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仙凡同修 > 第四章 百狼坡
    郑上仙这声怒喝当真有雷霆之怒,柳空涯只觉得有泰山压顶之感,整个人都站不住了,当即答道:“上仙,直着走确实是三百里,但是您要进天虹山一定要绕过百狼坡,这一绕就是要五百里!”

    柳空涯这么一说,郑上仙倒是想起来什么:“百狼坡,好象是有这么一回事?这有什么讲究?”

    见到郑上仙收回了威压,柳空涯赶紧说明缘故:“百狼坡距离咱们柳家庄大约三十里,是进山的必经之路,但是不走百狼坡走就要绕远路,而且一绕就是一两百里而且还多出很多难以逾越的艰难险阻,可是百狼坡那地方狼特别多,甚至有几头狼王,所以进山非绕路不可。”

    郑上仙当即朝着一旁的闻老仙说了一句:“闻奇文,把山河乾坤图给我拿来。”

    柳空涯这才知道这看起老朽不堪的闻老仙真名叫闻奇文,而闻奇文赶紧拿出一件一尺见方的方帕,郑上仙往这方帕看了一眼:“嗯,是这么有一个百狼坡而且不怎么好走,顾景阳,你知道这事吗?”

    顾景阳赶紧答道:“知道知道,郡里的大老爷曾经率队去百狼坡打狼,结果吃了亏只能撤回来了!”

    柳空涯见郑上仙与闻老头似乎对百狼坡不屑一顾,赶紧提醒道:“郑上仙,千万不要小看这百狼坡,这地方是真有狼王,而且还不只一头,说是百狼坡实际那里的野狼绝对不止百头,如果把百狼坡附近的野狼算起来那就更了不得,前些年我们郡里的校尉大人带队去百狼坡打狼结果吃了大亏,还好当时我们乡里有人在百狼坡捡了件宝物献给郡里,免了全乡整整三年的钱粮。”

    一听“免了三年的钱粮”,闻仙人一下子就来了兴趣:“百狼坡有什么宝物?能免你们乡里整整三年的钱粮?”

    顾景阳知道这事:“是有这么一回事,据说是株仙草,当时县里为这事很不高兴,想起来了,那仙草应当叫金涛草!”

    郑上仙本来躺在软榻上十分安逸,但是一听到“金涛草”那真来了兴致一下就坐直了身子:“真有这么一回事?百狼坡真有金涛草?”

    柳空涯与顾景阳齐声说道:“上仙,此事千真万确,绝无半点虚假!”

    只是连顾景阳都没注意到,郡兵从百狼坡败退与乡里献宝金涛草这两件事确实是千真万确,但实际又完全是两回事,柳空涯故意把这两件事混作了一件事。

    百狼坡之所以叫作百狼坡,并不是因为那里有上百头野狼,而是因为百狼坡有上百头狼王甚至有一头本领远寻常狼王的狼中之皇,连陈娘娘这样的五尾仙狐都不能扫清百狼谷何况是凡夫俗了,当时郡里的校尉就是没料到这一点才会从百狼坡大败而败。

    至于乡里往郡里献了一株金涛草也确实有这么一回事,但却与郡兵败走百狼坡差了整整两年,正是柳空涯九岁那年的事情,而且这株金涛草实际跟百狼坡没有什么关系,都是陈娘娘的大恩大德,那一年时疫流行乡里死了好几十人元气大伤,可是县里还在继续催逼钱粮,乡人在万般无奈之下只能到娘娘庙上香求助。

    而陈娘娘慈心一片,特意从自己的宝库之中取出了这株珍藏的金涛草让锦娘交给柳空涯,又由柳空涯亲手交给族里,几位族老商量妥当之后又以本乡名义献与郡里的通判老爷。

    当时陈娘娘还说这株金涛草献出去之后至少免去乡里五年的钱粮,只是郡里县里办事很不地道,只免了天虹乡三年的钱粮不说,而且说话根本不算数,第一年是真免了全乡的钱粮,第二年就开始催讨乡里的钱粮最后要走正常年份的一半,第三年乡里的钱粮就跟往年没什么区别,而且郡里县里知道天虹山有金涛草之后,一再催逼乡里再献一株金涛草出来。

    还好柳家庄献出金涛草的时候特意留了一个心眼,硬说这株金涛草是在百狼坡捡到,而郡里的校尉听说百狼坡有金涛草这种宝物就带着郡兵打着“为民除害”的名义搜刮天材地宝,结果却是大败而归。

    而郑上仙听到金涛草之后已经是第一时间下了决心:“既然这样,那就从百狼坡走!柳空涯,你对五尾妖狐知晓多少?”

    只是郑上仙这么一激动就是露了真实情形,柳空涯这才现他实际是个年约四十的黑脸胖子,不象仙人倒象是个骗子,脸上尽是贪婪之色:“回上仙,小人只知妖狐身居天虹山幽月谷,过了百狼坡沿溪再走七八十里山路就是幽月谷,上仙,真要从百狼坡走一定要三思则后行,前次郡里校尉带着郡兵都在百狼坡大败而归死伤了好几十人,据说那里的狼王随口喷出来的寒气能把人给当场冻僵了,根本动弹不得!”

    柳空涯说的都是真话,只是前次郡兵大败可不仅仅是死伤好几十人那么简单,而是当场战死数十人,伤者逾百,近百名轻伤者尚且没有计算在内,性质完全跟“死伤数十人”完全是两回事。

    郑上仙就被柳空涯的信息给误导了:“不过是几股寒息而已,根本不足为患,在我郑千山眼中不过土鸡瓦狗而已,随手几招道术就能将这些野狼杀得干干净净,你还是跟说说五尾妖狐与幽月谷吧?”

    柳空涯这才知道这位郑上仙真名叫郑千山,而郑千山榻旁的闻老头也在一旁附和道:“我们郑师已经是半步真仙飞升在即,又有我们师兄弟鼎力相助,区区几头寒狼算得了什么,你还跟我们郑师师说说五尾妖狐的幽月谷是怎么回事?”

    越是知道他们积心处虑想要暗算仙狐娘娘,柳空涯就是镇静:“两位上仙千万莫小看了百狼坡的寒狼,不过两位上仙要问幽月谷算是问对人了!”

    郑千山迫不及待地问道:“这六年来你们可曾见过五尾妖狐真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