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大当家不好了 > 第二章 假兵遇上假官
    地处偏僻的青山镇,往日里都是非常平静的,没什么外人来他们这里。

    但是今天一大早,青山镇外却是出现了上百号人,这些人都穿着直排扣深蓝色上衣、灰色直筒裤军服,不少人的军服还明显不合身,松松垮垮的看起来活脱脱是一群匪兵!

    倒是领头一个骑着矮脚马,穿着双排扣上衣,领子上别着一枚金牡丹的年轻人看起来英俊威武。

    这一伙人,正是林子然他们!

    这么多人跑到青山镇里,自然也是瞬间引起青山镇内众人的注意。

    青山镇的城门被迅速关闭,不多时城门楼上就是出现了好几个人,为首的一人还穿着官服。

    城外的林子然看到这一幕,用手指轻轻敲击着马鞍,半晌后他朝着罗麻子招了招手,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

    罗麻子连接点头,说着‘是’‘遵命’之类的话。

    看似场面不小,但其实林子然也没说啥,只是让罗麻子按照计划行事而已!

    他们昨天已经是商议好了,既然穿上了这一身军服,那么就好好利用这一身军服,伪装成准备进山剿匪的官兵,说是路过青山镇,让他们供应军需。

    为此,林子然还特地让人伪造了手令,任命书等文件。

    说白了就是骗粮!

    其实他们也是可以强取的,但是这青山镇好歹是个镇,里头也是有官兵的。

    而且打起来的话,他们的身份就暴露,从而引来官兵的围剿。

    这刚从平丹县跑出来呢,林子然可不愿意又招惹了罗河县这边的官兵。

    所以现在是能骗就骗,实在骗不了再考虑采取暴力手段。

    此时罗麻子也是迈动着小短腿上前,不过没敢太过上前,而是在百米外就是鼓足了中气道:“城里的人听着,赶紧打开城门,备足钱粮以供军需!”

    这时只听城头上的一个穿着官服模样的中年男子大声喊道:“不知道贵部是那里的人马,可有印信文书?”

    罗麻子此时回头看了看林子然,而林子然点头,示意他继续按照计划行事。

    当即那罗麻子就是道:“我们是第五巡备营的,奉命进山剿匪,这是征调沿途各地军需的手令!”

    说着,就是派了个小兵送过去了一封书信。

    城头上的官兵们没敢直接打开城门,而是用吊篮把书信吊了上来,很快就有人拆了开来看。

    此时,林子然一直盯着城头上的那几个人在看。

    他们可是假兵,这手令自然也是伪造的,也不知道能不能瞒过去。

    于此同时,城头上,几个穿着官府的人围在一起,只听有人道:“老大,这书信到底是真的是假!”

    手持书信打开来看的是一个穿着镇守官服的中年男子,国字脸的他此时板着脸道:“老子哪知道真假啊,这字认得我,但是我又认不得它!”

    这会另外一个人接过了书信,装模作样看了看道:“不好说,不好说!”

    “老大你看,这上面有个‘五’字,而刚才他们说自己是第五巡备营的,我寻思着这几个字就应该是说的第五巡备营,这又有个‘匪’字,他们不是说进山剿匪嘛,这也对的上!”

    “还有,这上头还有一个官印,大当家还记得不记得,当初官府通缉我们的布告上,也是有差不多这么一个大印呢!”

    这话一出,旁人也是伸头过来看:“不错,刚才还没注意看,这上头果然有个官印呢,和之前官府通缉我们的布告上盖着的官印一样,都是红色的!”

    为首穿着镇守官服的中年男子重新接过了文书,仔细看了看后微微点头:“我看也像,这么说来,他们真是什么第五巡备营的官兵了!”

    “这些官兵没事跑青山镇这穷乡僻壤来干嘛!”

    “废话,刚才他们不是说了吗,这是要进山剿匪的,只是路过青山镇,要钱粮!”

    “要钱粮啊,那我们给吗?”

    话没说完,旁人就有人道:“对,给,反正这些钱粮也不是我们的!”

    此时那中年男子点着头道:“人家拿着调令过来我们要是不给钱粮,怕是要让他们起疑了,要是让他们知道我这个镇守是假的,那可就麻烦大了!”

    城外的林子然一直都是看着城头上的那几个官员,见他们围着交谈,估计是判断文书的真假,以及他们这些人身份的真假。

    这伪造的文书也不知道能不能混过去。

    但是很快,林子然就不用担心了,因为城头上的那些官员们已经是给出了答案!

    城头上为首的中年男子道:“原来是第五巡备营的林大人,下官青山镇镇守汪金筌有失远迎,还望恕罪!”

    此时对话已经是不能让罗麻子代劳了,骑在马上的林子然上前道:“嗯,既然都知道了,那就打开城门,我部需要进城休息!”

    大恒军制,军爵分三等九级,上等第一级为上卿,中等第二级为中大夫,下等第三级为下士,另有士兵一二三等。

    大恒开国之处在地方设州、郡、县、镇四级官府,镇守乃最低级的地方主政官员。

    如今林子然伪装的乃是第五巡备营营官,佩戴的可是下大夫军爵的领章,论起地位来可比镇守可是要高的多,如果对他们太客气,反而会引人起疑,所以林子然是故作高傲。

    这一听林子然让他们打开城门,城头上的汪金筌却是迟疑了!

    当即就有人道:“不能让他们进城,他们要是进城了,很容易发现我们的马脚的,到时候可就麻烦大了!”

