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仙凡同修 > 第六十一章 千江水月
    锦娘就差喊出“来表扬我吧”,柳空涯拍了拍锦娘的脑袋说道:“知道这是锦娘的功劳!放心好了,绝对不会忘记锦娘的功劳!”

    白秋霜这才明白是怎么,她笑着在前面开路:“知道了,我也不会忘记锦娘的功劳!锦娘真好!”

    多亏了有锦娘安抚这两只六角鹿,所以白秋霜与柳空涯的路程比想象中要快得多,但接下去的一段路越发难行,有些地方的山间小道狭窄到只能容纳一个人通行的地步,有些地方甚至不能称为路,柳空涯不得不用行囊里准备的长刀帮锦娘与白秋霜砍出一条路来。

    越往前走就越难走,只见山势陡陗起伏不定,道路曲折泥泞,时不时还有落石猛兽出没,白秋霜不得不在马上拿出地图对照着实地的情形缓缓前进,她告诉柳空涯不必太担心:“柳师弟,没多远了,还有一百五十里就到了!”

    柳空涯倒是问起这处遗宝的具体情况:“白师姐,这处禾山道的洞府离玄天城也太远了,如果在玄天城附近就方便了!”

    白秋霜一边走一边说道:“柳师弟,你没听说过富贵险中求,玄天城附近二三百里我们就不必费力气了,即使有什么神仙洞府,早就被金丹筑基的大修士第一时间抢走了,也根本轮不到我们这些炼气期弟子,离玄天城越远,机会就越大,所以本宗弟子如果要出山试炼,象占屏山这种地方向来是首选!”

    柳空涯觉得白秋霜说得很有道理:“师姐说得甚是!不是这种地方确实轮不到咱们!”

    正说着,锦娘突然小声地说道:“哥哥小心,前面有危险!”

    柳空涯听到锦娘的提醒只是抓住了手中的宝剑以备万全,而白秋霜却是第一时间跳下了六角鹿手里抓紧了手心一只玉佩,还大声朝着柳空涯说道:“下马,柳师弟!快下马!”

    虽然骑的是六角鹿而不是战马,但是柳空涯还是按照白秋霜的叮嘱第一时间跳下六角鹿并拔出了宝剑。

    而两只六角鹿的危险嗅觉更为灵敏,第一时间变得惊惶不定就发出了连声惊吼,甚至有背着行囊到处狂奔的迹象,但是锦娘在柳空涯的肩头朝着他们发出了“嗯嗯嗯”的声音,第一时间就把这两只六角鹿给安抚下来。

    而这个时候锦娘口中的危险存在也出现在白秋霜与柳空涯的视野之中,那是一只通体红色波纹的妖兽,看起来象是一只妖豹,但大小却是比猛虎还要大上整整一圈,当看到被自己盯上的猎物已经有所防备不由连声怒吼,白秋霜带来的两只六角鹿虽然被锦娘安抚过,但是这一刻被吓得浑身发软,直接就趴在地上。

    赤波豹又是一声怒吼,以迅猛无比的速度就朝着柳空涯与白秋霜扑来。

    白秋霜吃了一惊:“是赤波豹,怎么会在这里出现!”

    赤波豹已经不是普通的异兽,而是货真价实的妖兽,一般情况下只会在占屏山深处出没,怎么会在这里出现?这是一阶妖兽中的顶尖存在。

    如果她还是炼气八层除了转身就跑没有任何选择,但幸亏她已经是炼气十层,因此白秋霜握紧手中玉佩,一片清凉之间双手握紧再向前一推,空气突然变得异常寒冷起来,一道从天而降的寒潮就朝着赤波豹攻了过去。

    凛冽的寒风落在赤波豹身上的时候直接化为厚厚的冰霜,接着赤波豹全身上下都是闪闪发光的冰棱,速度至少放缓了三分之一而且还在继续减速,但是白秋霜根本不敢大意,她朝着柳空涯说道:“柳师弟,拖住它!”

    那边柳空涯早已经握紧长剑随时准备攻出去,听到白秋霜一声令下挥动长剑就朝着赤波豹攻了进去,虽然两者相距尚有数丈之遥,但柳空涯隔空一击仍然是立即攻到,数十道银月般的剑华以电光之速将这只挨了寒霜击的赤波豹尽数卷了进去,无数月华剑光就不停地搅动着赤波豹的伤口。

    一时间血肉翻滚,白秋霜只觉得眼前除了血腥还是血腥,这只赤波豹至少挨了几十道剑华连击。

    柳空涯的表现远远超出了白秋霜的预期,白秋霜原本以为柳空涯能免拖住赤波豹片刻就是最佳表现了,没想到他居然一剑重创了这只实力不凡的赤波豹,因此白秋霜在大喜之外又一次握紧了手中的玉佩:“银霜鉴!”

    陷身于剑网之中的赤波豹好不容易从血泊冲了出来,它显然是被柳空涯的这一剑彻底震怒,只见一声怒吼一道紫火就朝着柳空涯喷了过来,但是白秋霜玉佩上一道白光就射了出来,接着这道白光化作一面银色的镜子直接挡住喷涌而来的紫火。

    这面冰霜凝结的银镜不但喷住了这团紫火,而且紫火还顺着刚才飞来的方向直接弹了回去,直接攻入豹头,这只实力相当不凡的一阶妖兽不由发出了一声惊天动地的悲鸣,却是扑通一声倒在地上。

    白秋霜与柳空涯不同,经历了很多场生死厮杀可以说是见过大场面,所以他异常镇定地说道:“别急,小心这妖兽诈死,柳师弟,你怎么样了?”

    柳空涯握住宝剑喘着气说道:“白师姐,刚才这一剑攻得太猛有点脱力了,没事,稍微缓一缓就行,这赤波豹到底死了没有?”

    锦娘已经在那里帮柳空涯锤打着肩头好帮助他缓过气来,而柳空涯还是死死地抓住了宝剑长喘着气准备与这只赤波豹展开生死搏杀,而白秋霜终于给出了一个明确的战果:“死了,干掉它了!玉凰姑姑传授的剑法果然非同凡响!”

    柳空涯松了一口气,用手中宝剑柱住身子在那里说道:“师姐,我是不是有点太没用,慌慌张张地攻出一剑就脱力了!”

    白秋霜却是笑了起来:“柳师弟表现很好,刚才这一剑可不是炼气第五层的水准,都快赶上炼气第九层了!早知道玉凰姑姑的金丹剑法如此厉害,我也跟着柳师弟学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