匆忙,还望周先生不要怪罪!”

    周立道:“怎么会,大人记着我周某人,感激还来不及呢!”

    这可不是,林子然找他来,是有一笔生意交给他们宏祥商行的,这就等于送钱上门,人家周立自然是乐意的很。

    林子然也是没啥兴趣和这个军械贩子谈天说地,讨论人生。

    他事多,忙得很!

    所以略微客气了几句后,就是主动开口道:“最近镇内匪患严重,前些时候那些该死的广安叛军竟然还深入我青山镇境内袭击辎重队,这让本官深感不安,所以打算着再购置一批军需保境安民!”

    周立依旧笑眯眯的道:“大人爱民心切,在下佩服,青山镇有大人你这样的巡备营营官,真是好福气啊!”

    言罢他话头一转:“只是不知道这一次大人准备购置多少军需?”

    林子然道:“大概要购置三百杆枪,然后再添置一门五斤炮,另外也还需要一批被服鞋袜等!”

    周立一听,脸上的笑容更盛了,这可上次的单子大多了,全部搞下来少说也得六七千恒元呢。

    当即道:“没问题,前几天刚好有一船军需到了附近,大人有需要的话,随时都能送货上门!”

    林子然道:“这价格?”

    周立道:“老规矩,还是按照上次的价格!”

    听到这话,林子然就安心了,他之前还担心着宏祥商行这边会涨价呢,没有想到还是原来的价格。

    接下来,双方又是谈定了详细的军械单子,一共三百条福元滑膛枪,一门五斤野炮,搭配相应的弹药,另外林子然还额外购置了一批弹药用作储备、训练所需,还有三十支轮转滑膛手枪,三十把士大夫佩刀。

    再过来则是被服鞋袜、帐篷、军号这些普通军需。

    林林总总算下来,一共七千八百六十五恒元。

    约定五天内就送第一批货物上门,半个月内全部交货完毕。

    而款项嘛,除了前期少数只能充当运费的订金外,绝大部分款项自然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没见着货物,林子然可不会给钱,顶多就是给个几百恒元的订金而已。

    要不然的话,大几千恒元直接给了,这周立一跑,林子然可没出找去。

    有钱好办事,敲定了军需合同后,周立也没久待,客气了几句,喝了茶后就是走了,他会直接离开青山镇,然后返回三洋渡口。

    他们的宏祥商行在三样渡口那边有一个分行,至于青山镇这种偏僻小镇,自然是不会让宏祥商行这种军械商行特地设立一个分行的。

    等周立离开后,林子然心情舒畅!

    吃晚饭的时候还有心思和几个侍女开个玩笑,把她们逗得脸蛋红扑扑的,可爱极了。

    就当林子然折腾着煤油,搞扩军的时候,青山镇镇守府内,汪金筌背着手站在窗口,脸上满是担忧!

    自从他和林子然达成了默契,一起偷偷摸摸的当个假镇守和假巡备营营官后,本来汪金筌还以为林子然和自己一样,在青山镇招摇撞骗几个月,捞到钱了就跑。

    但是后来林子然的举动却是让他看不透!

    先是积极帮忙简良志那些官军护送辎重,然后又是折腾青山商行、折腾什么煤油,大有一种在青山镇安家落户的架势。

    说真的,这让他看不懂!

    别人不知道他林子然是个什么货色,他还能不知道。

    那个林子然和他自己一样,就是个土匪头子而已,唯一的区别就是他手底下人比自己手底下的人多。

    汪金筌手底下的人马,现在以镇守府卫队的名义存在,哪怕是最近一段时间也招收了少许人,但是现在一共也就不到五十人而已。

    但是那个林子然呢,手底下老土匪就有上百人,又有一个两百多人的巡备营。

    而且今天他又是听说了,巡备营又是张贴了告示,准备招兵。

    这么下去,怕是不用多久,这个林子然手底下就得有五百人马了。

    而汪金筌并不是说担心林子然人马多了对会他不利,之前林子然就一直比他人多,但还不是井水不犯河水。

    他林子然当他的巡备营营官,在外头设卡收过路费,搞青山商行捞钱。

    而汪金筌自己呢,则是当他的假镇守,利用镇守府捞钱,比如说有事没事罚个款,收个税,搞个摊派,如果遇上官司了,那就两头收钱。

    总之之前这么长一段时间里,双方都是进水不犯河水的。

    如今汪金筌担心的是,现在这个林子然搞的越来越过分了,以前只有两三百人,现在都是奔着五百人去了,而且还折腾什么煤油,雇佣了一大批工人。

    并且还积极和第七团那边的郝仁接触。

    这摊子铺得太大,随之而来的是暴露的风险也太大,汪金筌很担心林子然会暴露,进而牵连到自己。

    汪金筌看着窗外的夜色,嘴里喃喃着:不能继续这么下去了,不必然迟早要被他们给害死!!

    他准备走人了,这青山镇是不能再待了,继续待下去恐怕会惹来大麻烦。

    反正这段时间里他也是捞了不少钱,虽然大头都是被林子然拿走了,但是留在他手上的也有好几千恒元呢。

    为了捞钱,他可是把青山镇的诸多税收,直接征收到了三年以后。

    同时为了避免外人起疑,也是为了人们心甘情愿的掏钱,他还特地搞出来了一个提前缴税打折的优惠活动呢!

    提前一次性交纳明年和后年的税,能够打八折!

    要不然,他也不可能弄到这么多钱。

    下定了决心的汪金筌,行事果断而迅。

    当天夜里,此人就直接带着钱款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