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太上执符 > 第六十一章 敖兴
    想要在这残酷的世道活下去,不残忍怎么行?

    为了部落的延续,一定要残忍!

    纵使死伤再多,也要将部落分开,在觅延续之地,免得日后有大敌降临,被人家给一窝端了。

    各部首领尽管心中有万千不愿,但还是不得不收拾锅碗瓢盆,一路上向大荒中走去,数以亿万计数的大迁移,方圆十万里为之震动,妖魔鬼怪亦不由得纷纷退避,让开了前行的路。

    就像是大规模的蚂蚁行军,吞噬一切可以挡在前行路上的食物,扑汤蹈火在所不辞。

    人类一指可以碾死一只蚂蚁,但却碾不死浩浩荡荡的蚂蚁大军。

    杨三阳双目内流转着道道神光,遥遥的站在山巅看着大部落远去,整个人站在山巅许久不语。

    他何尝不知如此大规模迁移,将会死伤惨重?

    但人类没得选择!

    一是物资不够,二是人族内部已经起了纷争,平白内耗。第三,是要在大荒世界各地留下人族火种,他日纵使祖地遭劫,那些分部也能将人类血脉延续下去。

    最关键的是,通过体内天网感应,他能感应到冥冥之中有一股大恐怖在不断逼近。

    “金乌气机越加强盛,只怕是已经快要恢复到了巅峰。三百年涅槃,也不知这金乌有何等伟力,竟然压得火神抬不起头来,迟迟无法苏醒!”杨三阳双目内透露出一抹凝重,手指轻轻敲击腰间,一个人立于山巅许久不语。

    一个月后,所有部众彻底迁走,祖地又一次恢复了宁静,只剩下十万部众,再也没有人和其争夺资源。

    东海龙宫

    大太子与龟丞相相对而坐。

    “丞相,按理说小十八五十年足以脱劫,如今已经过去了三百年……”大太子眼中露出一抹不安,双目死死的盯着龟丞相:“还望丞相在开一卦,解我心忧,如何?”

    龟丞相闻言不语,只是默默闭上眼睛,手中一只龟壳旋转,然后戛然而止,龟丞相眼中金光闪烁,盯着那卦象默然不语。

    “如何?”大太子连忙伸长脖子,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龟丞相壳子上的卦象。

    “天机混沌,不可占测,太阳之主在此地涅槃镇压了天机,莫说是我,纵使祖龙也占卜不出天数。不过如今三百年过去,远远超乎当年预定的五十年,殿下还是派人出去搜寻一番的好。老臣算定那金乌即将涅槃完成离开火神领地,大太子只要赐下祖龙陛下的执符,足以蒙蔽涅槃中太阳之主三个时辰的感知。”

    “执符?那可是开天重宝,镇压我龙族气数……”大太子面色迟疑:“想要向父王求取过来,怕是难如登天。”

    “陛下此言谬矣,若寻常龙族,自然求取不得执符,但十八太子乃是所有龙族中血脉最浓郁,最接近祖龙的存在,得祖龙看重,超乎出诸位殿下,殿下可以一试,纵使不成,咱们再想办法也不迟!”龟丞相笑眯眯的道。

    大太子闻言心中一动:“丞相稍后,我这便去求父王赐下执符。”

    且说大太子一路急行,行至龙宫大殿,然后对着水晶宫的方向一拜:“父王,小十八前往火神地界寻求机缘,如今三百年迟迟未归,还望父王赐下执符,孩儿好派人前去探查一番。”

    大太子话语落下,只见龙宫深处一道流光飞出,落在了大太子手中,却是一方晶莹玉片,上面闪烁道道玄妙之光:“速去速归,勿要遗失重宝。”

    “多谢父王!”大太子看着手中玉符,顿时大喜连忙对着龙宫方向恭敬一拜:“果然,小十八在父王的心中不一般。就连这开天执符都拿了出来,父王对小十八的重视果然在我等之上。”

    大太子得了执符,瞧着其上流转的混沌之气,过了一会才将执符收起,向自家寝宫走去,待到门前对着侍卫道:“传敖兴。”

    大太子寝宫内龟丞相已经离去,只见大殿下端坐在案几上,扫视手中执符,眼睛里露出一抹凝重:“传说混沌之时,有创世神执符开天,这执符乃大道所赐,有无可言述的妙用,能够镇压我龙族气数。可惜此宝落在父王手中,纵使父王神通广大,也炼化不得此宝。”

    “也不知这执符有何玄妙?”大太子翻过来调过去的打量着执符,除了镇压天机之外,看不出其余妙用,倒是这玉符周身缭绕的混沌之气颇为唬人,看起来像是先天灵宝。

    “执符开天怕是托词,不过这宝物隐藏着大秘密倒是真的!”大太子心中嗤笑。

    正想着,有侍卫通秉:“殿下,敖兴来了。”

