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太上执符 > 第五十八章 三百年春秋
    默诵《道德经》竟然可以炼化诸宝,实在是出乎了杨三阳的预料,若有朝一日自己能将道德经宣之于口,到那时又会有何等风采?

    会不会直接跨入长生不死,永生不朽的行列?

    杨三阳不知,神语他学不会,唯一能叫其接触不可思议之力的,唯有《道德经》了。

    面对白泽眼巴巴的目光,杨三阳选择了无视,一双眼睛看向远方,手指轻轻抚摸宝莲灯,眼睛里露出思索之色,不知在想些什么。

    时光悠悠

    弹指间匆匆三百载春秋

    杨三阳身边的老人死了一批又一批,当年熟悉的面孔逐渐变得陌生,两百年已经是原始人寿数的极限,除了耶与女首领、勇之外,杨三阳身边的原始人已经彻底换了一批。

    三百年时光弹指即过,这三百年来杨三阳不断捕杀妖兽,耶与女首领、勇不断吞噬妖兽血脉精华,不但没有衰老,反而越活越年轻。

    天边一缕朝阳升起,杨三阳一个人静静的端坐在草庐前,看着眼前波光荡漾的鱼塘,双目内露出了点点神光。

    三百载春秋,杨三阳度过了漫长的三百个春秋,白泽依旧是老样子,老神再也的躺在杨三阳身前晒肚皮。

    手中拿着金乌的羽毛,杨三阳面色不太好看,三百年来自己居然连三枚符文都不曾记下,怪不得白泽说自己没有修炼的天赋。

    “太难了!可是再难也不能放弃啊!”杨三阳眼中露出一抹无奈之光。

    三百年春秋虽然有些乏味,但看着身边的原始人不断老死,他不但没有心生迟暮,反而是愈加渴求长生的力量。

    “老祖,我如今有多少载寿元?”杨三阳侧身看着白泽。

    “寿三千!”白泽眼皮跳了一下,略带无奈的哀嚎道:“你小子近些年杀伐太狠了,附近千里的妖兽都被你诛杀一空,此举有伤天和啊。”

    “不诛杀妖兽,女首领与耶如何延续寿命?多活几年,或许就能多几年的变数,增添几分长生不死的机会!”杨三阳摇摇头,反驳了杨三阳的话。

    白泽默然,眼中露出一抹无奈,照这样下去,自己想要继承这小子的遗产似乎有些遥遥无期啊。

    “小子,老祖我要沉睡了!这些年虽然恢复了一点神通道法,但却也不够,老祖我该进入沉睡了!”白泽双目看着杨三阳:“我早日恢复神通,也好早日带你出去,领着你寻求长生不死的机缘。”

    这三百年来,杨三阳的努力白泽看在眼中,日日夜夜兢兢业业不敢稍有殆泄的研究神文,炼化诸宝,可惜受困于天资,依旧没有任何进展。

    三百年的时间对于诸神来说虽然不长,但却足以叫杨三阳与白泽产生了深厚的友谊。

    “老祖要陷入沉睡了?要多久?”杨三阳面色诧异道。

    “不知!或许十年八年,或许千年百年,没准老祖我一觉醒来,你都已经老死了,到那时你可记得将诸般宝物塞入老祖我的怀中,老祖我还要继承你的遗产呢!”白泽舔着脸凑上来,拍了拍杨三阳肩膀:“你小子可别忘了。”

    杨三阳闻言默然,然后一巴掌将白泽的蹄子拍落,眼睛里露出一抹不屑:“老祖觉着照这么下去,我会死吗?”

    “怕是不会……”白泽略带兴奋的眼眉瞬间耷拉了下来,唉声叹气的转身走入背后的筐篓中:“老祖我日后就在这筐篓中修炼了,这筐篓可以遮掩老祖我的气机。当然,你小子若遇见生死危机,一定要记得将我唤醒,老祖我好歹也是先天神祗……。”

    白泽啰里吧嗦,话语里满是担心。

    “知道了,你快点沉睡吧!”杨三阳手掌一翻,彻底将筐篓盖上,眼睛里露出一抹伤感,对于先天神兽来说,千万年弹指即过,自己若是在无法进入门道,只怕在吞噬妖兽也扛不住岁月的力量。

    “三百年时光啊,要不是白泽整日里陪他解闷说话,只怕他已经要疯掉!”杨三阳见到白泽陷入沉睡,慢慢将金乌的羽毛插入脑后毛发内,露出一抹沉思,然后默诵道德经。

    三百年来,他不单单整日里背诵神文,更是不断参研道德经,日夜诵读一日不敢殆泄。好在,成果终究是有的,从最开始的一遍,他现在能默诵两个时辰。

    两个时辰的大道之力加持、洗练,诸般宝物主动的配合之下,所有宝物皆已经炼化。

    在其体内天网亦似乎吸纳了足够的大道之力,似乎要涅槃进化,发生质的蜕变。

    “三百年来看似什么进步也没有,但是我的底蕴却又增强了,这些都是看不到的软实力,有朝一日天网进化,我的神魂必然会再一次发生蜕变,到那时或许能改善资质也说不定!”杨三阳心中闪烁诸般念头,不远处的背篓化作一个指甲大小的迷你装饰品,被其用麻绳挂在脖颈上。

