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太上执符 > 第六十三章 神通难敌天数
    明明是一件很严肃的事情,但偏偏此时杨三阳心中涌现出一股奇怪念头,一双眼睛看向那近在咫尺的龙头,狰狞闪烁着血红色鳞片的爪子,龙头上森白的牙齿清晰可见。

    杨三阳眼睛里露出一抹凝重,双目闪烁出怪异之色,虚空在龙爪的抓攥下不断爆开,雷电肆意迸射,打的周边古树爆开,泥水仿佛一个个小炸弹般,不断迸射出惊人的力量。

    只怕寻常之人碰到便死,擦着就伤,道道惊天动地的雷霆在雨幕中放肆的攒动。

    “吱呀~”

    宝莲灯形成的光罩不断扭曲,只见虚空中一道道恐怖狰狞的气机流转,龙爪攥住了宝莲灯光罩,将杨三阳与宝莲灯拔起,落在了敖兴的眼前:“蝼蚁,交出宝物,本座叫你少受一些折磨,否则今日便要你受尽烈火焚烧的酷刑,永世不得生。”

    “呵呵!”杨三阳听到耳边蛟龙的咆哮,充斥着暴虐的血色双眸,一颗紧张的心此时竟然逐渐的沉寂了下来。

    宝莲灯的防护力量叫其心中安定,这妖王虽然厉害,但却打不破宝莲灯屏障。

    “孽畜,不管尔是何等身份,胆敢毁我部落,今日定要你难逃一死!虽然不知为何那金乌羽毛斩杀不得你,但你千不该、万不该,偏偏不该将我攥在手中!”杨三阳面带冷笑,下一刻腰间绳索仿佛灵蛇一般卷起,弹指间弥漫敖兴周身,然后其体内一道丝线射出,天网法则加持于绳索内,下一刻只听得‘咯吱’声响,然后虚空扭曲,敖兴被捆束成了一个粽子,周身法力神通被封禁,重重的落在地上。

    “这是什么宝物?小小蝼蚁,也敢暗算我?”敖兴面色狂变,眼睛里露出一抹冰冷杀机,欲要施展神通挣脱绳索的捆束。

    燧人钻浮现,火之本源法则灼灼,刹那间只听敖兴一声惨叫,周身法力竟然被火之本源烧散:“这不可能!你怎么能掌握火之法则本源?”

    敖兴的眼中满是不可思议,面孔扭曲血液喷溅,焦灼味道冲霄而起,体内压制的伤势瞬间爆开来。

    内忧外患,此时敖兴可谓当真是时运不济。

    “执符!助我脱困!”敖兴欲要祭出执符,只见那玉片闪烁出道道混沌之气,忽然间杨三阳心中一动,体内天网波动,那执符莫名产生感应,竟然脱离敖兴怀中,落在了杨三阳手中。

    执符未曾被祭炼,也就是说谁拿在手中那便是谁的!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你怎么能掌握执符?你这妖孽,你怎么能操控执符?”敖兴瞪大眼睛,双目内满是不敢置信。

    “这是什么东西?”杨三阳拿着飞过来的执符,顾不得细细打量,然后将执符塞入胸前筐篓内,继续催动火之本源灼烧、熬炼着敖兴肉身、神魂。

    “我恨啊!我恨啊!我若证就金仙,你纵使掌握法则本源,也休想如此轻易炼死我!我恨啊!我好恨啊!”敖兴仰天咆哮,周身神力流转不断挣扎,但是其诸般神通尽数为天网内法则化解,再加上困仙绳的束缚之力,此时敖兴已经成为了待宰羔羊。

    “这孽畜生命力果然顽强,想要炼化难上加难,不过好在我法宝多,最不缺的就是宝物。”

    操控着燧人钻继续熬炼敖兴,杨三阳伸出手,震天弓浮现于掌心。然后手指拉动弓弦,箭矢被其拿捏住。

    弯弓搭箭

    “杀戮重器,这怎么可能?”敖兴骇然失色的盯着那弓箭:“蝼蚁,我乃东海龙宫嫡系子孙,尓敢杀我,龙族必然不会放过你!”

    弓弦拉动,虚空中风云变色,瓢泼大雨变成了血色。

    “不要!不要!不要!放过我,我愿为牛为马唯阁下马是瞻!”敖兴的双目内满是惶恐,面对杀机滚滚的震天弓,他感觉到了死亡的气机,疯狂的挣扎着欲要摆脱困仙绳束缚。

    “嗖~”

    弓弦松开,犹若霹雳在天地间炸响,弓弦的声音比之霹雳更加响亮。

    弓如霹雳弦惊!

    箭矢洞穿虚空,插入了敖兴逆鳞中,疯狂的破坏着其体内生机,吞噬着其生命力,不断破坏着其体内伤势,叫其一直压制的伤势猛然爆出来。

    “这不可能!我乃即将证就金仙永生不死的无上存在,我怎么会陨落在这里?我不服!我不服!我不服啊!你这蝼蚁胆敢杀我,日后殿下定会为我复仇的!”敖兴惨叫,气机断绝。

    堂堂无上大能,随时都可以证就金仙的存在,竟然憋屈的死在这里,当真可谓:神通不敌天数!

