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仙凡同修 > 第七十四章 脱险
    当然这只是上元玄真剑在剑舟形态的度,现在上元玄真剑不但要载着自己与白秋霜外加锦娘,甚至还载了两只六角鹿与许许多多的战利品,在这种情况下度自然要大打折扣,更不要说白玉凰才刚刚祭炼这把上元玄真剑没有多久时间。

    柳空涯估计着白玉凰若是自己御剑飞行,至少能比现在提升一半,只是现在这个度恐怕还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才能离开占屏山,因此柳空涯不得不回头瞅了一眼占屏山深处,而白秋霜则是直接把自己心事说出来:“姑姑,您说万戮魔君这个老魔头会不会接上来!”

    站在剑尖的白玉凰显得异常自信:“万戮魔君想要追上来?我就等着他杀出噬魂谷,咱们玄天剑宗可是有三大元婴修士!”

    只是说到这,白玉凰都不由微策皱了皱了眉头,虽然玄天剑宗有三大元婴修士而且这三位元婴修士现在就在玄天宫,但就算是自己能拖住了万戮魔君,但等到了三大元婴真君杀到什么黄花菜都凉了,但是千惊峡她不能不来。

    不管是龙潭还是虎穴,她都必须来,谁叫柳空涯与白秋霜失陷在千惊峡之中,何况地手只不过是一个刚刚晋阶元婴的万戮真君而已,因此她咬了咬嘴唇说道:“我等着与万戮魔君一战,你们俩个到时候一定要躲到我身后。”

    不知为什么,明明知道真要有这么一战必然是九死一生的结局,白玉凰心底的斗志却是越来越昂扬,谁叫身后就是柳空涯与白秋霜。

    而锦娘也说道:“是啊是啊,到时候我们都躲到玉凰姐姐的身后去,对了,到时候锦娘会让万戮魔君知道什么叫作厉害!万戮魔君,看我的厉害!”

    说话间,锦娘已经转过身来,萌萌地朝着占屏山深处拳打脚踢,甚至差点从柳空涯肩头上摔下来,而看到这么可人的锦娘白秋霜也笑了起来:“是啊,锦娘特别厉害,万戮魔君如果追上来肯定是死路一条,谁叫锦娘这么厉害!”

    白玉凰却知道万戮魔君真要追上来,自己师徒才是死路一条,但是她也觉得锦娘特别可人:“没错,万戮魔君若是敢自寻死路,那就请他过来吧……咦,他很聪明,退回了噬魂谷!”

    由于她只是个金丹中期,而且这只剑舟不但度只有三百多里而且目标太大,所以之前万戮魔君一向注视着千惊峡方向甚至有向千惊峡移动的迹象。

    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或许是觉得太冒险,或许是真被锦娘的一轮花拳绣腿吓到了,或许是认出了这把上元玄真剑,或许是魔婴初成修为还不够稳固,或许是其它原因,现在万戮魔君似乎又被回到了噬魂谷老巢。

    不管怎么样,白玉凰都有一种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感觉,或许是这样的经历太刺激,所以她觉得自己与上元玄真剑的关系似乎有了跟以往不同的变化。

    过去上元玄真剑只是一件法宝而已,而这一次因为自己信任上元玄真剑能够创造奇迹所以才会最终逼退了万戮魔君,而上元玄真剑因为这种信任也开始变得顺手起来,白玉凰甚至觉得自己与上元玄真剑已经隐隐有人剑合一的感觉。

    或许这就是为什么上元玄真剑会被人称为准灵宝的缘故。

    只是柳空涯想了想,还是决定及时向白玉凰报告自己现的秘密:“师傅姐姐,弟子还有要事秉报!”

    柳空涯当即就把自己这次寻宝的经历说了一遍,重点是禾山道那两个筑基修士谋划着针对玄天剑宗的大阴谋:“那两个禾山道的筑基贼子,一个叫马师兄,一个叫刘师弟,他们都说了除了万戮魔君之外,他们还联系一家强敌专门针对我们玄天剑宗,甚至说我们玄天剑宗这次是在劫难逃了!”

    旁边的白秋霜也插嘴说道:“姑姑,柳师弟说得没错,这件事是我亲耳所闻,姑姑千万不要掉以轻心!”

    白玉凰对柳空涯说的这两个修士印象颇深:“那应当是禾山道的马致和与刘养真,以后遇到禾山道的贼子千万小心,毕竟他们不仅有筑基修士而且还有金丹修士!”

    只是说到“金丹修士”,白玉凰突然就越骄傲起来,跟禾山道最后一位金丹修士相比,过去的白玉凰显得很稚嫩甚至没有还手之力,但是现在有了上元玄真剑而且祭炼到逼退万戮魔群的地步,白玉凰觉得自己这一次可以稳操胜卷。

    白秋霜点了点头说道:“姑姑,反正这件事不能念以轻心,这次禾山道请来的对手绝对不简单,所以特意对我们玄天剑宗专门用上了“在劫难逃”这个词!”

    白玉凰知道禾山道与林泉观之间一直有所勾结,但是禾山道这两个修士居然敢用上“在劫难逃”这四个字,说明禾山道与万戮魔君请来的强援绝对不简单,毕竟整个林泉观都只有一个元婴修士而已,即使与空噬魔宗联手仍然不是玄天剑宗的对手。

    因此她马上说道:“这个消息很重,报上去以后宗里肯定会给不少善功!嗯,这份善功由秋霜来赚,毕竟秋霜马上就要考虑筑基丹的问题,为了稳妥起见,秋霜这段时间必须多攒一些善功!”

    说到这,柳空涯就不由开心起来:“师傅姐姐,我与白师姐这次在千惊峡可以说是大有收获,您前次借我五百善功,这次我可以还你一千善功!”

    白秋霜也说道:“是啊,姑姑,我估计也可以准备借您五百善功!”

    白玉凰作为金丹修士,自然有着金丹修士的骄傲:“上元玄真剑我用得非常顺手,哪用你们帮忙筹措善功,再说了,放印钱子的也不过是九出十三归而已,这么几天就要两倍利,这个师傅又有什么颜面!”

    柳空涯也有着自己的坚持:“师傅姐姐,您恐怕还不知道我跟白师姐在千惊峡里有什么样的收获,那两个禾山道的贼子绝对是气急败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