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大当家不好了 > 第十三章 大当家和老大
    没有了林子然在身边,显然也是让其他几个枪法好手更加放得开了,城头上断断续续传来清脆的枪声,有时候还能听见一声打中了之类的话。

    等到了午后时分,对面的那些广安叛军就是缩了!

    因为几个小时下来,他们已经是先后伤亡了七人。

    别看七人少,但是对于一支只有三百多人的队伍来说已经是不少了,更别说他们昨天也是死伤了五人,上午的时候又被打伤一个。

    这加起来,可就是足足十三个。

    更关键的是这种光挨打无法还手的状态,让城外的广安叛军极为难受。

    所以,他们缩了!

    后续他们把交通壕往下深挖,足足挖了两米多。

    这下,城头上的罗麻子等人就没办法了,人家连头都不冒,自然也就谈不上打了。

    只是这样一来,工程量也上来了,林子然估计今天他们是挖不过来了,现在要准备的,就是等明天之后他们的交通壕以及炮兵阵地修好以后,把火炮重新拉上来如何抵抗炮击的问题了。

    对于如何对抗敌军的炮击,林子然还是决定以米尼步枪精确打击对方的炮兵为主。

    就算对方把炮兵阵地给挖出来了,但是他们的火炮需要瞄准,需要炮击,他们的炮兵总是会露面的,毕竟他们的火炮是直瞄火炮,又不是可以躲在掩体后面的曲射火炮。

    所以米尼步枪的精确打击还是能够用。

    除此之外,就只能是加固掩体被动防御了。

    除了城墙外,城头上也需要构筑沙袋为主的掩体。

    为此,林子然让汪金筌又是过来了一趟,让他组织青壮帮助士兵构筑掩体,而且明天之前,必须构筑好完整的防炮掩体。

    汪金筌对林子然的吩咐,自然是欣然听从的。

    这个时候,只要不是让他拿钱,其他的都好办。

    再说了,组织青壮帮忙构筑掩体,又不用他自己卖力,他顶多就是叫两嗓子而已,这事简单的很。

    所以他是非常痛快道:“林大人,您请放心,下官一定会让他们卖力的干活!”

    当夜,汪金筌是亲自带着自己的一群手下以及一大批的青壮帮忙构筑掩体,而林子然呢,自己也是在城头上指挥着一群假兵们构筑掩体。

    城外虽然大部分的地方都是黑乎乎的,但是依旧可以看见众多的火光,那是广安叛军正在用火把照明继续挖交通壕呢。

    可惜都是,他们只能看见火把露出来的灯光,但是看不见人,那些广安叛军都是躲在交通壕里挖呢,根本不露出身子来。

    这一夜,双方都是在忙着构筑工事。

    只不过一个是攻,一个是守。

    等到第二天上午大约十一点多的时候,林子然再一次上了城头后看见城外大约四百米外的地方,已经是有了一个炮兵阵地了。

    这炮兵阵地的前方有着掩体,只露出了两根炮管。

    这些广安叛军的炮兵阵地构筑的还是挺完善的,竟然是没让林子然找到什么漏洞。

    预想中的用米尼步枪进行精确打击是没什么希望了。

    不用多久,对面就是开始了炮击。

    但是只见炮击,却是不见炮兵露面,这就让林子然无计可施了。

    没办法,只能是躲着吧。

    接下来的时间里,城头上的一群假兵土匪再加上百余青壮,都是只能被动的躲在城头的掩体,看着对面从容开炮。

    炮弹不断的落在城墙、城门楼上,而有些更是打在城门上,把城门直接轰了个稀巴烂。

    只不过城门洞早就被林子然下令给堵死了,所以城门被轰烂了也没什么所谓!

    这个时候,就有人大声喊:“大当家的,他们上来了!”

    此时只见林子然浓眉一皱!

    麻蛋,谁在这个时候喊大当家的?

    汪金筌他们可就在边上呢,就大大咧咧的喊大当家,傻货。

    汪金筌瞄了眼林子然,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情。

    只是还没来得及反应呢,又听见外头喊了一声:“老大!”

    这话一传来,汪金筌明显是身子一顿,再回头,现林子然正在看着他。

    只是这个时候,林子然已经是没有心情管汪金筌他们了,因为已经是有人大喊:“他们冲上来了!”

