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太上执符 > 第六十二章 暴雨滔天,寻仇者来
    此时敖兴显露真身,周身鳞片染血,片片破碎血肉模糊,涛涛妖气惊得附近妖兽惶恐龟缩,不敢出来。

    能在不周山中居住的都是这世间最顶尖神灵,自己能在对方一掌下讨得性命,已经是不易。

    若非自己已经触及金仙意境,怕是已经在对方一掌下灰飞烟灭了。

    “这一掌重创了我的本源,看来这些年在四海纵横有些傲气过头了,忘记了外界的残酷,高手辈出不计数,日后当引以为戒!”敖兴舒张筋骨,运转法力修复自家身躯:“那混账一掌,至少三千年才能叫我恢复本源伤势,当初老祖说我若惹出动静,便立即证就金仙,然后撕裂空间返回东海,现在却是被打破了计划。”

    过了半响,敖兴勉强回复伤势,止住流血的伤口,飘荡在河面上,一双眼睛扫视着大河周边景色,最终目光落在了火神部落。

    “外界没有十八太子的气息,显然十八太子进入了火神领地。那里可是诸神领地,我若是暗中潜入,暴露气机后难逃一死,火神决不介意顺手将我捏死。而且神祗的威压可以压制我的神通法力,我虽然有执符庇佑,但之前不周山内伸出的一掌,便说明这执符并不可靠!”敖兴露出所有所思之色,然后慢慢收敛气机,化作了一只小蛇,不紧不慢的爬上岸边,放眼打量整个部落,随即心中念动,下一刻空中风云汇聚,瓢泼大雨骤然降临。

    他乃龙蛇之属,大雨天最适合其出行,遮掩其气机。

    “这场风雨来的怪异!”小榭处,杨三阳站在楼阁中,瞧着骤然卷起的狂风,瓢泼般的大雨,不由得眉头一皱,双目内流转出道道凝重:“怕是有些不妙,不知为何心中总有一股不安。”

    狂风骤雨来得猛烈,毫无征兆的瓢泼而下,惊得杨三阳心脏抽搐,前所未有的心血来潮。

    心中念动,宝莲灯被其拿在手中,小心翼翼的塞入袖子里,然后拿着一个米许大的批把叶子顶在头上,心中不安的向外界走去。

    “盘,这么大的雨,你要去哪里?”耶站在楼阁处呼喊了一声。

    “我忽然想起有点事情,你在楼阁中等我,稍后不管听到多大动静,都千万不要出来!”杨三阳吩咐一声,整个人已经消失在风雨之中。

    “呜嗷~~~”

    晴空一声霹雳,伴随着惊天动地的闪电,滚滚惊雷划过虚空,一声巨大咆哮震动雨幕。

    “这是十八殿下的气息,这是十八殿下的气息!十八殿下已经死了!十八殿下已经死了!”风雨中,一条小蛇呆呆的立于滂沱暴雨之中,自从跨入诸神庇佑之地后,他便已经察觉到了空气中那股惨烈的龙威、怨气,迟迟不肯散去。

    “十八殿下渡劫失败,十八殿下惨死,天要塌了!这天要塌了!那可是祖龙最重视的子嗣,现在竟然渡劫失败死了!”敖兴大脑一片空白,呆呆的感受着虚空中惨烈怨气,不知脑子里想些什么,无尽恐惧充斥于其心中。

    十八殿下死了,祖龙能善罢甘休才怪!

    “聚魂,我倒要看看是谁杀了十八殿下!”敖兴猛然张开大嘴,虚空中一股黑色气流凭空涌现,没入了大嘴中,然后无数记忆出现在其脑海。

    “蛮子!不可能!这群低等的蛮子,怎么有本事杀得死十八殿下?十八殿下虽然历劫,但却也有神通护持……”蛟龙观看着虚空中传来的记忆碎片,眼睛里满是不敢置信,一双眼睛此时彻底红了:

    “蛮子!蛮子!尓敢杀我龙族十八殿下,纵使火神也护持不住尔等蝼蚁!”

    “呜嗷~~~”

    一声咆哮,伴随无边怒火,雷光在其周身炸开。

    此时敖兴显露真身,化作长十丈,水缸粗细的蛟龙,周身闪烁血红色鳞片,脚下伸出三指龙爪,一声咆哮背后河水浩荡奔腾而起:“胆敢杀我龙族十八太子,纵使是火神也庇佑不得你!杀人者偿命,我要尔等整个部落为十八殿下陪葬。”

