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太上执符 > 第六十八章 乾卦:开门大吉,长生之机!
    白泽话语里满是惋惜,他虽然与诸神有些龌龊,但绝非什么生死之仇,只是双方见到有些尴尬而已。

    凭它与诸神的交情,但凡杨三阳有丝毫踏入长生路的希望,他都可以将杨三阳推荐给诸神,凭借自己与杨三阳的关系,到时候还不是顺风顺水?

    可惜,杨三阳根本就学不会神语,学不会神语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纵使诸神肯给你传道,赐你长生之妙法,你也学不会啊!

    既然学不会,还说那么多做什么?

    杨三阳理解白泽的意思,眼中露出一抹忧愁:“总要努力试一试,万一成功了呢?”

    白泽窜入杨三阳胸前拇指大小的筐篓中:“学不会神语,你可休想叫我为你推荐诸神,老祖我绝不会做这等事的,我怕被人家打死。”

    小学开学,你一个正常人送一个猴子去读书,莫非疯子?亦或者说,怕不是傻子吧!

    丢不起那个人,他怕被人家揍死!

    能够有资格传道,推演出能够传道众生的神祗,绝对是诸天中最顶尖的大能,白泽岂会去做这种‘戏弄’之事?

    杨三阳默然不语,跟随耶走下山,心中思忖着神语之事。

    神语实在是太难了,他即便再一次进化,在一次熔炼天地间法则本源,但是却也依旧学不会神语。

    天资不行!这是先天硬件不足。叫猴子去研制导弹,简直在开国际玩笑。

    杨三阳双目内流转出道道神光,一双眼睛扫视着安详和谐的部落,心中不由得一叹:“只怕要不了多久,部落的安静与祥和将会被打破。”

    来到山下,勇与女领面色欢喜的迎了上前,与杨三阳汇聚在一起,说不出的欢喜与激动。

    部落狂欢,杨三阳露了面,安抚了一番人心之后,与耶坐在小屋前,看着波光荡漾的池塘之水,眼睛里露出一抹凝重,手中一枚龟壳翻转,滴溜溜的落在了地上。

    “乾卦:元亨利贞,大吉大利!开门大吉!”杨三阳眼中神光流转:“欲成心事,当往开门方向,或有机缘能达成所愿。”

    卦非寻常卦,乃求仙问道之卦,而且他若是没有占卜错的话,还是非常吉利的卦象。

    “成仙有望,长生可期!”杨三阳喃呢自语,却是又卜了一卦,结果两场卦象一模一样。

    伸出手指细细推演,过了一会杨三阳才眉头皱起:“应期定在两个月后。”

    “也就是说,我还剩下两个月的时间,两个月后若无意外,自己将会离开这个生长了三百年的部落!”杨三阳脸上笑容逐渐消失,然后一双眼睛看向对面满脸幸福的耶。

    “怎么了?”耶察觉到杨三阳的目光有些不对劲,连忙开口问了一声。

    “我还有两个月的时间,两个月后我将离开这个部落!”杨三阳面色凝重、低沉道。

    “去哪里?”耶的眼中露出一抹焦急。

    “寻找长生不死之妙法!”杨三阳低声道:“我决不允许自己平庸下去,就像是这世间草木,过完混沌顿顿的一生!绝不!”

    “带上我!你去哪,我去哪!”耶连忙开口,话语里满是哀求。

    “前路未卜,神语难学,我如何能带上你?”杨三阳嘴角露出一抹苦涩。

    这就是弱者的无奈。

    “可我……”耶想要说些什么,却又堵在了嗓子眼,说不出口。

    “你如今有两千年寿元,一千五百年的时间足够我踏上修行之路。我若一切顺利,踏入长生妙境,但凡修的神通,必然会回来寻你,带你一道与我步入长生妙境!我若一千五百年不曾回来,十有八九是遭受了劫难,到那时你莫要念我,自己早作打算!”杨三阳瞧着泪眼婆娑的耶,不由得心中翻滚,难受至极,恨不能张开口答应带她一道前往。

    可是前路未卜,他不能叫耶放弃安稳的日子,随自己一路颠沛流离,去追求那虚无缥缈的长生道途。

    大荒如此危险,他连自己都照应不好,如何去照顾耶?

    此行若顺利,一千五百年后自己必然已经有道行在身,那时回来渡她,也不迟啊!

    他是一个理智的人!一直都是。

    豆大的泪珠缓缓滑落,耶涕不成声,不断的捂着嘴巴呜咽。

    杨三阳手掌一伸,宝莲灯自墙壁上飞出,落在了其手中:“这宝物与我性命相通,我在其中设置了触动口诀,今日传授给你;日后纵使是我不在了,只要你念动口诀,这灯火也可为你驱使,杀敌也好,防守也罢,足矣护持你一线生机。此灯火我已经炼化,与我心意相通,留在你身边,也算是一个念想。你日后有什么想说的话,只管和这灯火说,我感应得到。”

    “天涯海角,我也感应得到!”杨三阳话语有些颤抖,默默的将宝莲灯放在了耶的手中:“等我回来!一定要等我回来!”