    “传他进来!”大太子反掌将执符收了起来,一双眼睛看向大殿外,却见一龙首人身的壮汉自门外走进来,恭敬的跪倒在地:“拜见老祖宗。”

    “起来吧!”大殿下闻言笑了笑,双目中闪烁出一抹慈爱:“你是本王一群晚辈中,天资仅次于老十八的人,体内竟然有返祖征兆,乃是我龙族日后栋梁。”

    “孙儿不敢与十八老祖宗相提并论,十八老祖宗乃天纵之资,孙儿为其提鞋都不配,这辈子若能得十八老祖宗之万一,孩儿也知足了!”敖兴连忙跪倒在地叩首。

    “唉,老十八确实是天纵之资,只是太过于傲气,得罪了不少人。如今你十八老祖宗前往火神领地脱劫,想着夺取太阴仙子的本源,足足三百年不知所踪,你可愿代我前往大荒走一遭?”大殿下眼中露出一抹凝重、期盼。

    “老祖宗吩咐,孩儿自然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只是那里乃诸神领地,孩儿若去了,少不得被诸神抽筋扒皮的下场。孩儿虽然有些道行,但若想在诸神手下逃生,却差了不少!”敖兴面带为难。

    龙族支持魔祖,与诸神势不两立,他若去了诸神地盘,而恰恰有被诸神发现了踪迹,诸神决不介意将其煮了吃掉。

    “无妨,本王已经向祖龙求来执符,纵使神帝也休想察觉到你的天机,你只要一路低调潜行,不到处惹事,便不会有危险!”大太子缓缓自袖子里将执符掏出,放在了案几前:“此事你若是办成了,老祖我也不会吝啬,赐你十八殿下真血一滴,助你体内血脉再一次蜕变。”

    “多谢老祖宗栽培!”敖兴闻言连忙叩首。

    “去吧,若非你即将证就金仙道果,此等好事万万轮不到你身上!”大殿下推了推执符:“务必将十八殿下找回来。”

    “是!孙儿告退!”敖兴站起身拿住案几上的执符,然后对大太子又拜了拜,方才转身退出龙宫。

    “大殿下为何选中敖兴?这厮虽然资质不凡,但却太过于莽撞,骨子里兽性未除,若坏了殿下大事……”一边有大臣站出来劝了一声。

    “我若是派遣金仙过去,金仙自带气象,瞒不过诸神耳目。派遣天仙过去,却又太弱,若是遇见修成先天神通的大妖,也会被掀翻。敖兴距离证就金仙只差一步,随时可以突破。纵使在诸神领地内暴露身份,只要突破金仙境界,便可自诸神手中逃得不死!”大太子眼中露出一抹神光:“若非他随时可以突破金仙,我亦不敢派遣后辈去送死,毕竟这敖兴的资质在我龙族也是少见。”

    “是,属下短见,不知殿下算计深远……”那修士连忙笑着拱手道。

    人族

    火神领地

    杨三阳默诵道德经,半刻钟后睁开眼睛,双目内法网流转,扫视着天地间法则:

    “山雨欲来风满楼,总有一种大祸临头的感觉,我如今已经有了神异,心中感应怕是做不得假!”杨三阳慢慢站起身,一双眼睛看向远方天边:“希望形势没有到最坏的程度吧,也不知是何劫难在等着我。”

    有劫难必然有机缘,杨三阳不怕劫难,三百年的平平淡淡,反而叫其心中生出一股淡淡的期待。

    “吩咐下去,传令部落里的族人,最近收敛足迹,不可轻易跨出火神领地!”杨三阳面色严肃的吩咐了一声。

    且说那敖兴一路施展神通,利用执符遮掩天机飞遁而过,这厮却是仗着执符玄妙,一路急速飞驰,不将各路神祗放在眼中。

    “咦,好玄妙的遮掩天机神通!”就在敖兴一路飞驰,途径不周山之时,忽然只听不周山内传来一道诧异的声响,然后下一刻一只大手笼罩一方虚空,猛然向敖兴抓来。

    “该死,他怎么可能发现我的踪迹,怎么可能察觉到执符的力量!”敖兴顿时面色狂变,猛然运转天赋神通,点燃周身精血,划破虚空消失不见了踪迹。

    “咦~”虚空中传来一道惊疑:“好玄妙的神通,可惜被其走脱了,不然到能抓来研究一番,好玄妙的法则之力。”

    “砰~”火神领地外的大河内,一道流光砸入河水中,卷起千重浪:“这里便是火神领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