    河水浩荡,翻滚着砂石向火神部落冲来,形成了恐怖的浪潮。

    祭坛上

    火神巢**的金乌身躯一动,猛然睁开双目,然后扫视了一眼外界的风雨,周身散发出一股波动,随即又闭上眼睛。

    “嗯?”驾驭着浪潮的敖兴忽然眉头一皱,虚空中神威流荡,竟然压制住了其七成力量。

    “火神,死的是十八太子,你敢与我龙族为敌不成?”敖兴面带怒火的看向神威来源之处。

    看向了部落中央的祭坛。

    此时洪水涛涛,惊得无数原始人面色惨白,疯狂的向山巅跑去。

    “盘……”耶惊呼一声,可惜此时外界大雨犹若瓢泼,根本就看不到十米外的景色,天地间一片水帘。

    杨三阳顶着蒲扇叶子,瞧见那翻滚而来的洪水,冲霄而起的妖气,不由得面色一变。

    洪水滚滚,靠近其周身三尺便见宝莲灯散发出一道神光,劈开了所有的河水。

    洪水过处,房屋倒塌,有逃避不及的原始人被汹涌洪水卷入其中,失去了生息。

    法眼睁开,杨三阳看到了那舞弄波涛,周身狰狞无比的蛟龙。

    确实是蛟龙,这蛟龙体型不必过多赘述,却见其头顶双角,在双角之间雷霆流淌,两根龙须叱咤,双目内满是凶光,周身滚滚一片杀机。

    “好强大的妖兽,火神庇佑之地竟然还有妖兽敢来放肆,想来这妖兽背景不凡。但对方既然敢杀我族人,毁我家园,坏我良田,今日饶他不得!”杨三阳提起宝莲灯,不紧不慢的走着,向着那蛟龙走去:“孽障,休得放肆,此处岂容你撒野?若乖乖退去,还能饶你一命,否则稍后惹得本座怒火,叫尔性命不保。”

    “蝼蚁!”敖兴当然听不到杨三阳的话,此时瞧见一个原始蛮子竟然提着灯火走来,顿时面露狰狞:“正好,我先吃了你,以消我心中恶气。我能感受到你身上有十八太子的气机,你一定是吃了十八太子的血肉,今日我便敲开你的脑袋,尝一尝诸神为之称赞的‘蛮脑’味道如何。”

    一抓伸出,虚空凝固,杨三阳从未遇见过这般强大的妖兽,那弥风妖王给这妖兽提鞋都不配。

    天地乾坤似乎为之静止,那一抓之下虚空停顿,他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琥珀,凝固在琥珀中的蝼蚁。

    “嗡~”

    一缕金光自其脑后升腾,满天大雨被刹那间蒸干,只见一道金光仿佛利剑般划破凝滞的虚空,向对面蛟龙斩去。

    “嗡~”

    此时敖兴察觉到不妙,一股致命危机自心中传来,猛然催动怀中执符。

    “咔嚓~”

    只见执符散发出一道青光将那蛟龙护持住,然后金乌毛发与执符碰撞,刹那间卷起道道惊雷,金乌的羽毛竟然被弹飞。

    “破不开!!!”杨三阳瞳孔猛然急剧收缩:“白泽不是说,普天之下这根羽毛金仙之下修士皆可斩?莫非这蛟龙是金仙境界的大能?”

    就连三灾未渡的妖兽都够他喝一壶,更何况是这金仙境界的无上妖王?

    麻烦大了!

    金乌毛发轻轻自空中飘落,落在了杨三阳的掌心,其上光泽一片黯淡。

    杨三阳心疼的收起自家宝物,然后看向对面的蛟龙:“今日之事怕是无法善了,除非有神祗出手,否则事情不妙啊!”

    “金乌的毛发?”蛟龙面色难看,死死盯着杨三阳手中毛发,最终目光落在了杨三阳的身上:“怪不得能杀十八殿下,原来是得了这般机缘。可惜,莫说是你,纵使太一也绝不敢丝毫情面不顾的诛杀我龙族少主。你这猴子必死无疑!”

    敖兴此时怒火冲霄,他看到了十八太子留下的印记,十八太子死的憋屈,传出去简直要沦为笑柄,竟然被一堆绳索给捕捉,然后开膛破肚,简直是耻辱!

    龙族的笑柄!

    “纵使有太一护持,我今日势必杀你!”敖兴一声咆哮,周身雷电划过虚空,串联了雨幕,照亮了长空,向着杨三阳打来。

    他并不曾使用全力,就这般轻松将对方斩杀,岂不是便宜对方了?

    他要将对方抓住,然后抽筋扒皮一点点折磨致死,然后在敲开对方的脑袋,喝一口‘蛮脑’,方才解其心中之恨,方才能和大太子、东海众位大能有所交代。

    “嗡~”宝莲灯散发出一道黄光,将那雷电消融,化作光罩将杨三阳围起来。

    “居然还有宝物,能够挡我一击,确实是不错的宝物!你一个不修法力的蛮子,竟然能够催动此法宝挡我一击,若此宝落在我手中,岂非可以抗衡无上存在?抗衡各大部族的族长?”敖兴眼睛一亮,然后身躯一扭闪电般来到杨三阳身前,张着大嘴腥臭味扑鼻而来,叫其忍不住有一种干呕的感觉。

    “这混账多少年没刷牙了,味道忒大!简直能熏死人!”杨三阳心中闪烁着怪异的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