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仙凡同修 > 第八十九章 血煞教
    只是郑千山虽然帮林泉观说了一两句公道话,但是这群替林泉观效力的外围修士却是一百个不满意:“但是根子出在观里,如果不是观里胡闹把我们调给一群南蛮差遣,我们怎么会这么狼狈!”

    “是啊,他们失了南荒基业自己打回去便是,何必让我们一起跟过来,难道不知道在这种鬼地方,我们十成本领最多只能挥出五成!”

    “对对对,我宁可对上玄天剑宗,也不愿意在这里被血煞教的阿猫阿猫使唤来使唤去!”

    听到这白玉凰已经明白了一大半,她趁着郑千山这群人了一顿牢骚直接越过了他们的关卡,但是前面各个路口有着更多的修士守着禁止通行,其中还有货真价实的金丹修士,她只能带着锦娘往回走:“应当是血煞教的伐天真君让郑千山这些人堵路?”

    锦娘却没明白白玉凰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答案:“他们没说是伐天真君啊?”

    白玉凰却是给出非常明确的答复:“林泉观之所以这么无法无天,就是得到了三位元婴真君的全力支持,而这三位元婴真君之中只有血煞教伐天真君会这么胡闹。”

    在一般宗门之中,郑千山这样的半步金丹一般都会被格外看重,即使郑千山身负重伤而且在南荒虽有一身本领却最多只能挥出四五成,但是寻常宗门都不会把他当阿猫阿狗来使唤。

    只有这位伐天真君才敢把郑千山当杂役使唤,毕竟“伐天真君”这个嚣张至极的名号就知道这位元婴修士到底有多霸道。

    只是听完了白玉凰的分析之后柳空涯就觉得这事麻烦大了:“伐天真君?这是来了一位元婴修士?”

    白玉凰告诉柳空涯不用太担心:“这位伐天真君原本算是半个南荒土著,但是由于太过蛮横霸道所以被赶出了南荒不说,自己也负了重伤到现在都没恢复巅峰状况。”

    白秋霜却是听出了白玉凰话里的言外之意:“姑姑的意思是他的目标不是云居山?”

    白玉凰点了点头:“他们的目标十有八九是紫凌山的那对碧眼凌天鹰,但紫凌山离云居山只有一百多里地,我们在云居山若是有什么风吹草动,肯定会惊动血煞教。”

    碧眼凌天鹰?柳空涯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种妖禽:“师傅姐姐,碧眼凌天鹰是什么级别的妖禽?”

    白秋霜也很关心这个问题,而白玉凰当即答道:“碧眼凌天鹰可是四阶妖禽中的顶阶存在,何况还是一对,正常情况下足以对抗一位元婴真君,伐天真君被赶出南荒的时代又负了重创,到现在都没恢复到巅峰状况,所以我们还是有机会的。”

    柳空涯已经明白了一大半:“师傅的意思是这对碧眼凌天鹰是伐天真君的老仇家?”

    白玉凰却是摇了摇头说道:“伐天真君当年在南疆的所作所为,确实是够得上天怨人怒,但是被逐出南疆却与碧眼凌天鹰毫无关系,这对碧眼凌天鹰只是怀璧有罪而已,这次若能在云居山有所收获你们也千万要低调些,千万别让外人知道你有这样的奇遇!”

    柳空涯却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师傅,什么叫怀璧有罪,这对碧眼凌天鹰身上有什么宝物能帮助伐天真君恢复伤势吗?”

    白玉凰还真没想到柳空涯会这么机敏:“小涯猜得没错,我估计伐天真君之所以要找上这对碧眼凌天鹰,就是想趁母鹰产卵之际趁火打劫夺走鹰卵,据我所知,碧眼凌眼鹰的鹰卵就是伐天真君恢复伤势的关键,伐天真君谋划已久,只是没想到会是现在这个时候。”

    两只碧眼凌天鹰都是四阶妖禽中的顶阶存在,正常情况下伐天真君只能与它们拼得两败俱伤,何况伐天真君还有伤在身,而现在母鹰因为产卵孵卵元气大伤又不能离开鹰巢,所以伐天真君才会统领血煞教众重返南荒。

    白秋霜听到这已经握紧了拳头说道:“伐天真君好生无耻,怎么做这种下流卑劣之事?”

    她虽然是仙道中人也知道大道无情,但是伐天真君的所作所为已经挑战了她作为一个女人的底线,何况这对碧眼凌天鹰可是修仙界颇为有名的灵禽颇有善行,不但人畜无害而且经常救助落难的修士,所以她从感情上已经站到了碧眼凌天鹰一方。

    连柳空涯都觉得伐天真君所作所为有些无耻:“难道这位伐天真君会被逐出南荒,看他这无耻行径就知道他成不了大气候。”

    而旁边的锦娘也有同感:“是啊,伐天真君太无耻了,锦娘想去通知碧眼凌天鹰好不好?”

    白玉凰觉得锦娘的主意虽然不错,但实际效果却是非常有限:“血煞教搞得这么大张旗鼓,这对碧眼凌天鹰应当早就有所察觉才对!”

    但是锦娘的看法却与白玉凰不同:“但是凌天鹰应当不知道伐天真君是为了小鹰来的?”

    白玉凰觉得锦娘讲得有道理,金丹级别的妖禽妖兽往往都是子息艰难,这对碧眼凌天鹰更是如此,往往近百年时间才有这么一次产卵孵出小鹰的机会,真让他们知道伐天真君是为了小鹰而来,恐怕这两只碧眼凌天鹰作为父母一定要与伐天真君拼个你死。

    但是怎么通知碧眼凌天鹰却是一个真正的大问题:“但是外围都有郑千山这种半步金丹,我刚才里走了几里路,现里面还有金丹修士,恐怕紫凌山附近的封锁恐怕更严密,我们怎么通知凌天鹰?”

    锦娘这就得意洋洋地跳上了柳空涯头顶不说还翘起了尾巴:“这件事交给我吧!”

    白玉凰吃了一惊:“交给你?”

    锦娘信心十足地说道:“没错,交给我,你们想要进紫凌峰肯定是千难万难,但是我就不一样了,这件事太容易了!”

    说话间,锦娘已经变成了一只巴掌大小的小狐狸,而且柔顺的长尾巴也不见了,一点都不显眼,看起来甚至有点丑丑的感觉,任由谁都不会注意到这样的小狐狸。

    但是柳空涯却很担心:“锦娘,不是说哥哥去哪里你也去哪里,我可不放心你一个人去紫凌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