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仙凡同修 > 第一百零四章 用灵植术解决问题
    虽然这处秘境之中并没有什么特别强大的灵禽灵兽,而且由于是一处灵植秘境的缘故,这些月霜草的长势比外面至少快上两三倍,但一切资源都是相对有限的,虽然这些月霜草长得特别旺盛,但是月霜草与月霜草之间也在竞争养料、水份、阳光,某些月霜草甚至影响到整个族群的成长,柳空涯采摘的都是这种月霜草。

    而附近的杂草也在挤占着月霜草生长的空境,而经过柳空涯这么一处理,五十年后进入这处灵植秘境的炼气修士肯定大有斩获。

    但白秋霜还是没法理解柳空涯的这种操作:“柳师弟,这样操作属于事倍功半。”

    柳空涯苦笑道:“确实又费时间又费力气,但是据我所知,灵植秘境就应当这么处理。”

    白秋霜知道柳空涯手上有一册《青蕴花雨录》,是白玉凰花了五百善功从百炼峰内库兑换出来,号称是炼气期、筑基期最完整最全面的一部灵植道书,之前在千惊峡取宝的时候这部《青蕴花雨录》记载的灵植术可以说是立下了功夫。

    但是柳空涯的这种说法白秋霜却是闻所未闻,她甚至觉得不可能出于《青蕴花雨录》,毕竟《青蕴花雨录》只是炼气期、筑基期的灵植道书,筑基修士不可能考虑这么长远的问题,按照青蕴花雨录的记载肯定是把这一片月霜草都直接采摘下来交给凌云君便是,哪需要这么多麻烦最后收获还非常有限。

    但是想到最后,白秋霜还是决定相信柳空涯一回,毕竟这可是自家的柳师弟。

    她觉得柳空涯的灵植术应当另有传承,她告诉柳空涯:“柳师弟,灵植术的事情我不懂,一切都交给你负责,你说该怎么作,我与锦娘便怎么作!”

    而锦娘也连连点头:“对,我都听哥哥指挥!哥哥怎么说,锦娘便怎么作。”

    而柳空涯当即说道:“那就要辛苦白师姐与锦娘了。”

    事实柳空涯的灵植术确实是与众不同,一般修士遇到天材地宝自然是竭泽而渔,甚至把幼苗都采得精光,而五十年前白玉凰进入这处上古秘境的时候考虑过五十年后再次进入的问题,所以虽然采摘了许多灵药、灵果、灵草,但是不到成熟年份的幼苗她都留下来,但是现在柳空涯的灵植术又上了一个台阶,他似乎完全为这处秘境的长远考虑,有些时候会替灵树、灵草、灵草施展灵植道术驱虫施肥,有些时候还会移栽灵草、灵树、灵果。

    整个过程付出不少收获却相对有限,白秋霜只能说道:“五十年后肯定还要再来一次云居山,不然我们就亏大了!”

    但是柳空涯灵植术上的造诣可以用突飞猛进来形容,事情办得越来越有章程,他甚至帮一帮猴子解决猴儿酒的问题,不知什么缘故这批猴儿酒居然变酸了,而在锦娘的沟通下这群猴子找到了柳空涯。

    白秋霜原来以为柳空涯完全是在浪费时间,但事实证明柳空涯这件事办得很漂亮,这群猴子不但送了她与柳空涯六七坛猴儿酒,而且还成了柳空涯的得力帮手,昨天帮柳空涯摘了几千个青冥枣回来,至少节省了一天时间。

    象这样的事情还有很多,南面的两只黑熊原本守着一处灵泉不肯离开,五十年前的白玉凰为了这里的紫阳仙露可是与这两只黑熊大战了一场,最后还被这两只黑熊追了几十里,而五十年过去之后,这两只黑熊的战斗力更是上了一个层次,而且还多了几只小熊出来,白玉凰也担心柳空涯与白秋霜会应付不过来。

    结果还是柳空涯与锦娘出面跟这窝黑熊谈判,这些黑熊不但允许柳空与白秋霜涯帮他们清理淤塞的灵泉,而且作为报酬这窝黑熊居然允许柳空涯提走了整整一壶紫阳仙露,比白玉凰的预期要多出了好几倍。。

    在白秋霜的想象之中,但是秘境之行必然带着无尽杀戮,恶仗一场接着一场,血流成河的同时几乎没有任何喘息的时间,但是这次跟着柳空涯折腾归折腾,却有一种经营自家田园的感觉,身心特别轻松,她甚至觉得柳空涯与自己就是田园之中的农夫,自己精心准备的这枚焚野百劫钉完全没有任何用武之地。

    当然所有问题并不能和平解决,行进的过程之中也有几场血腥而短暂的战斗,但是自己这边总是有帮手,所以根本轮不到焚野百邪钉出手。

    让白秋霜有点无法理解的一点就是柳空涯居然认为对这处秘境生态威胁最大的居然是一群看起来可爱的灵兔群,为此柳空涯可是下了狠手,不但击杀了几十只灵兔,而且还逮住了几百只灵兔作为战利品扔进了凌云君为他们特意准备的级灵兽袋,一下子就让秘境灵兔的数量减少了一半,但是柳空涯还是觉得有点意犹不足:“这样的方法只能算是治标不治本,但是条件有限,只能先这么处理吧!”

    白秋霜虽然不能理解柳空涯的思路,但是她突然觉得灵植变得特别有意思:“柳师弟,我觉得你应当编一部灵植全书才对,地火全书应当交给姑姑来负责!”

    白秋霜只是随口这么一说,但是柳空涯居然觉得她的想法很对:“白师姐,你说得很对,我就想编一部灵植全书出来,不过地火全书编不出来,师傅姐姐是不会答应我主编什么灵植全书,以后我想编灵植全书的时候白师姐可一定过来帮我!”

    白秋霜没想太多,当即就答应下来:“柳师弟,这肯定没问题,谁叫我是你师姐了!下次我帮你跟姑姑说一说。”

    柳空涯觉得白秋霜可以是帮上了自己大忙,他一直不知道怎么跟白玉凰提这事,现在白秋霜帮自己说服白玉凰就轻松多了,而柳空涯旁边的锦娘已经叫起来了:“哥哥,锦娘想吃前面的七曜兰果!”

    看到锦娘这么期盼,白秋霜不由起来笑了起来:“吃吧吃吧,你哥最疼你,你想吃多少都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