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太上执符 > 第五十一章 独坐洞庭钓妖王
    “继……什么?”杨三阳没有听清白泽的嘟囔,不由得转过头下意识的问了一声。

    他绝不会想到,总有刁民想继承朕的遗产!

    “没什么!没什么!不过想起一些事罢了!”白泽连连摇头,不肯承认自家之前的话。

    杨三阳没有追问,而是感悟着体内的时间本源印记,感受着那时光绳结的妙用。

    这一年来他也没闲着,人类虽然不能继续发展,但他却为人类发展做足了准备。

    比如说近一年来他在不远处的大河中钓出了十几只妖兽,附近河道中的妖兽被钓得差不多了,剩下的各路妖兽也因为附近妖兽经常神秘失踪,似乎察觉到了危机,逐渐远去不敢靠近。

    可惜,十几只妖兽入腹,一群原始人依旧没有什么变化。

    “那弥风大王本体是什么?”杨三阳道。

    “本体?是一只狕。”

    “狕?那是什么?”杨三阳闻言一愣。

    “乃是真龙后裔,其状如豹而闻首,此物诞生于泰泽地界,也不知为何竟然跑到这里!”白泽眼中露出一抹疑惑。

    如豹而闻首,那岂不是老虎的样子?

    杨三阳眼中露出一抹神光,端坐在洞府石台上,将周边众位原始人驱走,然后才取出假的草还丹系于鱼钩上:“只是不晓得这厮会不会上当,你制作的草还丹没有问题吗?”

    “你放心,肯定能乱假成真,叫那畜生发现不得真伪!”白泽拍着胸脯保证:“我乃先天神祗,你要相信我的本事才是。”

    杨三阳闻言不语,然后心中念动,回忆起之前草还丹出现的山谷,手中鱼竿轻轻一甩,草还丹消失在了虚空中。

    “真是好宝物,相隔百里亦能做手脚,当真是妙不可言!”白泽看的有些眼热。

    “前提是我曾经去过,熟悉其中的形势,否则如何能投放百里之外?”杨三阳摇了摇头。

    火神庇佑之地外

    弥风大圣端坐在高山上,一双眼睛扫视着火神领地,眼中露出一抹凝重:“不该啊!已经过去一年了,怎么还没有消息?”

    这一年中自己往火神领地内投入十万野兽了吧?还没有寻到白泽的踪迹,这根本就不可能啊!

    “怎么会这样!”弥风大圣面带思索之色:“莫不是那白泽已经遁走了?”

    “却不可能,白泽神通尽失,在这危险的大荒,又能跑去哪里?”弥风妖王否决,不单单是自己垂涎白泽,若其余野兽遇见白泽,也定然会选择吞噬,所以说白泽根本就无处可逃。

    “难不成被别的妖兽吃掉了?也不对啊,没有神祗陨落的天象,根本就不可能啊!”弥风妖王摇了摇头,双目中露出一抹慎重:“也是,白泽这厮素来上识天文下知地理,通晓过去未来之变,能够趋吉避凶,想要躲藏起来,却没那么容易被找到。难道说要我废去道法神通,暗中潜入火神领地,亲自去寻找白泽?”

    妖兽废掉法力,便会与寻常野兽一般,并不会惊醒火神,惹得火神察觉。

    得到与失去比起来,一切都值得。吞了白泽,蜕变为先天神祗,这对于所有后天生灵来说,是无法抵抗的诱惑。

    “三灾在不断逼近,我到底该不该废去法力追寻白泽的踪迹?”弥风妖王眼中露出一抹沉思,废法力可以免去三灾,还能顺便进入火神领吞噬白泽,此乃一举两得之事。

    “莫非老天注定了要我废去法力吗?”弥风妖王周身气机波动,然后一丝丝妖气顺着毛孔不断逸散而出。

    散功!

    吞噬先天神祗的诱惑占据了上风,更何况失去草还丹延寿,自己无法积累足够底蕴,度不过三灾便是死,反倒不如前往火神领地寻觅机缘。

    蜕变为先天神祗,此等机会难得,就算不是自己,若换成别的妖兽,也肯定知道如何选择。

    而且火神被魔祖重创,迟迟无法醒来,这便是自己的机会啊!

    天赐良机!

    “错过这等机会,我怕要后悔死!我三灾未渡,天仙未成,距离金仙差了天涯海角,纵使是我日后有机缘证就金仙,怕没有数个会元的累积也是休想!我纵使是废掉法力,有三百年苦修足以恢复到巅峰状态,与那无数会元的苦熬比起来,吞噬先天神祗简直是一步登天!”滚滚妖风顺着其周身毛孔逸散,惹得天地间飞沙走石一片昏黑。

    这是一个选择题,所有人都知道该如何选的选择题。

    废掉法力,自己三百年便可重修回来,然后吞了白泽,自己可以省去数十会元累积,省去了无数年的苦功,直接证就金仙道果。

    纵使寻不到白泽,也能暂缓三灾降临,何乐而不为?