    白泽最喜欢自己默诵道德经了,或许自己默诵道德经,可以帮助他一臂之力也说不定。

    他希望白泽陷入沉睡,早日恢复神力,带他走出部落,求道于八方,早日踏上长生路。可是他却又怕白泽一觉醒来之后,自己已经化作森森枯骨,到那时沧海桑田一切都变得陌生。

    “唉!”杨三阳盘坐在木屋中,两个时辰默诵道德真章结束,诸般宝物返璞归真,杨三阳又一次拿出羽毛,静静的参悟着神文的变迁。

    仰观天地之大,俯察品类之盛,杨三阳眼中法网开阖,观察着大千世界的变幻莫测,眼睛里智慧火花流转。

    三百年,部落发展超乎想象的快,远处嘈杂之音冲霄,人类已经彻底由狩猎文明转变为农耕文明。

    三百年的安逸发展,人类人口足足暴增了万倍,超乎了杨三阳想象?

    他不知道有没有破亿,但是人类却已经走出了火神领地,不断向四面八方扩散。

    虽然大荒外界各种危机无数,但人类生育的速度也超乎想象,因为种族物资的危机,人类不断向火神庇佑之地外迁移。

    有妖兽想要捣乱,想要捕杀人族,但是俱都被杨三阳给杀的一干二净。

    站在小榭处看向远方,密密麻麻的全是房屋,还有数不尽的人影。

    三百年来人类人口虽然在暴增,但文明却似乎止步不前,再无任何进展。

    “文明的进化,靠的不是某一个人,而是整个部落的底蕴积蓄,然后才能在冥冥中一缕天机之下,引爆那关键一点,使得整个部落发生进化!”杨三阳站在那里没有动,在其小榭周边里许,花草茂盛,没有原始人敢于过来打扰。

    所有原始人看向这个方向,眼中满是敬畏、狂热。

    杨三阳这些年捕杀了不知多少的妖兽,无数原始人亲眼所见,简直是将其敬畏为神明。

    隐约之中,等级制度已经开始形成,大家庭之中开始诞生小家庭。

    “阻碍人类文明进化的始终都是横骨,人类不能说话,便不能进行沟通,文明便无法传递!”杨三阳露出一抹沉思,放下了手中羽毛,站起身走到山巅,俯视着四面八方,放眼望去尽数是人类的木屋。

    “人类啊!”杨三阳默然,人多了就不好管理,这些年原始人部落已经开始出现了各种矛盾、分歧,大首领下多了许多小首领,若非忌惮杨三阳的威能,只怕人族早就四分五裂了。

    “人类的进化究竟该往哪里走?单凭我压制、引导,虽然加快了部落、人族的进化,但却未必是好事情!”杨三阳陷入了沉思。

    部落争权夺利,乃是必须经历的过程。就像杨三阳捕杀妖兽,妖兽肉只有那么多?面对近乎于亿万人口的部众,怎么分?

    自然有人满心欢喜,有人分不到!

    分不到的人怨气冲霄心生不满,矛盾便是一点点发生的。

    不过终究是杨三阳占据了主导地位,压制下了所有的矛盾,只要有他在一日,便没有人敢于分裂部落。

    “就连你也不肯陪我说话了!”杨三阳看着身前挂饰,眼睛里露出一抹寂寥。

    无人能懂的寂寥!

    “原始人文明或许一开始就走错了!”杨三阳这一日在山巅沉思了许久,然后脚步坚定的走下山巅,缓缓来到了石洞内。

    他已经太久没有进入过石洞,自家当年挖掘的小屋子,已经被一个年轻的原始人占据。

    杨三阳过处,无数原始人面色恭敬,投来了崇拜的目光。

    扫视了石洞一遍,然后杨三阳慢慢上前,拿起石碗接住了悬浮而下的瀑布,慢慢的喝了一口。

    泉水清凉,沁人心脾,带有一种甘甜。

    杨三阳一个人在瀑布前站了许久,耶不知何时来到杨三阳身侧,抬起头看着瀑布,再看看杨三阳侧脸,不知有什么好看的。

    “走吧!”许久过后,杨三阳道了一声,然后转身离去。

    三百年过去,耶与女首领、勇,以及少数几个老人是完全能听得懂他的任何话语,只是对方不会说话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