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仙凡同修 > 第八十二章 让别人无价可降
    虽然百炼峰内库得到了很大充实,但这些玩意虽然价值不低而且拿来支付的时候都吹得天花乱坠,但实际却是因为没法换成货真价实的灵石才跑来向白玉凰求情,这些没多大实际用处的玩意甚至会留在百炼峰内库很长一段时间才会被兑换出来。

    因此白玉凰觉得在大降价的背景下,只要保本就是最大的成功。

    柳空涯却是摇了摇头说道:“师傅姐姐,内库那些败家玩意我们没算,就算到手的灵石,是这么一回事,元婴级与金丹级的地火室现在都租出去,而且几乎没有间隔,光那间元婴级的地火室就差不多把运营成本赚回来!”

    白玉凰还真没想到会有这样的好处,过去金丹级与元婴级的地火室由于价格太高要求的修为也太高,很少有人使用,但是大家又很清楚金丹级与元婴级地火室的好处是不可替代,所以现在连筑基修士都跑来租借金丹级的地火室。

    而元婴级与金丹级的地火室即使打了七折之后仍然是一个天价,只要保持十二个时辰不停转,规模最大运营成本最低的百炼峰自然赚足了灵石,这也让白玉凰信心十足:“那我们准备继续降价,让其它几家无路可走!”

    百炼峰这边既然宾客盈门,其余峰头的地火室就觉得日子没法过了,虽然也推出一系列针对性的措施,但是降价就是硬道理,不管其它峰头出多少应对措施,百炼峰把价格放下来以后就是无人能敌。

    百剑峰的安择新副峰主气得把茶杯都给摔了:“百炼峰太不讲道义了,你不仁别怪我不义,告诉外面,百炼峰也要降价,我们百剑峰也要降价,他们敢降三成……”

    话说到一半,安择新就觉得没法说下去了,好一会才说道:“我们也可以考虑降三成,告诉柳空涯,再这么不讲道义,我们真要降三成了,他们可有四十二间地火室,我们才七间地火室!”

    只是说到这,安择新就觉得心急如焚,他知道百剑峰才七间地火室,规模与运营能力与百炼峰完全是两回事,现在这个价格都只是保本微利,再降价三成岂不是连裤子都亏光了。

    而且更重要的是之前百剑峰走的是盯准百炼峰的低价路线,由于价格一定比百炼峰低,所以七间地火室平时至少租出去五间,不象百炼室闲置了一大半有很大的降价余地,百炼峰就是想降价也没有多少余地,现在百炼峰放水等于是给了百剑峰致命一击。

    今天百剑峰的地火室之所以还有一间租出去,完全是因为这位租客同样也是百剑峰的副峰主,觉得百剑峰自家也有地火室,他跑去百炼峰借用地火室有点太难看,所以宁愿多付十几个善功也要留在本峰地火室。

    但是不要说外面的老顾客,连百剑峰的普通修士就没有这样的忌讳,他们不但是成群结队地跑去百炼峰,甚至还以百剑峰的名义跟白玉凰谈团购。

    而且更糟的是听说有几位副峰主与筑基修士都跑去百炼峰借用地火室,这让安择新越觉得日子没法过了:“百炼峰再这么下去,小心我们百剑峰直接打五折。”

    只是这话一出口,安择新就已经有点后悔了。

    他虽然是副峰主而且跟柳空涯一样是分管地火业务,但是峰里只关心这七间地火室的收入,他如果交出一份见不得人的业绩,这个副峰主就算干到头了,不象柳空涯搞砸了也照样还是白玉凰的传承弟子,所以他把全部希望放在自己的威胁能收到效果上,可问题是他的威胁能有效果吗。

    正如安择想所想的那样,马上就有一位主管站出来说道:“问题是柳空涯已经放话出来,百炼峰的价格一定会比咱们百剑峰低,甚至可以单独针对本峰进行降价,他们的地火室可是元神道君设计的,四十二间地火室的余火余热可以相互利用,运转成本绝对比我们低得多!”

    听到柳空涯的威胁,安择新就越觉得头痛起来,他知道真正的问题出在什么地方,百炼峰的地火室是炼气期、筑基期、金丹期、元婴期一应俱全,而且当初设计的那位元神道君已经考虑过运营成本,这么多间地火室同时启动成本可以降到最低。

    可是百剑峰的七座地火室之中却有六座是筑基级,而且运营成本一向很高,万一柳空涯专门把筑基级的价格放下来专门对付百剑峰,安择新这边是绝对招架不住,因此安择新想了好一会才说道:“看来是要找玉凰真人好好谈一谈!”

    但是找白玉凰的结果是白玉凰让他回去找柳空涯,而这一回安择新非常有诚意地表示可以按照比例进行封火,但是柳空涯却给出一系列极不合理极不平等的要求还振振有词地说道:“之所以只有这么一点要求,完全是因为你们百剑峰有七间地火室,所以条件特别优厚!”

    安择新被柳空涯的苛刻条件气得七窍生烟,但还是保持着理智:“柳师弟,难道你们百炼峰给其它几家的条件比我们还要苛刻吗?”

    他觉得不可能有更苛刻的条件了,柳空涯非常明确地说道:“安师兄可以去打听一下!”

    百剑峰家大业大,对于百炼峰与柳空涯的低价攻势还可以招架一下,但是其它几家的日子就更难过了。

    现在赵明宇就觉得日子完全没法过了,他朝几个徒弟火道:“既然今天还是没人租咱们的地火室,那么你们几个要主动一点,多拉几个老客户回来,价格……”

    一说到价格,赵明宇就越觉得度日如年:“价格上可以尽量优惠!”

    他实在是没想到有一天会被百炼峰的价格战打得落花流水,与百炼峰、百剑峰这种大峰头不同,赵明宇这间炼器坊只有一间地火室,而且还是自家炼器之余用来闲置出租。

    因此赵明宇一向觉得自家在价格上有绝对优势,毕竟万一租不出去自家多炼制几件法器就行了,价格自然也更灵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