    而且白泽就在火神领地,自己肉身力量强于白泽无数倍,怎么会找不到他?

    值了!一切都值了!

    待到满天滚滚妖风散去,弥风大王站立之处显露出一犹若豹子般的猛兽,其脸上却雕刻着道道纹路。

    此时弥风大王双眼闪烁幽幽绿光,伴随着天地间风沙散尽,双眼死死的盯着下方峡谷,一股熟悉的气机显露而出。

    “草!还!丹!”弥风大王一字一顿的道。

    “嗖~”

    就见其身姿矫健,几个呼吸间已经自山顶跳下,落在了峡谷中,瞧着大坑中翠绿色丹药,满是灼热。

    大坑是被弥风大王散功吹出来的,草还丹晶莹剔透,无尽生机逸散而出,那股清香叫人难以忘却。

    此时弥风大王面色复杂,诸般表情汇合在一处,随即仰头破口大骂:“这贼老天,简直是玩人啊!”

    “必然是草还丹即将成熟之前,通了灵性,自动钻入泥土里,隐蔽了自己的气机。若非我今日散功,只怕还寻不到草还丹的踪迹,只以为被人给盗走了!族中典籍记载里可没有说草还丹成熟前会钻入地下,不过这等灵物妙妙莫测,谁又知道呢?”弥风大王面色狂变,他若是之前就晓得草还丹在这里,他绝不会选择散功。

    而是选择吞了草还丹后度过三灾,到那时寿与天齐,抓不抓白泽还是两回事。

    可惜了,造化弄人!

    弥风大圣表情复杂,然后二话不说将草还丹吞入腹中,至于说鱼线,他却是看不到。

    如今弥风大圣已经散功,失去了修为,怎么会察觉到鱼线的存在?

    草还丹入腹,然后弥风大圣便觉得自家喉咙一痛,似乎被什么东西刺入了一般,一股不妙之感自心中升起。

    山洞内

    杨三阳眉头一皱,露出一抹愕然:“上钩了?就这么容易上钩了?”

    杨三阳眼中满是不敢置信,本来他还有心将鱼线隐匿在虚空中,然后透过大地勾连草还丹,结果自家给瞎子抛媚眼,全都白费了。

    上钩了!确实是上钩了!

    “这么简单?莫非妖兽都没脑子?”杨三阳心中愕然,手上动作却不慢,猛然一拽鱼竿,然后身前虚空扭曲,却见一只长两米五的黑色豹子般动物出现在洞**,被吊在了半空中。

    “弥风大王,果然是他!没想到你这宝物竟然连三灾境界的大妖都能钓来,而你自己本身却毫无修为,这简直是打破了大荒定律!”白泽瞧见眼前的狕,顿时欢喜的说不出话,口中吐出神语:“那孽畜,可还识得老爷我?”

    弥风妖王被吊在半空疯狂挣扎,可惜却始终摆脱不得那鱼钩,其一双眼睛看着那得意洋洋的白泽,顿时已经察觉到了不妙:“那草还丹有问题!”

    “白泽,是你!”弥风妖王呲目欲裂:“你这是何等手段?莫非已经恢复了修为?那小蛮子手中是何物?有本事你便将我放下来!”

    “哈哈哈!哈哈哈!”此时白泽插着腰仰头大笑,双目里满是得意:“当初你这畜生追老爷我追的很爽吧?今日既然落在老爷我的手中,你自己说说想怎么死吧。”

    “白泽,尓敢杀我?我乃是泰泽之民,祖龙重孙三殿下的追随者,你若杀我,祖龙必然饶你不得!”狕吊在空中疯狂咆哮,心中却是悔的肠子都青了,自己没事干嘛废掉神通法力,白泽虽好,但却是先天神圣,气运连绵不绝,不是那么好杀的。三灾虽难,但却也未必没有度过的机会。

    悔!

    无尽的悔恨在狕的心中翻滚,化作涛涛洪水叫其苦不堪言。

    “哈哈哈,你这畜生还敢拿祖龙压我?纵使是祖龙当面又能如何?祖龙乃魔祖麾下,我是神帝麾下,祖龙想杀我,还要问神帝答不答应!今日任凭你舌绽莲花,说的天花乱坠,却也难逃一死!果然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老祖我报仇不隔夜,今日合该你应劫!”白泽仰天狂笑。

    “老祖,你这叽里呱啦的和狕说什么东西呢?”杨三阳听不懂白泽的话,翻了翻白眼,露出一抹疑惑。

    “老祖我说的乃是神语,大荒通用语言,乃是诸神交流的语言,你小子学不会!”白泽搓了搓手掌:“小子,快拿铁锹抡死他为老祖复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