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仙凡同修 > 第一百一十二章 走一趟
    在确定下手目标之后火树真人很是下了一番功夫,但是越研究越觉得百炼峰是合适的下手目标,谁叫百炼峰除了一个白玉凰就只有两名筑基修士,雁回峰想怎么收拾百炼峰都行,至于白玉凰也不是什么大问题,不过是一个晋阶没几年的金丹中期而已,火树真人觉得自己对上白玉凰有十成胜算。

    只是火树真人想得虽美却没想到白玉凰突然出门一走就是一个多月,好不容易等白玉凰回来准备下手却没想到白玉凰突然宣布闭关修炼,让火树真人着急上火。

    虽然都说白玉凰这次南荒之行大有斩获所以才会闭关修炼,但是火树真人觉得白玉凰就是在闭关祭炼这把上元玄真剑,但是白玉凰祭炼的时间越久让她放弃上元玄真剑的代价就越大,因此现白玉凰一时半会不会出关,着急上火的火树真人在魏真君默许之后就立即带着一帮师兄弟赶来百炼峰,却没想到落得这么一个灰头灰脸的局面。

    现在服食了紫阳补天丹的张师兄还在那里大呼小叫,而赶过来看好戏的修士越来越多,既有百炼峰弟子也有其它峰头的弟子,看这架势根本没办法把闭关祭炼上元玄真剑的白玉霜逼出来,因此火树真人眼神转了一圈又重新盯住了柳空涯:“这位就是白玉凰真人的亲传弟子吧?听说还是天虹山少执掌?”

    柳空涯毫不客气地针锋相对:“火树真人,不知道您有何贵干?”

    火树真人当即笑了笑:“既然白玉凰闭关修炼,那就找柳师侄也是一样,魏真君有要事相商,麻烦柳师侄跟我们走一趟雁回峰!”

    说到这,火树真人不由为自己的急中生智点个赞,只要把柳空涯带到雁回峰,不怕白玉凰不来雁回峰要人,而王亦石当即脱口而出:“这可不行!”

    火树真人旁边的那位筑基后期毫不客气地问道:“有什么不可以?玉凰真人闭关修炼,柳师侄可没有闭关修炼!”

    而柳空涯当即站了出来:“柳某身为玄天剑宗弟子,魏真君有要事相邀,自然是责无旁贷,但是我作为天虹山少执掌,却不能任人招之即来挥之即去!”

    王亦石不由为柳空涯的反应暗暗叫好:“柳师弟说得甚是,玄天剑宗真传弟子与天虹山少执掌是不一样的!”

    而另一边的李太智也说道:“是的,柳师弟说得很有道理,要请天虹山少执掌总不能是魏真君随口一句话!”

    白秋霜则是盈盈一笑:“火树真人,麻真人,两位要请我柳师弟去一趟没问题,但是请按规矩来,天虹山也是有元婴真君的!”

    这就是天虹山少执掌这个位置的最大优势,虽然柳空涯只是一个炼气小修士,但是他既然是天虹山少执掌,代表着一位真正的元婴真君与四位金丹修士,至少也是一个准元婴待遇,魏真君要请柳空涯过去自然不能失了礼数,即使不能本人亲自来请,但至少要以玄天剑宗正式的名义在请贴上盖过印箓才行,而且还有很多高规模的接待礼仪。

    但是这套流程下来没有三五天时间是搞不定,但是火树真人知道事情拖不得,多拖一天白玉凰就多能祭炼一天上元玄真剑,到时候雁回峰要付出的代价就越大,一想到这一点,火树真人又看了一眼百炼峰的队伍确认没有任何金丹级或准金丹级的存在,当即毫不客气地说道:“柳师侄,既入玄天剑宗就是剑宗弟子,都应当斩前世尘缘,不管柳师侄有着什么样的过往现在都只是剑宗弟子,魏真君相邀为何不来?”

    说到这火树真人已经跃跃欲试,随时准备拿下柳空涯带他走一趟雁回峰,而柳空涯毫不犹豫地握紧空霜冻星剑:“柳空涯身为剑宗弟子,魏真君不敢不去,但是我身为天虹山少执掌,却必须站出来维护天虹山的一点薄名,不能让人看轻了我们天虹山!”

    旁边的白秋霜也是扣住了焚野百劫钉:“柳师弟说得极是,师姐什么时候都跟你站在一起!”

    火树真人这才注意眼前这两个炼气小修士比想象中要麻烦得多,别看他们的修为非常一般,但是手上居然不止一件灵器,如果说柳空涯的这把飞剑让他觉得不算太差,那边白秋霜手上的那枚飞钉就是劫性十足,让他都觉得有一种不敢正视的感觉,而且他们手上还有其它灵器与一堆极品法品。

    白玉凰这个百炼峰主日子也过得太爽快了吧!

    一想到这一点,火树真人都有点心理不平衡起来,他现自己这么一个金丹大修士,手上的装备居然只比柳空涯与白秋霜这两个炼气弟子强上一截而已,而那边王亦石已经亮出了玄血金锋刀:“火树真人,柳师弟要为维护天虹山的声誉,而王某也要维护我们百炼峰来之不易的一点名声!”

    看到王亦石的这把玄血金锋刀,火树真人越觉得不可思议,怎么百炼峰这边一个个手上都有神兵利器,这把玄血金锋刀也不是凡品,王亦石虽然只是一个筑基中期修士而已,但是有了这把玄血金锋刀实力已经胜过了一般的筑基后期。

    而白玉凰的这个弟子与侄女就更不简单了,虽然他们修为被限制在炼气期,但是凭借着手上的灵器与极品法器完全可以与一般的筑基修士一战,虽然火树真人觉得自己有全胜把握,但是他也觉得这件事再不快刀斩乱麻恐怕又要惹出一大堆祸事来:“柳师侄,你当真要无视魏真君的一片诚意?你要好自为之!”

    柳空涯毫不客气地说道:“在下身为天虹山少执掌,不能让人看轻我们天虹山!”

    火树真人不由冷笑一声:“柳师侄,你真以为你能代表天虹山吗?你不过是我玄天剑宗一个炼气弟子而已。”

    只是火树真人话音刚落,就听到一个非常好听的声音说道:“谁说小涯不能代我们天虹山?站出来,给我站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