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太上执符 > 第六十章 部落之乱,雷霆手段
    人类文明进化的太快亦是如此,反倒不如脚踏实地顺其自然。

    自己只要开一个好头,接下来未来人道文明究竟要向着那个方向展,还要看其自己的造化。

    自己不是一个保姆,自己能做的只是一个引导者。

    亿万族人,他顾不过来,想要生存下去,还要靠其自己努力。

    只要有足够的食物,大多数动物都能疯狂衍生。

    分化部落,放下权利,唯有如此才能自治,在危机中为人族开辟出新的道路。

    杨三阳法网流转,目光偏移,双目看向祭坛方向,浩荡的金乌气机冲霄而起,叫人心中讶异。

    近些年随着人族祭拜,那先天神兽的涅槃越来越快,小鸟周身长满了毛,已经有即将苏醒的征兆。

    苍茫中一股怪异的气机流转,向着整个部落侵袭而来,茫茫中天网荡漾起层层气机,有了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味道。

    手中持着鱼竿,没有鱼钩的鱼竿,静静的端坐在荷塘边看着清澈湖水默然不语。

    晌午十分,耶自外界走来,来到了杨三阳身边:“部落之间的冲突越来越大,女领已经不厌其烦,每日里部落冲突大大小小无数,根本就管理不过来。”

    “然后呢?”杨三阳面无表情。

    “今日竟然在祖地闹了起来,可是恼了勇与女领,还是杀了两个混账,才平息了争端,只怕那两个混账的部下不肯善罢甘休!”耶的眼中露出一抹担忧。

    “无妨,闹事之人,驱出部落,任凭其在大荒中自生自灭就是!”杨三阳却不以为意。

    “只怕那群家伙会闹事,为自己的领复仇!”耶坐在了杨三阳身边,杨三阳摇摇头:“一并驱逐了就是,人族人口太多,已经供养不起,将其驱逐出去开荒,也算废物利用。”

    部落里亿万人口,杨三阳总不能叫每个人都吃饱,每个人都占据最好的地方。只能给自己亲近的人最好的物资、最好的地段供养。

    部落里交流起来费劲巴拉,一群原始人虽然开了灵智,但却无法开口说话,比比划划倒有了几分哑语的味道。

    穷则变,变则通。

    不会说话,原始人竟然研究出来一些手语,虽然手语也并不是太那么清晰,只是有了一个概念而已。

    “那些人愿意开荒,只是需请神子出手斩除妖兽,为其护航!”耶的眼中满是凝重。

    “不知死活,随他去吧,我能管他们一时,却管不得他们一世!”杨三阳摇了摇头,他全部时间都用来参悟金乌羽毛,研究道德经与天地法则,哪里有时间去管他们?

    正说着话,远方忽然喧嚣之声响起,伴随着道道咆哮、争吵、怒吼,一时间乱成一团。

    杨三阳不动如山,只是静静的坐着,耶面色难看下来:“我出去看看。”

    耶快步离去,不多时就听急匆匆脚步声响起,耶来到了杨三阳身前:“那两个死去领的部落在闹事,欲要寻领讨一个公道,那边已经乱了起来,已经动了拳脚。”

    “哦?”杨三阳眉头皱起,放下了手中鱼竿:“那两个部落多少人?”

    “不是什么小部落,足足有三百万人口,乃是最大的部落之一,足以与祖地掰腕子!怕是勇与女领想要降服也需费一番手脚,到时候冲突起来,对方怕不肯善罢甘休”耶面色凝重道:“若不能施展雷霆手段,周边各大部落怕是会人心动摇,起了心思。”

    “哦?”杨三阳慢慢站起身:“随我出去看看!”

    杨三阳放下鱼竿,慢慢站起身向山洞方向走去,远远的便看到一群人汇聚在一处,人群攒动怒吼声冲霄而起,女领面色阴沉的站在那里,勇面色激动的与几个仿佛领般的人物争执着什么,数十万原始人在对峙,双方火药味甚浓,随时可以爆出大冲突。

    “吼~~~”耶吼了一声,惊得无数原始人望来,待瞧见杨三阳的身影后,俱都是纷纷让开路。

    杨三阳来到场中,那五个推举出来的部落小领依旧在与勇对峙,双方肩膀不断冲撞在一处,谁也不肯让步。

    在勇的背后,十万原始人手中持着棍棒虎视眈眈,对面五个小领背后亦是数十万原始人躁动,怒火冲霄比划着棍棒,不断做出挑衅的动作。

    “神子在此,尔等还不退下!”耶怒斥了一声。

    众位领闻言却仿若未闻,只是死死的与勇对抗着。耶面色难看,沾染了道道寒霜,正要继续开口呵斥,却听杨三阳轻轻一叹:“我在那木屋内隐居甲子,这些家伙已经不将我放在眼中了。”

    “神子……”耶的眼中满是怒火。

    杨三阳面无表情,甚至于看到了周边各部领正在看好戏般观望,一副作壁上观看好戏的样子,嘴角翘起,眼中冷酷流转。

    他是什么人?