    林子然和汪金筌都是齐齐起身上了城头。

    到了城头再看城外,已经是只见城外的广安叛军已经是成群结队端着枪上来了,其中不少人还是拿着梯子!

    很明显,他们这是要动真正的攻城了!

    林子然当即就是拔出了腰间的指挥刀:“线膛枪先开火,瞄准了打,把他们打回去!”

    “其他人准备!”

    这几天,王老板又是带着人日夜不停改造,又是先后改装了十多支线膛枪出来,至于空腔圆头弹,更是日夜不停,融造了三千多枚出来。

    如今林子然麾下已经是有了三十五支线膛枪,每支枪配有大概一百的子弹。

    而这一批米尼步枪,也是林子然等人能否守住青山镇的关键了。

    随着林子然的下令,这段时间里挑选出来的三十几个枪法比较好的假兵土匪也是齐齐端着线膛枪开始自由射击。

    清脆的枪声响起。

    不出意外,城外的广安叛军就有人倒下,虽然人数不多,只是两三个人而已,但是他们这才刚刚起冲锋呢,就已经是倒下两三个人了。

    而随着他们继续靠近,线膛枪的命中率也是开始上升,不用多久,对面的广安叛军又是倒下了七八个人。

    这加起来,可是过十个人了。

    然而对面的广纳叛军,一共也就三百多人而已。

    更关键的是,他们现在距离城墙还有差不多三百米呢。

    不过城外的广安叛军也不愧是正规军,倒下了十人后,还在继续上前,继续保持着严密,几乎是人挤人的三列横队上前。

    然而当他们前进到大约两百五十米的时候,冲在最前头的士兵终于是忍不住,不由自主的停下了步伐,然后转头看向左右两侧,骑在马上的军官!

    因为在这个距离上,他们的伤亡开始大幅度增加,尤其是在最前线的士兵眼中,几乎每时每刻身边都有战友倒下,这种持续伤亡带来的恐惧,比被对方打了一个齐射还要难受。

    因为对方打过齐射后,他们就知道,至少在二十秒左右的时间里,他们不会遭到射击了。

    但是这种自由射击,虽然看似断断续续的没什么威慑力,但实际上却是一直都会给他们带来伤亡,尤其是最前排的士兵们,几乎每时每刻都能现身边有战友被击中而倒下。

    “爽,就跟打猎一样!”罗麻子开枪放到一个广安叛军后,不由自主的开口道:“他们就跟傻子一样站在那里让我们打,也不知道躲一躲!”

    林子然听罢没有答话!

    你以为城外的广安叛军和你一样是土匪啊,见势不妙趴地就躲!

    人家可是正规军,玩的是密集线列战术!

    冲锋的时候不能躲,更不能趴下来!

    哪怕是看见状况不对,他们也没有躲,没有趴下,只是转头看向自己的军官而已。

    可惜,这个时候不少广安叛军的士兵们现,他们的长官已经不见了!

    他们并不知道,那些骑在马上的军官因为实在太过显眼,因此一开始的时候就是成为了守城土匪的猎杀目标,这会前排的好几个军官都已经是被先后击杀。

    找不到军官的广安叛军,又是持续遭到单方面的杀伤,这个时候终于是撑不住崩溃了。

    大量的广安叛军士兵争先恐后的朝后跑去。

    而看到这一幕,林子然终于也是松了口气,他还真怕对面的广安叛军不怕死,一路冲上来。

    现在好了,那些广安叛军因为承受不住持续的伤亡而主动崩溃了。

    把手中的枪放下,林子然当即朗声道:“今天但凡参战者,通通有赏,有功者加倍赏!”

    这几天从汪金筌以及城内大户弄来的钱,也终于算是派上了用场。

    当即罗麻子又是迅上前:“大人威武,大人豪气!”

    就连汪金筌也是凑上来,笑着脸道:“大人,这个赏格是大家都有份?”

    林子然淡淡点头:“嗯,但凡参战者都有份!”

    多看了一眼这个汪金筌,林子然想起了战斗爆前的那一声大当家、老大。

    当即就是道:“汪镇守,听说你是一个月前刚上任的?”

    汪金筌听罢脚步一顿,抬头看着林子然,数秒后才是道:“听说林大人的第五巡备营,是从隔壁平丹县过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