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太上执符 > 第六十八章 炼化诸宝
    杨三阳闻言默然,竟然无话可说。

    神祗之所以长生不死,享受无量量劫的生命,是因为神祗在付出,神祗在镇压天地间的法则。

    虽然说如今天地法则越加完善,自动化代替了手工,诸神作用越来越小,但毕竟诸神于天地间有大功德。

    “我亦有大功德于天地间,可是我却不能说!”杨三阳感受着魂魄内犹若经络一般的丝网,眼睛里露出一抹苦笑:“唉,何人可渡我!”

    想要长生不死太难了,老天对人类太苛刻,这神祗文字,对于别的先天种族来说,一眼便可认出,但对于人类来说,看到的却只是每个字体的‘笔画’而且那‘笔画’还一闪即逝,无规律的循环出现,纵使杨三阳想要背下来寻找规律,也是休想。

    白泽不愧是先天神兽,一眼便看穿了杨三阳心中的失落,先天神祗的文字太难了,难到叫人绝望。

    “你有本事猎杀妖兽,你可以多吞噬妖兽,吞噬妖兽体内的血肉精华可以延寿,你有什么好怕的!”白泽拍了拍杨三阳肩膀:“尚且两千多年寿数,你的日子充足的很。”

    “奥义太多了,多的叫人绝望,这三个字我怕是搞不定!”杨三阳接连摇头。

    “坚持下去或许有一分希望,你若放弃,那可是真的半点希望也无了!”白泽一双眼睛盯着杨三阳,前所未有的认真:“你虽然资质低下,但我相信你的潜力,只要迈过这道门槛,必然一飞冲霄,大千世界在无人可以压制你。”

    “希望如此吧!”杨三阳苦笑,他只能将希望寄托于体内天网上,天网与自己的魂魄融为一体,希望可以有不可思议之妙用。

    时间在一点点的过,伴随着时间的推移,杨三阳觉得自己与诸般宝物的联系在加深,宝物内操控的诸般妙用越来越清晰,数不尽的妙用尽数显露于其心中。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恒名……”

    杨三阳没有察觉到,伴随着大道之力的降临,大道之力的洗练,体内天网飘飘乎近乎于消散,似乎化作了雾气。

    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念诵道德经次数越来越多,他发现自己竟然可以由一遍,变成了一日念诵两遍,那股妙妙莫测之力进入天网,被天网吸收,然后天网在将那股力量反哺其魂魄,然后那股力量没入其头发上的绳结内、没入宝莲灯内、没入天衣内、没入了背篓内……。

    那诸般宝物吸纳了经由杨三阳炼化的大道之力,杨三阳整个人感觉自己对于诸般宝物的操控越加得心应手,他甚至于觉得自己可以催动宝物的一部分威能。

    夜

    杨三阳默诵道德经,周身大道之力流转,有一点点大道之力被其腋下珠子窃取,然后大部分被其体内天网吸收,不断改善其三魂七魄,然后在经由三魂七魄,一股妙妙莫测的力量卷起,循着天网内印记,没入了其周身法宝中。

    此时其腰间绳索、天衣、宝莲灯、背篓、弓箭,俱都是闪烁出淡淡神光,似乎经受大道之力加持后,发生了某种微妙的变化。

    “炼化!你竟然在炼化诸宝!”白泽自其怀中蹿起,瞧着诸般宝物散发出的道道神光,不由得面色骇然:“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炼化诸般宝物?你还没有修炼,尚且不曾修得法力,怎么能炼化诸般宝物?”

    白泽眼中满是毛骨悚然,仿佛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般,然后猛然蹿出去向杨三阳扑来:“小子,你给我醒来,你若炼化诸般宝物,日后老祖我想要继承你的宝物,岂非麻烦无比?你小子总是给我找麻烦!”

    白泽想要蹿出去将杨三阳唤醒,恰在此时只见杨三阳手指一动,宝莲灯散发出一道黄光,形成一道光幕挡在了白泽的身前。

    “砰!”

    白泽仿佛撞在了铜墙铁壁上一般,顿时头晕眼花,面露不敢置信之色:“你竟然真的可以御使法宝威能?”

    “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白泽的眼中满是不敢置信。

    两遍道德经念诵完毕,才见杨三阳慢慢睁开眼,诸般宝物竟然自动缩小,化作挂饰落进了其怀中。

    “你果然炼化了诸般宝物,否则如何能够大小如意,掌握藏兵诀!”白泽狼哭鬼嚎,叫的痛彻心扉:“我的宝物!我的宝物啊!那是我的!那都是我的!”

