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太上执符 > 第四十五章 寿两千
    “吼~尔等速来我处!”

    弥风大圣一声吼叫,惊得方圆百里无数野兽纷纷向此地奔来,霎时间兽潮滚滚,令人惊悚。

    杨三阳逆着兽潮遁逃,迎面与野兽碰撞,那野兽虽然面色凶悍,但却不敢出手,怕耽搁了弥风大圣的命令。

    “弥风大圣又帮了咱们大忙!”看着从身边经过的野兽,杨三阳呲牙一笑,也不着急赶路,而是寻了一处密地藏起来。

    若无弥风大圣命令,杨三阳这一路怕是不会太平,那群野兽虽然受惊,但要不了多久就会平静下来狩猎,到那时便是杨三阳麻烦的开始,不断与野兽冲突,极有可能会将自己暴露出来。

    待过了半日,路经之地不见多少野兽经过,兽潮大部队已经涌过,杨三阳哈哈一笑跳下大树,甩开大步二话不说向火神领地奔去。

    如今从他的位置到火神地域之间的野兽皆受弥风大圣号令前去朝拜,反倒是给了杨三阳机会,一路上撒丫子狂奔,再也不见野兽拦截。偶尔路经几只路程较远姗姗来迟的野兽,也是无心理会杨三阳,着急忙慌的向弥风大圣所在之地奔去。

    且说弥风大圣召集无数野兽汇聚于山下,手中拿着毛发不断比对,待过了大半日后,随着6续赶来的野兽逐渐减少,却依旧理不出头绪,此时弥风大圣心情烦躁:“尔等可知此毛发出身于何种族?说出来本大王重重有赏。”

    弥风大圣在风中摇晃着那一缕毛发,不断来回巡视,期盼有手下能够认出这一根毛发的来历。

    下方众野兽纷纷摇头,你看我我看你,过了会才见一白色的豹子精跳出来,围绕着那毛发看了几圈:“大王,这毛发看起来像是那群快要灭绝了的猴子身上脱落而下。小的去过火神地盘,遇见过那些不开灵智的蛮子,这毛发倒与那群蛮子颇有几分相似之处。”

    “万不可能是那群蛮子,那些蠢货不开灵智,不懂修行,如何能瞒得过本王感知?”弥风大圣摇了摇头,话语不容置疑。

    豹子精闻言无奈退下,一边有野兽目光闪烁,之前来时路上到看到一只逆流狂奔的小蛮子,不过大王既然说不是,那便不必回报了。

    不要指望这些野兽能有多高的智慧,只是勉强能听懂弥风大王号令罢了,高者不过四五岁孩童,低者亦不过才三岁孩童左右罢了。

    弥风大圣否决,那见过杨三阳的野兽心中诸般疑惑尽数散去,纷纷低下头来不敢胡乱言语。

    “尔等没有那个知道吗?”

    “哼!”弥风大圣扫过一群野兽,示意众野兽散开,背负双手一双眼睛看向火神领地:“世间哪里有那么巧的事情,能在关键时刻盗取我的草还丹。必然是白泽那厮出手算计,否则草还丹丢的怎么那么诡异?”

    想要瞒过其感知,怕是唯有先天神祗才可!

    “白泽,尓敢坏我好事,老祖我非要将你捉到,生吞活剥了不可!”弥风大圣眼中冒出凶光,直接将这笔账算在了白泽的身上。

    附近万里他都查验过,虽然有高手,但想悄无声息在自己眼皮底下盗走宝物,却不现实。

    那么唯一有可能的便是那些妙妙莫测的先天神祗。

    “本王和你杠上了,非要将你捉住,夺取了你的命格不可!”弥风大圣一阵咆哮,然后驾驭妖风向火神领地赶去。

    “呼~”一只脚迈入火神领地,此时杨三阳周身已经犹若从水中捞出一般,汗水顺着毛发滑落,打湿了地面,瞬间宁结成冰。

    “没想到真的成功了,居然瞒过了那畜生!”白泽眼中满是兴奋。

    “天寒地坼,我周身出了大汗,还需个地方生火休息才是!”杨三阳此时只觉得筋骨酸软,连续狂奔五十公里,身子骨昏昏沉沉,都要散架了。

    “吼~”

    天边黑风卷起,一道黑影驾驭妖风向火神地界赶来,杨三阳瞳孔一缩,二话不说强行撑起身子骨往火神领地深处走。

    能追杀白泽的强大存在,若无必要他绝不想和对方起冲突。

    杨三阳几步间没入丛林深处,再也不见了影子,那弥风妖王降下妖风,一双眼睛死死盯着火神领地,然后一掌伸出,天边无数野兽被其摄取而来:

    “去,为本王找到白泽,将白泽为本王抓回来!”

    白泽遭受重创,这是自己的机会!