    叫人不得不出一声感慨。

    你道是为何?

    杨三阳获得天地加持,有功于天道,虽然因为天网将诸般气机、功德隐匿起来,但功德就是功德,不管你是不是藏起来,他都是存在的。

    敖兴虽然是即将证就金仙的无上存在,但气数却远远及不上杨三阳,不然按照东海太子推算,身具执符的强者,怎么会被人现气机,却又恰巧一掌遭受重创?

    再加上金乌的神威压制了其八成力量,他都没地方说理去,谁能想到那小小蝼蚁竟然身藏有这么多宝物?

    箭矢回转,涛涛生机灌注于体内,杨三阳心中一动,箭矢中生机顿住,然后回归震天弓内。

    此时疾风骤雨不停,杨三阳缓步走上前去,确认那蛟龙确实死透,方才收了诸般宝物,转身去部落招呼人手。

    这么大一只蛟龙,他是拖不动的。

    数十位壮汉冒着暴雨,来到了外界,看着那被斩杀的蛟龙,俱都是面露敬畏之色。

    杨三阳指了指蛟龙,然后示意众人用力,将蛟龙扛回自家的屋子前。

    虚空中风云散去,杨三阳背负双手,眼睛里露出一抹认真,拿出铁锹对着那蛟龙一斩,然后血液喷出,勇在一边早有准备,拿起陶瓷大盆来接住蛟龙血液。

    开膛破肚,蛟龙血便接了几十大盆,无数原始人闻着空气里的馨香,虽然躁动但是却不敢上前。

    杨三阳拿起铁锹开膛破肚,先将那龙角、龙牙收集好,然后在挖出龙珠,将其五脏六腑掏出来仔细的放在一边大盆中,然后抽出蛟龙筋,拔了蛟龙皮,然后方才示意众人将蛟龙肉分了,他自己端着两盆蛟龙肉、五脏六腑、还有一盆蛟龙血回到屋子内。

    外界众位原始人人心躁动,女领分着龙肉、龙血,屋子内杨三阳一双眼睛看着耶,此时盯着蛟龙的肝脏,眼中露出一抹渴望之色。

    “哈哈哈,肝脏却是不能给你吃,肝脏是给女领与勇的,这颗龙珠才是那孽畜的一身精华!”杨三阳抚摸着耶的脑袋:“张开嘴。”

    耶乖乖的张开嘴,然后杨三阳将龙珠塞入对方口中:“这颗龙珠内涵那孽畜身上半数精华,可以延年益寿、青春永驻,也不知能否叫人长生不死。”

    “盘,谢谢你!”耶水汪汪的眸子盯着杨三阳。

    “哈哈哈,咱们两个互相帮助,我不帮你我帮谁啊!”杨三阳伸出手开始炮制蛟龙血、蛟龙肉,眼睛里露出一抹笑容,然后拿出那根箭矢,心中念动那箭矢磅礴生机尽数灌注体内。

    洗毛伐髓,肉身的力量在一次增强,周身肌肤仿佛美玉一般,闪烁着淡淡的青色。

    体内一股股黑烟喷出,若此时有人看杨三阳骨头,就会现杨三阳的骨头化作了晶莹的玉色,其内流淌着玉色骨髓,周身血液在不断改换,由血红色向淡青色不断转变。

    “寿命未必增长,但我的本质却在不断的进化!”杨三阳心中念动。

    月色东升,外界吵闹逐渐恢复平静,面色疲惫的勇与女领走进来,端坐在软榻上喘着粗气。

    杨三阳将肝脏拿给了女领,将心脏拿给了勇,剩下的五脏六腑做成砂锅大杂烩,然后四个人吃的满头大汗。

    部落狂欢,龙血的作用不必多说,一整夜部落里都是此起彼伏女人的嚎叫声,耶双目清明的站在杨三阳身边,陪着杨三阳送走了女领与勇,二人站在明月下许久不语。

    “这么大的蛟龙,很危险吧?”耶的眼中露出一抹担忧。

    “侥幸获胜,那孽畜本事乎想象,身上有一件重宝,纵使金乌羽毛也不能将其斩杀!”杨三阳侧目看着耶:“这颗龙珠妙用无穷,你虽然吞了龙珠,但却不能开出龙珠的妙用。若有朝一日你能掌控这颗龙珠,当可挥出不可思议的力量。”

    “我人族这般弱小,却偏偏又命途多舛,若无你庇佑,只怕人族已经遭受劫数。老天何其不公,为何这般待我人族?”耶的眼中满是苦涩。

    为何人族没有先天神祗?

    为何人族不能屹立诸天百族顶端?

    杨三阳默然没有开口,只是仰头看向虚空中明月:“会改变的!一切都会改变的!只要我等不断努力,终有一日会崛起屹立于诸天之巅。”

    “希望有哪一日吧!人族过得太苦,只是百族食物,仅此而已!”耶在喃呢,依在了杨三阳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