    诸般宝物被杨三阳收起,除了头上的时间绳索以及宝莲灯外,就连天衣他都脱下来放在怀中,接受自家精气神的孕养。

    莫名其妙,他似乎知道了如何炼化诸般宝物,如何孕养诸般宝物,叫诸般宝物加深与自己的联系。

    就像人饿了要吃饭一般,本能般就知道了,自己就该这么做。

    将天衣穿在身上未免太过于招摇,大荒中强者无数,能人辈出,一旦被人认出了宝物的来历,对自己来说便是得不偿失的事情,到时候必然会生出灾祸。

    等自己何时彻底炼化诸般宝物,到那时返璞归真,在拿出来当寻常宝物使用,却也不迟。

    “你竟然炼化了诸般宝物,你到底怎么做到的?还有,你为何引来大道之力,为何?”白泽痛彻心腑的捂着自家小心脏。

    “不知道啊,莫名其妙的就知道了!”杨三阳露出一抹诧异。

    “你小子到底还有什么事情在瞒着我!”白泽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杨三阳。

    杨三阳摇摇头:“老祖说那股力量是大道之力?大道之力又是什么?”

    “你先回答我的话!”白泽面色不好看。

    没有理会白泽的话,杨三阳只是感受着体内天网,眼睛里露出一抹诧异,细细的感应着天网,过了一会才心中暗道:“念诵道德经能引来大道之力的加持?也不全对,我体内天网本身便能自虚无中汲取大道之力,而我的道德经是加持扩大增幅了天网的力量,方才使得这股力量显现出来。”

    吸纳大道之力,是天网本身的功能,而道德经不过是催化剂,增强了这种功能。

    瞧着缥缈不定的天网,近乎于有了雾化的一丝丝征兆,杨三阳心中升起一股直觉:“待日后这天网彻底雾化,然后在化归于无须,变得无形无相,自己将会迎来一个最大的变化,一个质的蜕变。”

    “是这股力量滋润了自家魂魄,使得自己有了念诵两遍道德经的底蕴,然后还有一丝丝微不足道的大道之力去祭炼自家的诸般宝物……”杨三阳心中念动,不断推演诸般结果。

    “说话啊!你小子倒说话啊,别装死!”白泽伸出爪子戳了戳杨三阳膝盖。

    “我能说什么?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杨三阳当然不会说实话。

    “唉!”白泽抱头趴在地上,捂住了眼睛:“老祖我时运不济啊!时运不济啊!老天爷为什么对我如此残忍!”

    那可是大道之力,而且诸般宝物还是其亲手塑造,诞生于世间。只怕用不了百年,这小子便可炼化诸般宝物,到那时纵使是这小子有朝一日寿命耗尽,也可凭借诸般宝物灵魂不灭,寻觅复生的机会。

    “那可是我的宝物啊!那是我的!”白泽在痛苦的挣扎着。

    “我的不就是你的,老祖想要用我的宝物,尽管拿去用就是了!”杨三阳毫不在乎的道。

    “当真?这般宝物,你可舍得?”白泽面露不敢置信之色。

    “咱们谁和谁啊,是不是呀!”杨三阳拍着白泽的脑袋。

    “算你小子还有良心!”白泽拍掉杨三阳的手掌,然后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他:“不说这诸般宝物,我对你如何引动大道之力更感兴趣,你如何引动大道之力的?”

    “我连大道之力是什么都不知道,怎么会知道如何引动大道之力?”杨三阳面色无奈道:“不知这大道之力为何,可能使我长生不死?”

    “想都别想!大道之力乃外功,虽有不可思议之能,但却只是外功!犹如神通一般,虽有毁天灭地之力,但却也仅仅如此。想要长生,还需内炼,唯有内炼才可使得你长生不死!”白泽撇了撇嘴:“你不曾证道天仙之前,不能参悟天地法则,这大道之力对你来说有没有都一样。若你证就天仙,那可就不一样了。”

    “有什么不一样?”杨三阳不解。

    “调动法则的力量!而且还是任何一种法则!”白泽神秘兮兮的道:“你到那时虽然只是天仙,但却已经有了金仙的力量。别人证就金仙、大罗,需要机缘、苦熬,但在你这里便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不能长生?”杨三阳闻言虽然心中欢喜,但却失去了大半的兴致。

    “唉,简直是暴殄天物!大道之力居然出现在你这么一个注定不能长生的蛮子身上,简直是老天无眼啊!想我白泽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能知过去未来,天资聪慧气数无双,怎么不降临在我身上?”白泽痛心疾首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