    汪金筌也是知道事情轻重的,当即就是朝城外的林子然拱了拱手道:“禀告大人,我青山镇地方小,实在是无法容纳大军,不如我们组织民壮把钱粮送出去,大人您看可好?”

    这话在林子然听来,倒是挺符合双方的情况的,他知道对方担心什么,不外乎就是担心乱兵过境嘛。

    林子然刚才说要进城,其实也就是为了彰显自己等人的官兵身份故意说出来的。

    真轻轻松松让他林子然进城,他还担心呢。

    一方面是怕进了城暴露,一方面也是担心于什么埋伏之类的。

    对方既然愿意主动把钱粮送出来,自然是再好不过了。

    但是!

    身为一营营官,堂堂下大夫,岂能是被区区一个镇守轻易拒绝。

    就算他林子然不在乎这个脸面,但是他假冒的第五巡备营的营官却是必须在乎这个脸面的。

    当即就是冷哼一声,然后朝着罗麻子点了点头!

    这会,罗麻子迅速迈动了小短腿上前两步,只听他大喝道:

    “好大的狗胆!”

    “让你们打开城门就打开城门,啰嗦什么!”

    “区区一个镇守,竟然也敢在我家大人面前放肆,信不信一炮把你们轰了!”

    “快,立即打开城门,否则休怪枪炮无情!”

    这一番话说的,让城外众人听的热血沸腾,哪怕是林子然都觉得,假如自己真的是个下大夫营官,少不得真会这么干。

    然而罗麻子这一番话,又是让城头上的汪金筌等人担惊受怕起来。

    真让他们进城?

    汪金筌他们不敢啊,这放了官兵进城,他们很容易暴露马脚啊!

    但是不放这些官兵进城?

    看这些官兵的骄纵模样,保不准就会真的炮轰青山镇了,到那个时候同样麻烦。

    “老大,要不让他们进城算了,反正他们只要钱粮,给了他们就是!”

    “反正那些钱粮也不是我们的。”

    “就是,这些官兵是要进山剿匪的,不可能在青山镇待太久,估计明天也就走了!”

    “等这些官兵走了,我们就能继续在这里逍遥!”

    “对,对!”

    一群手下人的想法是什么,汪金筌还能不知道嘛,无非就是怕官兵真的恼怒了,然后打进来。

    说实话,不仅仅手底下的人怕,他汪金筌也怕啊。

    当即就是朗声对城外道:“大人息怒,大人息怒,下官这就打开城门迎接大军!”

    而听着城头上官员的回答,林子然却是皱起了眉头。

    这青山镇,不正常!

    通过原身的记忆,他可是知道这会可是乱世呢!

    但凡乱世,不管是匪还是兵,祸害地方的本事都是半径八两,谁也不比谁差。

    但凡是正常一点的地方官员,都是不会轻易让官兵,尤其还是外地来的客兵入城的。

    一旦这样做了,那简直就是把放了一头狼进入羊圈里,后果是不堪设想的。

    林子然之前预估的就是,这青山镇的人虽然被自己瞒过去了,而且也被自己用假身份给压住了,但是顶多也就是送多一些钱粮充当军需。

    然而,这青山镇的官员被自己随便一吓,就是准许自己等人入城了。

    这不正常!

    罗麻子此时已经回到了林子然身边谄笑道:“大当家的计策果然是万中无一,对面的怕是已经被吓傻了,哪里还顾得上盘查我们的真假啊!

    林子然自然是懒得说话,而是招来了身边的几个手下:“你们几个过去看着!”

    不是他林子然疑心重,而是这青山镇的反应实在有些古怪,他让罗麻子随便喊两句,装作狂妄一些,不过是为了让自己这些人看起来更像是官兵。

    但是这些青山镇的人却是直接被吓住了,并答应了打开城门。

    这就不得不让他怀疑城内有诈了!

    万一是城门洞里有伏兵呢,等着他们进城的时候来个一锅端呢?

    此时旁边的罗麻子又是道:“大当家行事谨慎,实乃王者风范,小的佩服,有大当家做出的周全安排,凉他们也翻不了天!”

    林子然现在是看都懒得看他了!

    这并不是说他林子然不喜欢听吹捧的话,而是罗麻子这人的吹捧水平实在太低,听着让人感觉特尴尬!

    很快,城门就是被打了开来,先是出来了两个穿着号服的官兵,不多时林子然派过去的几个人也是小心翼翼的上前,并进了城。

    预料中的枪炮齐发,呐喊声没有出现,甚至不用多久他派过去的几个人还登上了城头,给他发出了安全的手势,并且有人小跑着回来报告道:“大当家的,城内一切正常,小的们没有发现有埋伏!”

    但是这话,依旧没有让林子然放心!

    这青山镇里的官员表现的很不正常!

    但是思前想后,这一时半会的也没有发现什么问题,此时只能是对身边的人道:“都打起精神来,别漏了马脚!”

    随后他有吩咐罗麻子道:“你先带一队人进去,先控制城门,警戒四周!”

    既然城内的官员做出了不正常的抉择,而且还打开了城门,哪怕是里头有不正常,但是林子然也是决定假戏真做了。

    先派人去控制了城门再说,就算城内有诈,只要控制了城门也能保证退路,大不了他直接带人跑路。

    罗麻子此时又道:“大当家不愧是当世豪杰,考虑的如此周全,大当家您放心,小的一定亲自监控那些官兵,定不会出乱子的!”

    林子然双眼望天,装作没听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