    抓住白泽,寿与天齐,他绝不会放过这等机会的。

    火神领地内

    篝火熊熊

    杨三阳背负双手,一双眼睛看向远方,火光下汗水不断蒸发,毛发渐渐变得干燥。

    “此行虽然危险,但却也收获颇大,不过好像并没有老祖说的那么邪乎!”杨三阳看向白泽。

    “呸,你小子知道什么?你以为你穿的是什么?这件衣衫为你挡去了多少劫难,只怕你自己是不知道!”白泽摇摇头:“你这小蛮子运道不错,还为老爷我出了一口气,老爷我日后有好处,定然少不得你。”

    杨三阳没有说话,只是伸手将草还丹拿出,一股股淡淡的馨香传入口鼻,周身一阵舒畅。只见此草呈现翠绿色,郁郁青青仿佛美玉雕饰品,流转着道道神辉,惹得山林间草木为之发生莫名变化。

    “赶紧吃掉吧,这东西你没有禁法,不能贮存,药效会逐渐挥发掉的!”白泽催促道。

    杨三阳点点头,将小草塞入口中,入口处淡淡的甜味、清香,叫人似乎忘掉了烦恼,一股淡淡清流在体内划过。

    “不错,不愧是草还丹,纵使是那些先天种族的后辈,也将此物当成至宝。那些先天种族的后辈吞了草还丹可以血脉返祖,你这厮吞了草还丹就是暴殄天物,除了增长寿命、洗毛伐髓之外,什么用处也没有!”白泽摇摇头,双目中满是惋惜,似乎感慨牛嚼牡丹糟蹋了好东西。

    杨三阳不语,只是觉得那热流过处,周身一阵舒适,本来疲惫的身躯竟然酸痛尽去。

    然后周身毛发脱落,带着酸臭的黑色污垢缓缓自肌肤毛发中钻出,在其体表结出了厚厚的老茧。

    腥臭味冲霄扑鼻,杨三阳眼中精光流转,捏住了鼻子,拿起被篝火软化的冰块开始搓动毛发。

    更加坚韧、油亮的毛发生出,此时杨三阳的毛发仿佛艺术品,闪烁着莹莹青光,好似一块玉石般。

    篝火熊熊,冷水却也不觉得冷,杨三阳此时只觉得自家状态前所未有的好。

    “何必在此耽搁时间,今日直接返回部落,出来有五日了,只怕部落已经开始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莫要惹出了乱子!”杨三阳心挂部落,洗好冷水澡,烘干了毛发之后,转身向远方走去。

    一路上杨三阳只觉得自家步履轻松,说不出的轻松懈意,周身似乎散发着一种淡淡的若有若无的清香。

    “老祖,我如今增寿多少?”杨三阳笑着道。

    “不过是一千八百年罢了,你这次增寿一千八百年,算起来便是两千年!”白泽声音里满是难过:“可惜,还要两千年后老祖我才能继承你的……。”

    似乎说漏了嘴,白泽话语立即打住。

    “继承我的什么?”杨三阳诧异道。

    “没什么!没什么!你听错了!”白泽连连矢口否认。

    杨三阳不以为意,此时心中全是增寿的喜悦,那股感觉难以言述。生死祸福,那沉重的压力此时终究可以缓一缓了。

    “吼~”

    眼见离部落还有二三十里,忽然只听后方一阵野兽咆哮,兽潮再次卷起,杨三阳一个激灵,二话不说拔腿便跑。

    回来了!

    终于回来了!

    瞧见风雪中走近的人影,耶面色欢呼,然后一个踉跄,竟然晕了过去。

    在耶的身后,众位原始人眼中满是狂喜,瞧见走回来的杨三阳,纷纷跪倒在地不断叩拜。

    杨三阳绝不会知道这五日,山洞内原始人是怎么过来的。

    度日如年!

    杨三阳乃神子,若杨三阳一去不回,对于整个部落来说,那是毁灭性的灾难。

    将耶抱起来,杨三阳对着众位原始人一笑,然后端坐在火炉前,瞧着那不知熬了多久的鱼汤,忽然间心中一暖。

    在这个寒冬

    鱼汤,是他的专属贡品。显然所有人都在等他回来,都在期盼着他回来。

    “莫名多了一种归属感!”瞧着昏过去的耶,整个人面皮发黄,身子骨瘦弱了不少,他明显感觉到耶的身子没有以前手感好了。

    端起鱼汤喝了一口,杨三阳眼中露出一抹回味,然后小心翼翼的扶起耶,慢慢将鱼汤喂入对方口中。

    鱼汤入腹,耶醒了,然后便是嚎啕大哭。

    杨三阳默然,双方言语不通,只能将其抱在怀中安慰着。

    “美好的未来才刚刚开始!”杨三阳轻轻一笑,摸了摸耶的脑袋。

    “吼~”

    部落外传来一阵野兽咆哮,然后便是一场厮杀,杀得血流成河,简直是成为了炼狱。

    “有了两千年寿命,未来一切皆可徐徐图之!”杨三阳闭上眼睛,前所未有的轻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