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太上执符 > 第六十五章 食气不死
    将那小龟塞入袖子里,杨三阳站起身走回屋子内,喝了一口粟米粥,然后拌着鱼肉,杨三阳吃的香甜。

    耶低下头,小口的吃着鱼肉,一双眼睛神游物外,不知想些什么。

    “我要闭关了!”杨三阳忽然放下碗筷,双目内露出一抹感慨,他要抓住那一抹灵光,然后就此成就大道,开辟新的天地。

    “闭关?那是什么?”耶的眼中露出一抹好奇。

    “唔,就是独自呆在一个地方想一些事情,不与外界接触”杨三阳笑着道:“我最近有了一些灵感,打算去东侧崖壁上开辟一处闭关的地方,你每日里记得给我送饭便可,莫要叫人惊扰了我,不论生什么事情,我都不会出来。”

    “哦……”耶看了杨三阳一眼,眼眶红肿,有泪水浮现:“你是在讨厌我吗?”

    女人呵!

    杨三阳心中感慨一声,连忙解释道:“哪里,我在山中闭关想一个问题,待想清楚,我便出来。这个问题对我很重要,对人族未来很重要,我若能想通这个问题,至少有五分把握可以登临仙道,使我人族自此后成为大荒中真正主人!”杨三阳抚摸着耶的头颅,眼中露出一抹笑容:“你这丫头,别瞎想,乖乖的等我出来就是了。”

    “嗯!只要你不讨厌耶,耶就开心!”耶的眼中满是笑意,眸子水波一般,眨呀眨的盯着杨三阳。

    “嗯哼,走啦,随我去东面的悬崖,选取闭关的地方!”杨三阳领着耶走出屋子,一路上攀爬悬崖,然后来到了半山腰处,此处有天然溶洞,有露天的场地,倒是好一个造化所钟之地。

    拿出铁锹略带修整一番,杨三阳看着耶:“你平日里没事情,也可以来这里陪我,只是却不能和我说话,免得打断了我的思绪。”

    耶闻言使劲的点点头,然后安安静静的走到一边石凳上坐着,静静的看着杨三阳。

    杨三阳扫过自家闭关之处,一眼望去数百里内景色尽数收敛于眼底,整个部落、大荒尽数在其心中。

    烈日高悬,但却并不炎热,有山间溪水汨汨流过,为闭关处的山崖增添了几缕生机。

    杨三阳盘坐在山石上,自袖子里掏出那只小乌龟,眼睛里露出一抹思索。

    八卦,分为先天与后天。

    不管在那方世界,天地未开之际,皆为混元,此时有先天八卦诞生。先天八卦诞生于先天之前,所以不管在那个世界,先天八卦皆是适用的。

    “先天八卦分为:乾、兑、离、震、巽、坎、艮、坤。”杨三阳心中念动,回忆着前世先天八卦的信息,刹那间匆匆大荒三百年天地变迁,无数天象尽数在其脑海里流淌而过。

    三百年观摩天地法则演变,此时终于化作底蕴,成为了杨三阳更进一步的口粮、动力。

    与伏羲创造先天八卦不一样,他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已经有了巨人的创作在前,他不过是将那诸般奥义复制出来,然后在加以理解参悟而已。

    “先天八卦一乾、二兑、三离、四震、五巽、六坎、七艮、八坤……”杨三阳心中念头流转:

    “八卦出,然后方才定二十四节气,卦有八,节气有二十四,每一卦分别对应着二十四节气中的三个,这便是先天八卦与后天八卦的承接之处。”

    杨三阳脑海中无数信息纷纷流转而过,不断变换重组,化作了一个巨大的八卦图:乾、坤、坎、离、震、兑、巽、艮依次排列。

    “俗语云:冬至一阳生,夏至一阴生。冬至与夏至,乃是万物之根本节气。将八卦图呈现一把百八十度剖开。”

    离卦代表火,居于正南方向,坎卦代表水,居于北方。

    从坎卦开始,对应三种节气分别为:冬至、小寒、大寒。因为冬至一阳生,一阳生则春回大地,万物生机开始逐渐回归,所以所有卦象皆从此开始,天地演变由此开始。

    坎卦接下来便是艮卦,位居西南方向,顺时针转动,对应着:立春、雨水、惊蛰。

    然后接正东方向,惊雷阵阵万物生,此时惊蛰已经到来,便是春天到来春回大地,一声惊雷万物复苏,对应着:春分、清明、谷雨。

    在之后巽卦,有风起,夏天到来,对应着立夏、小满、芒种。

    然后离卦,正南方向,此时夏天彻底到来,应:夏至、小暑、大暑。此时夏至一阴生,阳气到达顶峰,盛极而衰有阴气开始复苏,阳生阴消,阴生阳消,此为天地万物循环之根本。

    下至之后,便是坤卦,代表着大地,此时秋天到来,便是立秋、处暑、白露。

    阳气自天上来,阴气自地上生,恰好附和天地阴阳之道。阴阳共济,万物生长轮回。

    再接兑卦,应秋分、寒露、霜降三个节气。

    然后再接乾卦,立冬、小雪、大雪,天地交感阴阳平衡,轮回至此终结,阴气达到顶端,然后便是阴气盛极而衰,一阳生的冬至。

    这便是天地轮回,八卦应二十四节气,才是真正大道。

    (当然,以上都是作者胡诌的,大家不要相信)

