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仙凡同修 > 第九十四章 调虎离山
    而血煞教虽然也不断有修士赶来增援,但由于郑千山这群林泉观修士的不战自溃直接撤出战场,整个战局变成了血煞教不断往战场添油的被动状况,甚至又有一位血煞教的假丹修士在碧落谷一众筑基修士的围攻之中陨落。

    在这次围攻之中白玉凰的剑术再次让大家刮目相看,现在大家都一致认可这位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女剑修绝对有着金丹战力,她在战场起到的作用不比夏宗仪这位金丹修士逊色。

    对于血煞教来说,这场突然爆的冲突完全出于他们的意料之外,虽然他们知道碧落谷来了好几位筑基修士想要讨还公道,但是根本没想到碧落谷在只有几位筑基修士的情况居然敢正面挑战血煞教主动起攻势。

    更糟的是碧落谷的攻势居然侥幸成功,现在血煞教这边不但死伤近百人,而且有好几位筑基修士陨落,甚至还有一位金丹修士在战场上受到重创,自从被逐出南荒之后血煞教还是第一次受到这么大的打击。

    坏消息一个接着一个:“碧落谷那边又跳出一个金丹修士,一出手就用突袭手段重创了林师兄!”

    “快去救援林师兄,林师兄快招架不住了!老祖,快出手!林师兄真顶不住了!”

    “可恨,白师兄不幸陨落了,这一役咱们血煞教已经折损了五位筑基修士!还请老祖赶紧出手镇压这些碧落谷的小毛贼!”

    “我现在是看明白了,咱们血煞教的老仇家都跳出来,出手重创林师兄就是木泽这贼子!老祖,你必须出手了。”

    “请老祖尽快出手!”

    “掌教老祖,你不出手不行啊!”

    如果最初的冲突只是筑基修士与炼气修士之间的厮杀,现在已经有多位金丹修士介入,而且血煞教居然还吃了大亏,有一位林真人受了重伤。

    虽然血煞教的这位金丹修士一心想找机会偷袭碧落谷的夏宗仪,但是人算不如天算,他刚一出手就被盯着他好几天的老仇家木泽真人一击重创,导致前线的局势一不可收拾,所以现在所有的目光都转向了伐天真君这位元婴真君,希望他亲自出马一锤定单。

    毕竟碧落谷这边最多只有两个金丹修士而已,只要伐天真君出手加上身边的四大金丹修士,遇上三五个金丹修士都绝对是摧枯拉朽的局面。

    与大家想象中的绝世魔头不同,现在的伐天真君一身青衣看起来潇洒从容,甚至有一种凡出尘的气息,任谁也不敢相信眼前这位气质不凡的儒雅修士就是凶名滔天一言不合就灭人满门的伐天真君。

    只是伐天真君并不象表面这么轻松,他心底也是暗暗叫苦,他没想到碧落谷居然会选择这个时候动手,打了他与血煞教一个措手不及,之前因为碧眼凌天鹰始终都没有任何动作,他总以为是万事俱备就等着大功告成,但碧落谷的突然动让他处于腹背皆敌的被动境地。

    整个血煞教都等着伐天真君的决定,虽然前线还在血战而且碧落谷的援军越来越多,但是只要伐天真君这位元婴真君出手局面就会彻底改变,因此伐天真君只能异常无奈地问道:“谁来盯住紫凌山这边?”

    虽然紫凌山的这对碧眼凌天鹰到现在还没有任何动静,但是伐天真君并不认为外面打得这么热闹,这对碧眼凌天鹰还会一直坐视不理,这对碧眼凌天鹰可是四阶灵兽的顶尖存在,联起手来整个血煞教中除了伐天真君之外没有人是他们的对手。

    他甚至隐隐觉得这件事背后或许有什么阴谋,这对已经通了人性而且能言善语的碧眼凌天鹰居然对血煞教的行动始终视若未见,这让伐天真君总觉得事情太过顺利了,或许隐藏着什么样的大阴谋,因此伐天真君才有这么一问。

    而血煞教这边也觉得这个问题极其辣手,在场的四位金丹修士都觉得自己与碧眼凌天鹰交手只能是必败的结局,最后还是血滔真人咬了咬牙说道:“诸位师兄师弟,由我镇守紫凌山这边便是,虽然不敢保证万无一失,但只要掌教老祖与几位师兄师弟及时赶回来,哪怕是凌天鹰一齐杀出来我也保证不出大问题。”

    听到血滔真人这么承诺,伐天真君点了点头:“我会把焚野百邪钉给你留下来,血滔师弟,如果碧眼凌天鹰杀出来不必着急,最多两刻钟我就赶回来了!”

    焚野百邪钉是伐天真君赖以成名的一件灵器,经过伐天真君多年祭炼已经隐隐有几分法宝气象,而血滔真人作为金丹后期修士驱动这枚焚野百野钉自然是威力无穷,遇上两只碧眼凌天鹰杀出来也能招架一阵。

    血煞教的诸位修士也觉得这是最佳选择:“真君,这一回得让碧落谷血债血还!”

    “没错,血滔师兄,紫凌山这边就交给你,你稍等片刻我们就赶回来!”

    “真君出手,一片会杀得碧落谷片甲不留!”

    血煞教与其它普通宗门有所不同,别看他们有一位元婴真君与六位金丹真人坐镇,但是由于被逐出南荒老巢,下面的筑基、炼气修士出现了严重的断层,而现在碧落谷这一次猛击可以说是打得血煞教伤筋动骨,特别是一位金丹修士重创、五位筑基修士陨落的消息让伐天真君都觉得异常心疼。

    因此伐天真君下定决心让碧落谷血债血偿,一位元婴真君、三位金丹修士、十二位筑基修士与数百名炼气弟子与武士坐在血煞宗的一艘浮空飞骨舰上倾巢出动,浩浩荡荡就朝着北面杀去。

    只是这艘浮空飞舰才带着血煞宗主力飞遁了一刻多钟,伐天真君还没想好击溃碧落谷之后如何善后,就听到身后的弟子大声尖叫:“真君,您看!”

    “不好!老祖,不好了!”

    “老祖,你看紫凌山那边!”

    “血滔师伯有麻烦了!”

    “是凌天鹰杀出来!”

    “老祖,快看凌天鹰!”

    不用这些筑基弟子大呼小叫,伐天真君都知道出现了什么问题,他已经看到了那只无比硕大的碧眼凌天鹰又一次从云端杀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