    “呜呜呜~~~”

    耶已经涕不成声,趴在了杨三阳心口,不断的痛哭。

    杨三阳默然,咬紧牙齿,使劲的吸气,不让自己眼眶中泪水滑落,声音哽咽道:“我去求取长生妙诀,乃是好事情,你我长生有望,怎么哭啼起来。”

    耶默然不语,只是死死咬住嘴唇,不断的趴在其怀中抽噎。

    “莫要哭了,不过是一千五百年不能见面罢了,日后在一次见面,你我便永世不会分离,俱都修得长生不死妙法岂非妙哉?”杨三阳拍了拍耶的肩膀:“附耳过来,我传你催动宝莲灯的口诀。”

    杨三阳催动宝莲灯形成一道光罩,隔绝了外界气息,防止有人窥视窃听,给耶念诵了几遍,过一会才道:“记住了吗?”

    耶点了点脑袋,却是不肯抬起头来。

    杨三阳心中默然,只是抱着耶默然不语。

    许久后,怀中的耶沉沉睡去,才见杨三阳慢慢将耶放在了床榻上,起身站在窗子边看着月色下风景默然不语。

    “值得吗?”白泽问了一声。

    “我要长生不死!我一直都很清楚,自己想要什么!”杨三阳低声道。

    “长生其实也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好!”白泽嘀咕了一句:“有三灾之劫挡在路上,雷霆要劈你,火焰要烧你,大风要将你骨肉消融,哪里及得上安稳的凡人一生!”

    “你已经得了长生,自然不晓得长生不死的珍贵,站着说话不腰疼,我要是已经证就长生,当然也能像你这般说!”杨三阳瞥了瞥嘴。

    “我呸,你这小蛮子好狠毒、绝情的心肠,耶与你相依为命好歹也有三百年时光,你就这般忍心抛下她在大荒中忍受枯寂?”白泽怒斥着杨三阳。

    杨三阳闻言转过头去看白泽,却见白泽双眼赤红,有泪水滑落。

    “先天神祗也这么多愁善感吗?”杨三阳诧异道。

    “先天神祗也是芸芸众生的一部分,只是掌握了一种法则,能够长生不死而已,没什么好特别的!”白泽擦擦眼睛,扭过头去。

    “我只想长生不死!”杨三阳低声喃呢一句,算是回答了白泽的话。

    “你不通神语,诸神岂会收你入门下?定然是你的数术出错了,老爷我想不出诸神收你入门的理由!”白泽转头看向杨三阳。

    “到时候便知了,船到桥头自然直,数术是不会骗我的!”杨三阳默默走入软塌,将耶抱在怀中,整个人昏昏沉沉的睡去,就连道德经都不曾念诵。

    “长生啊!有那么重要吗?”白泽站在明月下叹息一声:“你根本就不知道活着的意义,在你的眼中只有长生”。

    “别走!别走!盘,你别离开我!”耶在睡梦中啜涕,哭的撕心裂肺,然后将自己哭醒。

    “没事了,别怕!我在这呢!”杨三阳连忙将耶搂住,这个单纯的原始人,已经叫其心中产生了一种撕裂的疼痛。

    那是亲情,与爱情无关!

    耶哭了一夜,总是睡着又哭醒,哭醒又睡着,杨三阳这一夜基本上没有合眼。

    他是一个理智的人,眼下温情,如何抵得上长生久视的永恒?

    “我要长生不死,然后度你也长生不死!”杨三阳心中暗自下定决心。

    第二日

    太阳升起

    耶眼睛红肿的陪杨三阳忙碌着准备早饭,杨三阳也过去帮忙,耶的眼中愁容已经不见,全都是明眸笑颜。

    “盘,尝尝我做的鱼汤,这可是你最喜欢的鱼汤!”耶端着鱼汤,来到了杨三阳身前,眼中露出些许期盼。

    杨三阳笑着接过鱼汤,似乎没有看到耶红肿的眼睛,而是不紧不慢的喝了一口:“耶,我要传授你一件本事。”

    “什么本事?”耶面色好奇的凑过来,一边白泽也竖起耳朵,暗中窃听。

    “先天八卦!”杨三阳不紧不慢的道:“我要传你先天八卦,也算是你日后的一个消遣,省得你无聊。”

    “先天八卦是什么?”耶不解。

    “就是我这次闭关所得!”杨三阳笑着道。

    “好呀!好呀!又可以和盘学习新本事了!”耶拍着手掌欢快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