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仙凡同修 > 第二十一章 交个朋友
    大家觉得一辈子就只有这么一次机会所以都加快了行动度,只是正当大家还在连纵合横的时候。

    顾景阳却是第一时间作出了反应,他甚至没回顾家老宅直接就去了县衙跟知县、县丞谈了小半个时辰,知县、县丞在会后第一时间把县里最有实力的几家大户家主都请了过去,而且说得很明白:“顾景阳老爷有事相求,诸位千万不要错过这样的天赐良机。”

    夜色之中的顾景阳仍然穿着那件带血的征衣,一脸憔悴至少比平时老了十几岁,即使相处几十年,大家都差点都不认出顾景阳,都觉得他遭受的打击太可怕了。

    但是诸位家主一点都不同情顾景阳的遭遇,顾景阳这是自取灭亡,他招惹谁不好,招惹五尾妖狐就是自取灭亡,哪怕现在五尾妖狐不在巅峰状况,但是这等修仙界的顶尖存在只要随便动根手指都能让顾家灭门。

    而顾景阳也用沙哑的声音陈述着残酷无比的事实:“我们顾家这次是完了,但是我顾某人还有东山再起的本钱,所以我请几位过来想是请教一句,我们顾家在云间的产业、宅子、庄子,几位老爷愿意不愿意接手!”

    顾景阳这话一出,全场都震惊了,他们真没想到顾景阳会这么狠,到这种境地居然还想着东山再起甚至扔下了顾家两百年的基业,因此有人当即问道:“老顾,你何必如此,虽然得罪了天虹山那一位,但是只要肯请玄天宫出面,天虹山那位肯定卖你一个面子!”

    只是连说话的这一位都不相信这种说法,请玄天宫出面自然能够逢吉化吉,但是顾家哪有这种面子,而顾景阳已经看清这件事背后的无限危机:“我已经想明白了,得罪了天虹山,我们顾家在东星郡是彻底完了就算是玄天宫出面都没用,但是五尾妖狐再怎么蛮横,总不能管到营州去,所以我决定举家迁往营州,我就问几位有没有兴趣接手我们顾家的产业、宅子、庄子,若是都没有兴趣我跟县尊谈过直接捐给朝廷了!”

    顾景阳这话一出,马上就有人答道:“我有兴趣!”

    “对对对,我也有兴趣。”

    “老顾开个价格吧,我对你的宅子真有兴趣。”

    “老顾,你给个具体章程吧,我马上给你去筹钱!”

    “老顾,你真要去营州?这两百年的家业你真不要了?”

    虽然顾景阳把自己的产业、宅子、庄子捐给朝廷的结果,必然是这些家业最终还是落到在场这几位家主的手里,但是要从县里虎口夺食肯定花大钱打点,知县、县丞可是喂不饱的白眼狼不使足了银子别想占朝廷的便宜,所以大家都觉得最好的办法就是在顾景阳手上把想要的产业、宅子、庄子直接接手过来。

    而顾景阳马上给出了自己的条件:“价格可以好好谈,我保证便宜得不能再便宜让大家绝对满意,但是我先说明白,这次举家迁往营州自然是要金子,没有金子也可以用红宝石、黄龙玉、碧玺、鸡血石之类的珠宝来付给我,真没有金银珠宝也得是现银才行绝不赊欠,而且现在就要,天亮之前一定要交到我手里。”

    有人觉得这件操作有点不妥:“老顾,你的心情我们可以理解,但是天亮就要把这么多金子筹到手实在太困难,不如先等一等,让我们能有更多时间去筹钱,你也能多弄点金子?”

    实在是被顾景阳的条件打得措手不及,大家虽然很有诚意但是大晚上去哪里找这么多金银珠宝,因此大家都希望有多给点一点时间:“是啊,老顾,你也知道县里的情况,今天晚上筹这么多金子不现实啊。”

    顾景阳斩钉截铁地说道:“我可以等,但是天虹山怎么可能等我慢慢去弄钱,那肯定是坐以待毙的结局,我还是那句话,明天早上我就要去营州,谁能在出之前把金银珠宝交到我手里,谁就接手我们顾家的产业!”

    大家都没想到顾景阳会这么狠,顾家定居云间已经有两百多年时间好不容易才有现在的局面,谁也没想到两百年的基业顾景阳说扔就扔毫不犹豫,但是大家也知道顾景阳的决策虽然太过激进却似乎是唯一正确的选择。

    虽然天虹山这位陈娘娘一向很好说话,大家平时就算不小心得罪了她陈娘娘一般也不会往心里去,但是这一回顾景阳带仙师征伐天虹山可是把陈娘娘给得罪狠了,接下去陈娘娘的报复肯定异常凌厉甚至可能是灭门之灾,顾景阳留在云间是死路一条,放弃云间这份百年基业带着金银细软去营州可以说是唯一正确的选择,但是问题就是顾景阳给出的时间太短,大家肯定来不及筹钱。

    但是顾景阳给出的条件又太诱人了,那边已经有人问道:“老顾,我问你一句,我拿不出那么多金银珠宝,但是胜过金银珠宝的好东西你要不要?绝对比金子更轻便而且更值钱。”

    顾景阳当然答道:“要,当然要,咱们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只要把金银珠宝交到我手上,我们顾家的宅子、铺子、庄子随便你挑,我们可以请县尊做个公证!”

    听到顾景阳这么有诚意,想要财的知县大人当即站了起来:“请大家放心,公证这件事就交给我,保证让大家满意而且只收一点必要的费用。”

    知县大人的重点就在于“一点必要的费用”,而大家在确认今晚的交易能得到官府的全力支持之后马上就有人试探地问道:“行,五十两金子,城南那座庄子我要了!”

    顾景阳毫不犹豫地说道:“六十两,不能低于六十两,咱们俩是老朋友,现在拿六十两金子出来就可以把城南那个庄子交给你,就当交个朋友!”

    第一个开价的这位简直乐疯了:“成交!我马上回家去拿金条!老顾,你等我半个时辰,我们可说了,六十两金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