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太上执符 > 第四十四章 盗取
    “麻烦了,弥风大王片刻不离的盯着草还丹,若草还丹成熟,必然会被其第一时间摘下来吞噬,根本就不会给我动手的时间,这草还丹若提前摘下来,会不会有什么后遗症?”杨三阳一双眼睛观察着场中,弥风大王寸步不离的看守着草还丹,他若想盗取草还丹,只能提前下手。

    草还丹成熟,弥风大王必然会第一时刻将其吞下,不给杨三阳动手的机会。

    附近根本就没有妖王敢来此和弥风妖王争锋,杨三阳河蚌相争渔翁得利的想法落空,只能另谋算计。

    “当然有后遗症,草还丹药效大打折扣算不算?眼下草还丹九成九熟,你若提前摘下,大概也就只剩下一千五百年的药力”白泽一副看白痴的表情。

    一千五百年?

    不少了!

    “不是都已经九成九熟了吗?怎么还会损失五成药力?”杨三阳不解。

    “草还丹完全成熟的一刹那,会有一个质的蜕变,那个质的蜕变才是关键。不然你以为以弥风一个妖精的耐心,怕是早就将草还丹吞下去了,岂会在此忍受风吹日晒的等候?”白泽解释了一声。

    “一千五百年的寿元,这买卖值了!”杨三阳扫视四面八方,一旦草还丹成熟,根本就不会有自己动手的机会。

    “若盗取了草还丹,弥风妖王必然发疯,你准备好如何应付了吗?”白泽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声。

    “到时候再说,我没得选择!”杨三阳不紧不慢的自袖子里掏出鱼竿,然后转身看向远方山巅的弥风妖王,又低下头想了想,直接拿出自家铁锹在大树下挖了一个坑洞,然后整个人钻进去,小心翼翼的将洞口封死,只留下一个换气的孔洞。

    “我有天衣,只要不被弥风妖王看见,他纵使是神通不凡,却也感知不到我!”杨三阳法眼睁开,一双眼睛看向草还丹所在之地,却见那处密地生机盎然,草木青翠,说不出的生机。

    在看山间,循着那清气源头,杨三阳法眼看穿本质,在那清气源头处,一株巴掌大小的小草在风中摇曳,那冲霄而起的无尽生机便是这株小草散发而出。

    草还丹未成熟之前是一株小草,成熟后发生质的蜕变,会化作一颗圆形物,方才有一个‘丹’字。

    杨三阳双目内流转着道道神光,心中念动,身前虚空荡漾,手中鱼竿一甩,那鱼钩穿破虚空消失不见。

    山谷中,草还丹静静的生长,此物三千年一开花、三千年一结果,再过三千年方才成熟。

    这草夺取天地造化,日月之灵气,方才有延寿奇效。

    山巅,弥风妖王盘坐,吞吐着妖丹,时不时的低下头看着那山谷中的草药,眼中露出一抹笑容:“老祖我机缘到了,先是撞见遭受重创的白泽神兽,然后又遇见这即将成熟的草还丹。我如今寿命将近,若想继续延寿,唯有渡三灾。只要吞下这草还丹,我便可以在积蓄三千年底蕴,有三千年的时间,这白泽必然是自家掌中之物。到那时自己选择渡劫也好,吞噬白泽蜕变为先天神圣也罢,都是再好不过的选择。”

    “老爷我机缘到了,只是那白泽有两把刷子,火神领地内有什么隐秘,老祖我派遣出几批兽潮,结果都沉没其中不见回响,此中怕有变数……”弥风妖王陷入了沉思。

    若非顾忌惊醒火神,他早就亲自动手将白泽抓来吞入腹中,做自家盘中餐了。

    下方山谷

    弥风妖王沉思之时,不曾发现山谷上空气机莫名一变,一条丝线不知自何处来,那玉质鱼钩竟然精准无差,直接扣在了草还丹的根部。

    “这就是因果法则吗?若非因果法则,绝对扣不得这么准的!”白泽瞪大眼睛,虽然隔着重重屏障,但依旧能将山谷中的一切收之于眼底。

    “成了!”杨三阳心中一跳,然后二话不说猛然发力,鱼线绷紧,那草还丹连根拔起,直接没入虚空,被其拿在手中,迅速塞入了天衣内。

    没有天衣遮掩气机,杨三阳岂敢盗取草还丹?

