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仙凡同修 > 第五十九章 禾山道遗宝
    现在白玉凰除了祭炼上元玄直剑这件准灵宝之外,也在想尽办法还清赊欠的善功,现在只要有足够的善功这次金丹中期的大修士什么业务都肯接,她甚至亲自冒着地火的灼热与烟毒炼制了好几件中品灵器,出来的时候汗如雨下,休息了两天时间才终于缓过劲来。

    但对于柳空涯来说这不算什么好事,由于白玉凰现在的时间不是用于赚取善功就是祭炼上元玄真剑,他又变成那个无人看顾的柳空涯。

    现在几乎没人管得住柳空涯,过去大家只知道他是白玉凰的亲传弟子甚至还是天虹山推荐过来的,现在他已经是百炼峰的真正实权人物,权力只比三位副峰主稍稍逊色一些,一般的炼气后期修士虽然也称呼一声“柳师弟”,但是跟柳空涯交往的时候都是平辈相交,至于炼气初期、中期修士,不管是不是百炼峰出身,一见面就直呼:“柳师兄”。

    在这种情况下,柳空涯觉得自己有点找不准人生方向,不知下一步该哪个方向走。

    虽然白玉凰让柳空涯继续苦练金丹剑法,平时也有锦娘在督促他学剑,但是熟能生巧,入门的一两招金丹剑法已经难不住他,而且这段时间他的重中之重是苦读《青蕴花雨录》。

    事实上证明这五百善功花得非常值,《青蕴花雨录》被称为炼气期与筑基期最全面最完整的一部灵植道书确实是名不虚传,里面的记载可以用应有尽有来形容,柳空涯估计自己如果到坊市购买至少要近千灵石才能买到手。

    因此他通读了好多遍《青蕴花雨录》,对于关键部分的记载更是倒背如流,结合玄霜宝录总纲上的理论,柳空涯的灵植术突飞猛进,柳空涯估计玄天剑宗的炼气弟子在灵植术上没有一个能谈得过自己。

    但是读了道书只是纸上谈兵,必须有实践操作才行,柳空涯也很想大干一场,但问题是他现在连买灵种的灵石都没有了。

    柳空涯现在是知道什么叫一文钱难死英雄汉,他只是想买一些灵植术最基本的入门必备法器而已,结果现从云间带出来的积蓄居然完全不够用,随便一件与跟灵植相关的法器就是几百两几千两银子、金子,有些店铺甚至不接受用金银、碎灵支付,一定要柳空涯拿出灵石才能购物。

    “仙城居,大不易”,柳空涯估计了一下,要必齐一套灵植术的入门必备法器至少要近百灵石,他现在根本拿不出这么多灵石,所以只买了三五件必备的小法器。

    更不要说野阳塘的一千多亩地一直放在那里,几位师兄弟都在询问柳空涯下一步的谋划想要跟着柳空涯共襄盛举,可是柳空涯现在连五块灵石都拿不出来,只能跟他们唱空城计,表示一定要带他们大财。

    不过柳空涯现在最关心的问题是怎么还上欠白玉凰的那五百善功:“锦娘,咱们欠了师傅姐姐整整五百善功,到时候要还一千善功,你觉得我们该怎么办!”

    锦娘虽然想不到怎么赚善功,但是她知道怎么解决这个问题:“找白师姐问问,她比我们早入门对玄天剑宗更熟悉,或许有办法,就算她想不出办法也可以听听她的意见!”

    一说到白秋霜,柳空涯立即就明白了:“对对对,咱们找白师姐去好好问一问!”

    白秋霜也在这件事苦恼着:“我也在为这事愁,我的善功还有所有积蓄也交给姑姑了,现在身下就剩下几个碎灵,可是马上就要想办法弄到五十灵石,又不想再麻烦姑姑,对了,柳师弟,你手上还有九狼二虎酒吗?”

    柳空涯点了点头说道:“我还有一些,如果不够的话还能请锦娘帮我再配一份,师姐,你难道想把这药酒拿出去卖掉?我得说清楚,这可是虎狼之酒,风险很大,万一有人索赔麻烦就大了!”

    白秋霜告诉柳空涯:“现在市面上九狼二虎酒是有价无市,很不好卖,而且我觉得卖酒就是一次性的买卖,咱们不如来个一本万利的大生意!”

    柳空涯一下子来了兴趣:“白师姐,你跟我说说什么是一本万利的大生意?”

    白秋霜压低了声音:“实际这生意师姐一年之前就想试一试,但那个时候师姐才刚突破炼气八层,不到炼气后期根本没这个底气,现在有了九狼二虎酒与柳师弟帮助,师姐觉得已经有六七成把握,对了,柳师弟,锦娘的战斗力怎么样?”

    锦娘的战力怎么样?柳空涯觉得这个问题还真是不好回答,但是有一点可以明确,那就是锦娘肯定不会给自己添乱,而锦娘也很骄傲地说道:“锦娘一定不会给空涯哥哥拖后腿,秋霜师姐你放心好了。”

    锦娘这么说白秋霜就觉得自己放心了,虽然柳空涯现在才是炼气第五层,但是他既然是白玉凰的弟子,而且一入门就从引气入体突破到炼气第五层,学的又是白玉凰传授金丹剑法,自然不能视为一般的炼气第五层,白秋霜觉得柳空涯加上锦娘至不济也是个炼气第六层的战力,她当即说道:“那这处遗宝咱们对半分好了,柳师弟,愿不愿意带上九狼二虎酒去闯一闯吧?”

    柳空涯吃了一惊:“遗宝?哪里的遗宝。”

    白秋霜点了点头说道:“对,是禾山道的一处遗宝!”

    柳空涯还是第一次听到禾山道这个名词:“禾山道?白师姐,什么是禾山道?”

    白秋霜当即说明具体是怎么一个情况:“柳师弟,你也知道我们玄天剑宗在涂州立派已近五百年,甚至比大燕皇朝的历史还要久远,但是在我们玄天剑宗之前,涂州地面是邪宗禾山道的地盘,因为多行不义才被我们玄天剑宗替天伐罪拿下了涂州这份基业,而这处遗宝就属于禾山道的某位修士。”

    白秋霜这么一说,柳空涯不由一惊:“师姐,你不会找到了一位禾山道元婴真人的洞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