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仙凡同修 > 第一百一十八章 锦娘归来
    白玉凰原来是准备用这次南荒之行的战利品突破金丹后期,但是这次南荒之行收获极大她又在凌云君手上拿到了一枚玉清寂灭丹,结果就是她现在已经突破了金丹后期,而这次南荒之行的战利品自然可以留着用来突破金丹大成甚至是元婴期。

    因此白玉凰十分得意地说道:“原来是没准备这么快考虑冲击元婴期的问题,但是谁叫小涯这么争气,不考虑这个问题都不行!”

    她突然觉得被柳空涯还有上官雪君、水轻盈她们占些小便宜似乎也没有什么,如果没有柳空涯这个小徒弟,她现在连上元玄真剑都拿不到更不要说考虑晋阶元婴的问题,如果没有上官雪君与水轻盈,这次南荒之行的收获至少要打个对折甚至连三折都没有。

    而那边上官雪君非常热情地说道:“这样的话,小涯绝对不能拖了玉凰真人的后腿,地火这门本领必须好好学一学,我会专门炼制一批用于修炼的丹药,小涯这段时间不但要跟着我学会怎么炼丹,还要学会怎么用地火进行修炼!”

    白玉凰当即朝着上官雪君笑了笑:“上官真人不必太客气,既然轻盈姐姐说大家都是自己人,那叫我玉凰儿就行!”

    上官雪君也从善如流:“那也叫我雪君吧!”

    白玉凰马上又想到了另一件事:“雪君,这段时间小涯不但要跟着你炼丹,而且也要跟着我炼器炼剑,我们百炼峰的弟子一定要炼制出属于自己的飞剑!”

    虽然柳空涯现在手上已经有一把空霜冻星剑,而上官雪君与水轻盈都是因为这把空霜冻星剑才觉得白玉凰对柳空涯不错,所以开出的条件特别宽厚,但是这把空霜冻星剑是白秋霜负责出材料白玉凰负责炼剑并贴补一块冻星石的结果,并不是柳空涯自己亲手炼制出来的飞剑。

    而按照百炼峰的规矩每个弟子都必须亲手炼制一把属于自己的飞剑,过去由于柳空涯修为太低白玉凰让他暂时不用考虑这方面的问题,但是现在柳空涯已经是炼气第九层而且近期肯定要突破炼气第十层,白玉凰就觉得这件事必须提上议事日程。

    而白秋霜就找到机会插嘴说了一句:“既然这段时间柳师弟要学着怎么操控地火,那么地火全书这件事就不能完全交给火树真人了。”

    白玉凰对于火树真人找上门想要夺走上元玄真剑的事情还耿耿于怀:“地火全书这么重要的事情怎么可能交给火树这种阿猫阿狗,既然现在雪君与轻盈都来了,地火全书肯定是我们自己来负责操盘,对了,雪君,你觉得这批灵花灵果能炼制出多少丹药?”

    一说炼制丹药的问题上官雪君就变得沉稳起来:“先不要着急,我要好好盘点一下这批灵花灵果,然后再确定你们那间元婴地火室的火力,最后再让盈盈确定玉凰儿与小涯最需要什么样的丹药才能下结论!”

    白秋霜赶紧插嘴道:“上官真人,如果还有时间一定要帮我炼制几枚合适的丹药啊!”

    上官雪君点了点头:“这段时间小涯受你照顾,我当然是不会忘记的!”

    而那边水轻盈也非常端庄地点了点头,只是现在她眼里似乎又只有柳空涯:“是啊,这段时间小涯受玉凰儿还有小霜照顾,我跟雪君肯定不会忘记,两年多不见小涯变化很大,被玉凰儿还有小霜照顾得不错!”

    柳空涯知道水轻盈的性子赶紧答道:“我长高了不少,但是轻盈姐还是那么年轻漂亮!”

    上官雪君当即笑了起来:“那我跟小涯都快四年没见了,是不是变老了?”

    柳空涯当即答道:“才不会变老了,我眼中雪君姐也一样年轻漂亮,别说是四年,就是四万年都是这么年轻漂亮!”

    听着柳空涯的赞美上官雪君非常满意,而那边水轻盈则是轻声说道:“小涯,轻盈姐也要四万年以后都这么年轻漂亮!”

    “嗯!没问题!”

    白玉凰觉得自己都快看不下去了,当即插嘴说了一句:“雪君,轻盈,你们对我这个徒弟也太好了吧!”

    她实在不理解天虹山这几位金丹真人还有五尾仙狐为什么会对柳空涯这么好,如果说江雁筠与水轻盈也就罢了,毕竟她们不是人族修士,但是上官雪君却是实打实的人族修士,而且还是整个涂州最有名的炼丹师之一,怎么会也这么疼爱柳空涯,而且她上次与柳空涯见面都是接近四年前的事情,那个时候柳空涯几乎还是个孩子。

    而上官雪君则是理直气壮地说道:“我就是对小涯这么好,而且一直都是这么好!”

    那边水轻盈也柔声说道:“是啊,我们姐妹一直都对小涯这么好,小涯也对我们这么好……”

    看到白玉凰与白秋霜都对于这件事特别好奇,水轻盈当即笑了起来:“至于我们为什么对小涯特别好,原因我只告诉小涯,小涯,等没人的时候雪君姐与轻盈姐就会告诉你……”

    只是她刚刚说到这却突然向后退了一大步,而柳空涯的肩头却多了一只可爱至极的小狐狸,锦娘挥动着小手连声叫道:“抱抱!抱抱!要抱抱!”

    原本上官雪君与水轻盈一左一右贴在柳空涯身边抓着柳空涯不放,但是现在却是齐齐退了一步,但是他们的视线仍然没离开柳空涯,只能看着柳空涯把锦娘亲热地抱在怀里,而上官雪君好一会才终于问道:“锦娘你醒了?不是说你要睡好久吗?”

    水轻盈也反应过来:“是啊,锦娘你睡醒了?吃了那么多灵花灵果现在晋阶了没有!”

    只是锦娘却是根本没理会水轻盈与上官雪君,她仍然是缠着柳空涯不放手:“锦娘还要抱抱,空涯哥哥,你抱得不够紧!”

    虽然柳空涯已经抱得够紧了,但是在锦娘的提示他还是摸了摸锦娘的耳朵,锦娘才心满意足地躺在柳空涯的怀里:“我当然要早点醒,不然就不知道雪君姐与轻盈姐为什么要对哥哥这么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