    来到这大荒杀戮过的妖兽怕也数百,不然岂会有人族安稳?

    只是最近甲子忙着参悟天地法则,迟迟不曾出手,这些部落里的后辈怕是已经忘记了他的威严。

    “唰~”

    杨三阳自女领手中抽出荆棘,冷着脸也不说话,只是快步走上前对着那几个部落领劈头盖脸的抽了下去。

    杨三阳吞服妖兽,再加上草还丹洗髓伐毛,一身精气神早就远寻常原始人,那荆棘藤条下血肉淋漓,一时间被打的皮开肉绽。

    “吼~”

    那几个小部落领放弃了勇,转而对着杨三阳咆哮怒吼,双眼内血光流转,面色狰狞似乎要择人而噬,眼睛里满是桀骜与杀机。

    “看来几十年不露头,这些家伙似乎失去了敬畏之心!”杨三阳干脆停下手中的荆棘,而是扫视着四面八方上万个大大小小的部落领,那一幅幅人心各异的表情,或幸灾乐祸、或心怀鬼胎,想要试探自己的底细,试探中央祖地的底蕴。

    “这就是人性,人心贪婪不足,羡慕祖地的安稳、物华天宝,简直是不知死活!”杨三阳冷冷一笑,手掌一招,草庐内宝莲灯微微闪烁,下一刻铺天盖地的天火划过虚空,那五个小领来不及反应,便已经化作焦炭成为了灰烬。

    全场震惊,那心怀鬼胎的目光刹那间收敛,闪烁着敬畏、恐惧之色。

    “唰~”

    火焰滚滚,席卷了身后的十万原始人,十万部众在天地间化作灰灰,惊得各部大小领面无血色,颤颤栗栗的跪倒在地,眼睛里满是惶恐、无措、敬畏。

    剩下的那两个部落族人俱都是纷纷跪倒在地,仰天哀嚎,声音里满是惶恐,磕头如捣蒜。

    “传我法令,所有非勇之部落的人,今日起全部逐出祖地,任凭自生自灭!那部落百万人口,亦如此处置。日后若无传召,不得进入祖地,违者抽筋剥皮,挫骨扬灰!”杨三阳面色冷然。

    “神子三思啊!”耶面色狂变。

    不单单是耶,下方各领俱都是骇得跪倒在地不断哀嚎,祈求谅解,手中打着求饶的姿势。

    “就这般办,日后我在立一条规矩,祖地人口不得过十万之数,一旦过十万,便选取老弱病残逐出祖地,任凭其前往外界为我人族开疆扩土,自觅生路!”杨三阳以雷霆手段震慑各大部落,铁血斩杀十万部众,惊得各大部落面无血色。

    莫说是耶,就算女领与勇也是面色惨然。

    “过了今夜,尔等若不撤出祖地,休怪我亲自将尔等斩杀殆尽!”杨三阳面色冰冷,话语落下一甩兽皮衣袍,然后转身离去。

    各大部落领皆如抽去了周身筋骨一般瘫倒在地,出了祖地危机无尽,众人随时都有丧命的危机,哪里及得上留在祖地快活?

    一时间无尽悔意在众人心中卷起,心中骄横之气尽去,只剩下无尽的畏惧、惶恐,跪倒在地惶惶不可终日,犹若世界末日降临一般。

    瞧着那瘫软在地的众人,耶咬了咬牙,连忙追赶上去:“先生,人类虽然已经在外界开疆扩土,但若无先生庇佑,只怕人族亿万之数要折损十之八九。”

    十之八九是什么概念?

    一亿人口,大概要死八九千万吧!

    “人类单凭我一人之力却是不行,他们总要想尽办法在大荒中立足。我只在祖地留下火种,保证人族不断绝!人类想要展,迟早要面对大荒重重险恶,穷则变变则通,眼下死伤虽然多,但若能在立一可供人类生存的祖地,纵使死伤亿万也值得!”杨三阳摇了摇头,活得越久,心中大局观也就越重。

    他虽然有诸般宝物可以斩杀妖兽,但大荒强者辈出,总有比自己强的,若有朝一日自己死亡,亦或者自己前去大荒修行,人类该怎么做?

    总不能永远庇佑在自己的羽翼之下,更何况……人类的薄情寡性他此时看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一切为了部落、为了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