    刹那间杨三阳脑海中万物信息重新组合,八卦内天地万象演化,二十四节气不断交织更迭,演化天地万象。

    日子一天天过,杨三阳仿佛梦魇了一般,彻底沉迷在八卦中不可自拔。

    日升日落,万物阴阳俱都在其脑海中流转而过,大千世界无数气机尽数包含于八卦之中。

    由寒冬走向了春天,由春天又走向了寒冬。

    辗转反复,天地轮回,万物更迭,生命与死寂就在其中不断孕育。

    耶静静的坐着,手中缝制着不知名的皮子,时不时抬起头瞧了不远处端坐三年的杨三阳,眼中露出一抹凝重。

    “还没有出关吗?”

    女领面带担忧的走来,手中端着烤肉来到了不远处,轻手轻脚的将烤肉放下。

    “两年前他便已经断了烟火,我现在很担心他,怕他挺不过去!”耶将烤肉接过来,小口小口的吃着。

    女领面色凝重,此时杨三阳已经瘦得皮包骨头,但呼吸却依旧强劲有力,周身道道怪异气机流转纠缠,在其毛孔中穿梭,不断为其洗髓伐毛,维持其周身生机。

    “你似乎有心事?”瞧着忧心忡忡的女领,耶停下了手中的撕扯,将烤肉放下。

    “上一次祭祀刚刚完成,火神似乎有些变化,我拿不准注意!”女领面色严肃道:“而且盘三年不露面,大荒外界的妖兽似乎又开始蠢蠢欲动了,有好几个族人已经成为妖兽腹中餐。”

    耶闻言面色严肃起来:“不能前往大荒了,盘出关之前,将部众约束在火神领地。”

    “多事之秋啊!”女领叹息一声:“若是他出关,你立即通知他下山。”

    耶面色凝重的点点头,送走了女领后,看着满面风尘的杨三阳,周身毛孔内不断排出的黑色油腻,眼中露出了一抹凝重:“盘在蜕变,没有人能打扰他的蜕变,部众死伤便死伤好了,岂及得上盘的蜕变重要。”

    一边说着,耶拿出烤肉,送到了小乌龟身前。小乌龟经过三年成长,已经化作脸盆大小,吞了烤肉后乖乖的趴在那里,动也不动,似乎陷入了冬眠一般,静悄悄的感受着杨三阳周身气机。

    “我的天,怎么感觉有些不对劲!”

    杨三阳胸前一道流光闪烁,白泽自其胸前挂饰筐篓中钻了出来,惊疑不定的呼喝道。

    “啪~”耶手疾眼快一个健步上前,捂住了白泽的嘴巴:“老祖说话小点声,盘正在修行,你莫要惊扰了他。”

    “修行?他?”白泽惊疑不定的看着杨三阳周身流转的气机,然后再看看耶:“你这小蛮子也学会说话了?”

    耶点点头,白泽背着蹄子,围绕杨三阳转了一圈,然后回到耶的身边,低声道:“这小子不对劲啊,他的周身怎么会有法则的气机,而且天地万象法则皆汇聚其周身,为其洗髓伐毛?”

    此时白泽的眼中满是疑惑:“过去多少年了?莫非老祖我一觉沧海桑田,这小子已经成神了?居然惹得天地法则为之加持,这小子又做了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

    “老祖沉睡至今朝还不到四年”耶低声道。

    “四年?不会吧?四年这小子便能引来法则为之洗髓伐毛?”白泽的双目内满是不敢置信,然后小心翼翼凑上前去,趴在了杨三阳身前:“天地万象在其体内演化,老祖我若能感受这万象气机,感受法则的力量,日后修为必然一日千里。这可是老祖我的机缘啊!”

    一边说着,白泽有些气急败坏道:“他一个小蛮子,何德何能竟然叫天地为之洗毛伐髓、为其演化大道,这般待遇,就算神帝也没有啊。莫非这小子当真是老天爷的私生子不成?”

    白泽嫉妒的眼睛都红了:“简直是不讲道理啊!他区区一个个小蛮子……区区一个小蛮子,何德何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