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大当家不好了 > 第三十一章 要以理服人
    南宫厚是个神经病,这是林子然看到他第一眼的时候就已经是确定了的事。

    正常人是不会学那边某个岛屿上的土著那样,把污垢当成保护膜,用来阻挡病菌的侵袭的。

    更不要说,这个人还是上了大学的人。

    接受了现代教育之后,还依旧这么干,除了脑子有问题之外,林子然无法得到任何的解释。

    南宫厚也的确和林子然猜测的一样,这的确是个神经病。

    当他被人强制带去洗澡后,这人洗干净了后竟然是想要光着身子跑了出来,说是身上的保护层已经是被洗掉了之后,他的生命已经是进入了到技术,他要趁机享受大自然的抚摸。

    死活都不愿意穿衣服,闹的很激烈,以至于让罗麻子都是受不了,然后跑过来请示林子然!

    听到请示后,林子然看着罗麻子恨铁不成钢道:

    “他想要遛鸟你竟然还来请示,你当我们这里是什么地方?”

    “还有你们屁大点事都请示,明天他想要上房揭瓦你们是不是也要过来请示?

    “后天他要是直接拿着枪要杀老子,你们是不是还要先请示一下再行动?”

    不等罗麻子他们回答,林子然继续道:

    “请示个屁,遇上这种事你就得直接掏枪,让他明白我们都是讲道理的人!”

    罗麻子涨红着脸道:“小的明白该怎么做了!”

    不用多久,就看见了罗麻子带着南宫厚过来了。

    嗯,穿着衣服的南宫厚。

    罗麻子悄悄上前报告道:“我们直接用枪顶在他脑门上,他才乖乖穿上衣服!”

    林子然点头:“这就对了嘛,遇事还是要多讲道理,以理服人。有些人并不是真的不讲道理的,只是和他们讲道理的方式要变通一二!”

    洗干净换上了干净衣服,还把一脸胡须剃光了的南宫厚,看上去正常多了。

    这人之前邋邋遢遢的时候,看上去得有四五十岁,似乎是一个落魄中年乞丐,但是现在收拾干净了,却是个小白脸的模样,顶多也就二十四五岁,而且皮肤还红嫩红嫩……

    莫非,莫非以前身上的那层污垢还有美白的功效?

    再细看,好吧,那不是红嫩,而是血痕。

    估计是搓洗的太狠,皮肤都是被搓洗出来了道道红痕。

    这洗过澡换上了干净的衣服,这个南宫厚似乎浑身不舒坦,动来动去的,看见了林子然后,这人开口道:“你就是请我来做试验的人?做实验就做实验嘛,干嘛非得拿枪吓唬人啊!”

    林子然面带微笑:“不错,本官就是请你来做试验的人,顺便说一句,我从不吓人!”

    林子然是个好人,至少他自己是这么认为的,恐吓人之类的事他可不会干。

    南宫厚的嘴巴还在快的说着什么,只不过语太快,而且说的词汇乱七八糟的,夹带了大量林子然听不懂的地方俚语,鬼知道他喃喃什么。

    林子然也是懒得和他废话,直接拿出了一叠图纸,这都是他这段时间回忆并记下来的图纸以及基本的理论。

    当年学妹给他留下的记忆太深刻,他现在还记得清清楚楚呢。

    南宫厚懒洋洋的接过来,快翻了几眼,然后到:“火油,搞这个干嘛?还有这个煤油是什么东西?”

    火油这东西很多人都知道,但是火油到底有多大的潜力就没几个人知道了,因为以前根本就没有人去专门研究过。

    至于煤油,很抱歉!

    这个世界上以前根本没有煤油这玩意,别说从石油里提炼了,就算是煤炭里提炼也没人试过。

    甚至煤油这个称呼都还是林子然第一次用,这个南宫厚不知道很正常。

    林子然道:“为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把这个煤油给搞出来,基础的蒸馏设计已经是有了,你看看!”

    南宫厚继续看,然后一边看一边喷!

    是的,就是喷!

    把火油啊,煤油啊,甚至林子然设计的蒸馏塔都喷的一无是处,甚至连试验用的烧杯他都能喷,说这个不好,那里不够大,这里不够小……

    气的林子然恨不得把手枪顶在他脑门上。

    怪不得这傻货被南海学院开除掉。

    不洗澡也就算了,还无脑喷。

    不过喷归喷,但是这个傻货还是有点水平的,虽然绝大部分都是无脑乱喷,不过针对蒸馏塔还是提出了几个不错的建议。

    林子然也就懒得理他了,详细问多几句后,现这人还不是搞什么化工的,而是搞机械的。

    很明显,青山商行那边找错人了。

    不过无所谓了,反正林子然需要的不是一个理论专家,他需要的是一个动手能力强,能够帮他完成实验的人。

    很快,林子然就是继续投身煤油实验大业,连带着外头的训练什么的都懒得搭理了。

    这个南宫厚虽然性格特别的古怪,让人特别的讨厌,但是动手能力还真是不错,来了没几天就是把王老板他们搞出来的蒸馏塔给拆了……

    然后自己带着王老板派过来的几个老师傅造了一个新的出来。

    新的这个蒸馏塔丑不拉几的,一点也没有机械美学可言。

    于此同时,实验进展也是比较快,林子然利用购置回来的这一批实验器材,加上有南宫厚这个傻子动手帮忙,很快就是得到了煤油实验样品。

    看着灯芯被点燃后,林子然终于是露出了笑容。

    折腾了这么多天,总算是把这个煤油给搞出来了。

    一手拿着铁锤,一手拿着扳手,腰间还围着一副围裙的南宫厚道:“这就是煤油了吧,这和鲸鱼油也没什么区别啊,搞不懂你为什么费那么大劲搞这玩意,有这时间,你还不如和我一起把这个永动机造出来呢!”

    这个南宫厚最近两天除了帮林子然忙外,还自己敲敲打打,试图折腾出来一个不用外力还能持续运动的永动机来。

    并且信誓旦旦的说,他一定能造出来。

    对此,林子然表示:呵呵,您高兴,您随意!

    看着燃烧的煤油,林子然深吸了口气,灭掉了煤油灯,然后对南宫厚道:“蒸馏塔怎么样了,搞好了没有?”

    南宫厚道:“放心,差不多了,我已经根据你的试验,重新设计了个蒸馏塔出来,保证能够把这个煤油搞出来。到时候你可别忘记,继续资助我研究这个永动机。”

    说着他似乎想起什么,然后疑惑道:“只不过你让我搞的这蒸馏塔这么大,到时候你到哪弄这么多石油提炼?”

    林子然微笑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