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太上执符 > 第五百零九章 魔祖推手,他化心魔
    凤祖如今得了三族盟主,有望登临帝位,只要细心筹谋,未来斩杀魔祖的那一刻,未尝没有机会篡夺命格,证就无上帝王大道。

    可以说,如今凤祖可谓是当真春风得意,似乎所有自己梦想中的一切,都在不断的向着那个目标实现。

    此时看到凤凰族内忽然有先天大阵浮现,不由得大喜过望,以为是自己得了天定气数,此宝物应自己的气数而出,随即手掌一伸,南方离地焰光旗浮现,然后恐怖的先天灵宝威能迸射,向着那先天大阵轰击而来。

    “咔嚓~”

    晴空霹雳炸响,大阵不断抖动,先天大阵中的祖龙顿时一张面孔阴沉下来,抬起头看向大阵外,那遮天蔽日的云帆,遮掩了半边天的火红,不知为何心中忽然有一股不妙的感觉。

    祖龙顶着混沌珠,迈步走出大阵,瞧着那轰击而下的南方离地焰光旗,周身混沌之气倒卷,混沌之光迸射:“凤祖,何故破我大阵?”

    “祖龙,你怎么在这里?”凤祖一击无功而返,收了南方离地焰光旗,瞧着自大阵中走出的祖龙,一颗心逐渐沉入了谷底。

    “我怎么在这里?这先天大阵便是我布下的!”祖龙手掌一伸,先天大阵告破,洛书河图化作本体,回归了祖龙手中。

    “两件先天灵宝!”瞧见祖龙手中的两件先天灵宝,还有头顶混沌之气流淌的混沌珠,凤祖一双眼睛顿时绿了。

    先天大阵收起,斑鸠一族已经尽数被先天神水化去,方圆五十万里寸草不生,唯有黄沙滚滚。

    “老祖,你可要为我做主啊!我斑鸠一族有先天灵宝出世,谁知祖龙从何得到了消息,竟然凭借神通,将我斑鸠一族千万众生尽数抹去,然后夺我斑鸠一族先天灵宝,还望老祖为我做主,夺回我凤凰族的先天灵宝!”一道凄厉的哀嚎声自远方传来,犹若啼血杜鹃,黑光卷起,斑鸠老祖落在场中,直接跪倒在地凤祖脚下,声音凄厉到了极点。

    “老祖,本来我斑鸠一族有先天灵宝出世,欲要取出来献给老祖的。可谁曾想祖龙这厮竟然不知自何处得了消息,竟然凭空降临,强行夺取灵宝不说,竟然还想着要杀人灭口,当真是狼子野心!我斑鸠一族千万众生,居然尽数为此獠抹去,还望老祖为我等做主啊!若不能夺回灵宝,为我斑鸠一族复仇,我斑鸠一族无数部众必然死不瞑目!”斑鸠老祖跪倒在地,声音里满是凄厉。

    “道兄,你如今还有何话说?”凤祖闻言顿时周身杀机开始汇聚,一双眸子里满是涛涛戾气,双眸死死的盯着对面的祖龙。

    “大胆孽障,你竟然胆敢污蔑本祖,当真是罪该万死!”祖龙闻言顿时气得三尸神暴跳,一声呵斥仿若惊雷,滚滚之音传遍千里:“解释,有何解释?要何解释?分明是这畜生污蔑本祖,本祖如何解释?”

    祖龙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凤祖,在扫过悲悲戚戚的斑鸠老祖,心中各种念头流转:“怕是凤祖与这老斑鸠在演戏。凤祖图谋我的先天灵宝,故意叫斑鸠老祖来演戏,想要找个正当借口,觊觎我的宝物!”

    这里是凤凰族领地,祖龙有理由这般怀疑!凤祖穷的叮当响,也有理由这般干!

    事已至此,解释能解释的清楚吗?道果那蛮子会给自己作证吗?凤祖既然在凤凰族领地看到了先天灵宝,能够轻易放手,善罢甘休吗?

    斑鸠一族,是道果杀的,可是谁能作证?

    凤祖只看到了自己,却不曾有道果在场中。

    “呵呵!”凤祖闻言怒极而笑:“好一个祖龙!好一个霸道的祖龙!杀人夺宝,竟然还如此理直气壮,当真是霸道。我乃三族盟主,现如今我令你交出先天灵宝,然后在对斑鸠一族道歉,本作法令你遵还是不遵?”

    凤祖此时也是气急,就没见过这么霸道的,杀人夺宝还如此强势硬气,简直是欺人太甚!

    甚至于,凤祖此时已经认定,那两件先天至宝,就属于自己了。祖龙,这是在夺自己的机缘,这是不死不休的仇恨。

    “呵呵,你若是如此不分青红皂白,这盟约就此作废也就罢了。是非黑白,只要请来昆仑镜,亦或者你直接测算天机,便会有所端倪。你如今一口咬定是本座所为,不过是为了这两件先天灵宝罢了。那畜生污蔑老祖我,亦不过是你早就设计好的难借口而已!事已至此,多说无益,有什么手段,尽管招呼!”祖龙冷冷一笑。

    他是何等傲气,岂能容人侮辱?

