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仙凡同修 > 第三章 顾家老宅
    只是才一出门柳空涯就吓了一大跳,他原来以为顾东家顶多带着那两个昨天一直盯着他的亡命之徒守在院里,可是谁想到整个顾氏书坊的院里院外都挤满了人,至少有三四十人,一个个虎背熊腰提刀跨剑杀气腾腾,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良善之辈。

    看到顾东家这架势,柳空涯可以说是吓了一大跳:“顾东家这是要造反吗?”

    虽然说顾东家在县里向来是无恶不作横着走,这些年埋了好些人,但是过去一直是不显山不露水闷声大财,可是从来不象现在这样带着几十个亡命这徒横冲直冲张如此张扬。

    而那边顾东家看到柳空涯就是眼睛一亮:“小柳,小柳,有好事找你,赶紧跟我走,上仙要问你话,你可千万别错过天赐良机啊!”

    他惟恐柳空涯没明白自己的意思:“小柳,只要这件事办好,以后你就是我们顾家万部楼的管事,我格外还赏你三十两银子,别错过机会啊。”

    对于柳空涯来说这是一笔大钱,他也毫不犹豫地答道:“谢东家栽培,空涯愿为东家效死!”

    顾东家当即拍着柳空涯的肩膀说道:“小柳这话说得好,在上仙面前不要忘记自己的出身,一定要替我们顾家多美言几句。”

    柳空涯当即一脸热诚地答道:“小人哪敢忘记东家的恩情,请东家放心便是!”

    柳空确实不敢忘记顾东家的恩情,这一年多他在顾氏书坊始终就是个只管饭不管工钱的学徒而已,只有逢年过节才有拿到个红包,但一年下来总共才三四百钱而已,而且这样的学徒生涯还要熬满三年,至于伙食更是饱一顿饥一顿,如果不是进城的时候陈娘娘专门让锦娘给他递了三百个大钱,还时不时派信友过来送吃送喝,或许柳空涯活不到今天。

    至于提拔他当万部楼管事这种事听听就好了,这几年顾景阳提拔的管事掌柜、管事即使不姓顾也得是顾家亲戚才行,柳空涯一个外人绝对没机会爬上去,虽然柳空涯亲眼见过顾东家亲口承诺要重用两个外姓伙计,结果这两个伙计不到半年就一死一残,柳空涯甚至听人说过有人把顾东方的承诺当真,九死一生地跑回来要顾景阳兑现承诺,结果就被顾景阳给“埋了”。

    当时柳空涯还不明白“埋了”这话是怎么一回事,但在顾家呆了这么久他现在已经知道顾东家“埋了”很多人,这其中固然有很多是顾家的仇人死对头,但也不乏有无意得罪顾景阳的路人乡民,但最多的还是被顾景阳灭口的家生子、奴婢与伙计甚至还有一个恃宠而骄的小妾,在这种情况下柳空涯怎么会忘记顾景阳的大恩大德。

    顾东家却真以为柳空涯才十五六岁容易糊弄,就率领这几十名全副武装的江湖好汉押着柳空涯就往顾家老宅走:“等会上仙问你什么,你机灵点照实答就行!上仙面前眼里揉不下沙子。”

    一听“上仙”二字,藏在袖子里的锦娘轻轻咬了咬口柳空涯,柳空涯立即领会了锦娘的意思:“东家,这上仙可有什么喜好?”

    顾东家没空理会柳空涯:“郑上仙这种高人哪是我们这种凡人夫子所以揣测的,小柳,这事好好干,办好了我一定提你当万卷楼管事。”

    顾家老家在城南跟书坊很有点距离,虽然顾东家平时乐善好施见人就打招呼,但是今天却是带着几十条江湖好汉一路快步走过来,早起的路人一看这架势纷纷避开,所以半刻钟时间都不用就把柳空涯押到顾氏老家,只是今天顾景阳也进不了自家老宅,到了门前赶紧给守在门口的几个仙人施礼:“闻老仙,这就是那柳家庄的小子,柳家庄就是那个最靠近天虹山的庄子!”

    闻老仙说是仙人,实则是个目光阴狠凌厉的白老者,偏偏一身都是老朽不堪,在柳空涯就是个闻老头,虽然一身鸡皮鹤却并无半点仙风道骨,声音也是异常阴鸷:“我带他去见郑师,小子,上仙面前不得信口胡言不然死无葬身之地,顾景阳,你也一起来!”

    进了顾家老宅,柳空涯更有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现在的顾家老宅已经变成了一个大兵营,如果顾景阳还只是带着还只是见惯厮杀的亡命之徒,顾家老宅里面就驻扎着装甲齐全的数百敢战军士,光是快马就有上百匹,柳空涯还见到了几具上百石的强弩,甚至还有人马都全身披甲的甲装铁骑,这样奢侈的配备足够起兵造反了。

    只不过柳空涯倒是暗暗松了一口气,如果顾家老宅只有郑上仙一人,那么这一次陈娘娘绝对是在劫难逃,但是既然动员这么多铁甲军士与江湖好汉,柳空涯反而觉得这位所谓郑上仙的本领也不过如此,只要好好想办法总有办法周旋到底。

    闻老头把顾家老宅当作自己家,毫不客气地就把柳空涯与顾景阳带到了前厅:“郑师,姓柳的小子已经带过来了!”

    柳空涯偷偷扫了一眼,这位所谓郑上仙正躺在前厅正中的软榻上安逸至极,看起来倒也年轻,最多也不过是三十多岁,但是不知为什么,柳空涯怎么也看不清郑上仙的具体容颜,只觉得郑上仙藏身于云里雾里一般,一身仙风道骨似乎真是人间真仙,让人一见就觉得高深莫测。

    不过柳空涯并不认为这位郑上仙真是什么人间真仙,虽然一进顾宅锦娘就藏在袖子里一动不动,但是直到现在这位郑仙师对于藏在柳空涯袖子里的青狐锦娘却是一无所知,光凭这一点就知道郑上仙不过如此。

    郑上仙又扫了一眼柳空涯,还是没现陈锦娘的踪影:“你便是柳空涯,我且问你,你们柳家庄距离天虹山到底有多远?”

    柳空涯当即答道:“回上仙,差不多有五百里。”

    郑上仙一下子就怒了:“五百里?我听说天虹山纵横才三四百里,哪来的五百里!胡说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