    更何况,凤祖分明是冲着自己两件先天灵宝来的,此事决不能轻易善罢甘休。

    既然不能善了,又何必说那么多废话?

    和强盗,有什么好说的?

    “好一个祖龙,当真是霸道,你是分明不曾将我这个盟主放在眼中!杀人夺宝,你还有理了!”凤祖冷笑,声音里满是怒极而笑的声音。

    转身看向脚下斑鸠老祖:“你敢对自己所言负责,是此獠杀了斑鸠一族所有部众,夺了灵宝,更要杀了你灭口吗?”

    “老祖,小人愿一死,证明小人的清白!”斑鸠老祖眼中满是悲愤,还不待祖龙与凤祖反应,已经气绝身亡,本源开始消散,魂魄中的法则尽数消散。

    一尊金仙大能,说死就死,毫不犹豫。

    “不可!”

    “不行!”

    凤祖与祖龙俱都是齐齐出手,想要拦下自尽身亡的斑鸠老祖。

    可惜迟了,一尊想死的金仙大能,就算圣人也拦不住。

    祖龙气得面色铁青,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凤祖:“阁下好狠毒的心肠,为了两件先天灵宝,竟然连一位金仙大能都舍得,莫非你当真不顾念我三族联盟,欲要就此撕破面皮吗?难道你不顾及虎视眈眈的魔祖了吗?”

    “哈哈哈!哈哈哈!”凤祖衣袂飘飘,仰天狂笑,声音里满是道不尽的怒火,虚空染红了半边天:“简直是可笑,你从未将我这个盟主放在眼中,如今更是欺辱到本座头上,当着我的面逼死了我凤凰族金仙大能,简直是欺人太甚!我若不施展雷霆手段,做出强势应付手段,岂还有脸面统摄我凤凰部众?”

    “这盟约,不结也罢!我虽然没有先天至宝护身,但今日也定要叫你付出代价!定要叫你付出代价!”凤祖说完话,直接挥舞南方离地焰光旗,向着祖龙杀了过去。

    祖龙面色难看的扫过那斑鸠老祖尸身,不得不提起混沌珠抵抗。事情不是他做的,但是关键证人却死了,黄泥巴掉到裤裆里,你叫他怎么办?

    没办法,只能拼死一搏!

    叫他交出洛书河图,更是不可能!

    “那该死的狗蛮子,早就设计好了局在这里等着我,我必然与你誓不甘休!”祖龙眼中怒火中烧,将一切锅都甩在了杨三阳的身上。

    天南边界处

    杨三阳与白泽刚刚跨出天南,便不得不停下脚步,满脸戒备的看着不远处那一袭黑衣人影。

    纵使那人只是平平静静的站在那里,不见任何威严,但却叫人不由得心生敬畏。

    不管是谁,面对圣人皆要敬畏!包括他杨三阳。

    “贤弟欲要哪里去?”

    不待杨三阳开口,魔祖已经问。

    “咳咳!”杨三阳干干一笑,驻足不前:“大哥怎么在这里?”

    “特意为你而来”魔祖淡淡的道。

    “哦?小弟何德何能,竟然叫大哥亲自等候?简直是不甚荣幸!却不知大哥等我,有何吩咐?”杨三阳左右打量,寻找想要逃跑的方向,面对魔祖,能不动手尽量不要动手,一旦动手,必然会暴漏很多东西。

    一次两次魔祖或许不会怀疑,但若是次数多了,总归会有注意到的一天。

    “请贤弟看一场大戏!之前贤弟将我诛仙四剑的破绽道出,可是叫我好生的胆颤心惊,生怕被人算计。如今好不容易找到应付的办法,岂能叫贤弟错过这好戏?”魔祖指了指身边的位置:“看戏!”

    杨三阳略作思忖,左右打量一番,终究是老老实实的走到魔祖身边,看向凤凰族地界。

    随后,凤凰族内生的事情,顿时叫杨三阳变了颜色,他可是清楚地记得,当时并没有什么斑鸠老祖。

    杨三阳双目内冷光流转,抬起头看向远方交战的二祖,不由得无奈一叹:“大哥好手段,不过是顺手推舟,便坏了三族联盟。那斑鸠老祖,是大哥的手段?”

    那可是金仙啊!

    “不错,我的大自在天魔之道又有突破,那斑鸠老祖不过是试验品而已!”魔祖冷然一笑:“这三个叛徒,老祖我早晚要叫其死无葬身之地。”

    “我的天魔大道又生出一种变化,叫做他化自在心魔!”魔祖轻轻一笑:“你回去告诉阿弥陀,看我这心魔如何!”

    话语落下,铺天盖地的黑影,呼啸着自魔祖身上拥蜂而起,向着洪荒大地扑去。

    一场大战,震动天南,席卷大荒。诸神与麒麟王,俱都是面色狂变,纷纷向着天南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