    “成了!成了!”白泽欢呼一声。

    草还丹他不放在眼中,但是能叫弥风吃瘪,却解了其心中恶气。

    “莫要做声!莫要做声!”杨三阳赶紧将白泽塞入袖子里,捂住对方的嘴巴,接下来等候这片天地的必然是弥风妖王的雷霆怒火。

    山巅

    弥风妖王思忖着如何抓捕白泽,想得有些出神,却是忽然间眉头一皱:“天地间的生机气息怎么在衰退?莫非草还丹成熟了?”

    弥风妖王回过神来,连忙向山谷看去,下一刻却是如遭晴天霹雳,呆呆的愣在那里,使劲揉了揉眼睛:“不见了?”

    “不可能啊!我一直坐在这里,怎么会消失不见?纵使有神祗出手,也万万瞒不过老祖我的眼睛!”弥风妖王使劲的揉了揉眼睛,犹自不敢置信的驾驭着妖风降临山谷,然后落在了草还丹生长之处。

    泥土翻开,草还丹确实不见了!

    不但不见了,而且还是被人连根拔起。就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连根拔起,你叫弥风妖王如何敢相信?

    呆呆的愣了那么一会,下一刻弥风妖王怒气勃发,涛涛气机冲霄而起,一道狂风凭空涌现,卷的方圆百里飞沙走石:“是谁!是谁盗取了老祖我的宝物?”

    “狂风,你告诉我是谁盗取了老祖我的宝物!”弥风妖王双眼赤红,周身狂风卷起,吹荡着百里的每一寸土地。

    风声呜咽呼啸,狂风过处,搜寻一切气机。

    “快将那窟窿堵上,那弥风妖王执掌了风之法则,狂风过处一切都瞒不过他!”白泽在其袖子里惊呼道。

    杨三阳心中一动,伸出手将黄土一推,连忙将洞口堵住。

    狂风呼啸,绕过了密封的地洞,外界弥风妖王仰天咆哮:“什么!附近方圆十里根本就没有生灵,没有人能盗取我的宝物?”

    接收到风中反馈,弥风妖王面色狂变:“我不信!我不信!小贼,你给老祖出来,你敢盗取老祖草还丹,老祖我定要将你抽筋扒皮。你个卑鄙无耻的小贼,老祖我定然要你不得好死!”

    弥风妖王在风中怒吼,周边天地飞沙走石一片昏昏,那弥风妖王驾驭狂风直上九霄,下一刻涛涛狂风向四面八方蔓延:“小贼,你给老祖我出来。”

    弥风妖王远去,在周边山间穿梭,查询着方圆百里的一切气机,寻找着属于修士的气息。

    外面狂风逐渐停歇,杨三阳眉头皱起,法眼透过泥土盯着弥风妖王,见到弥风妖王远去,连忙推开泥土,钻了出去。

    逃!

    二话不说玩命般逃走!

    只要出了这方圆里许之地,混入那无数野兽群中,他一个不起眼的小猴子,放在弥风妖王眼中,对方也会下意识忽略。

    在弥风妖王看来,能在其眼皮底下盗取宝物的,唯有妖兽、亦或者是掌握了某种特殊神通的修士,他怎么会在野兽的身上浪费时间?

    好在杨三阳速度不慢,一路狂奔逃出了禁区,然后悄悄混入兽群中。

    野兽在狂奔,弥风妖王大怒,属于妖王的气机在虚空中扩散,惊得野兽屁股尿流不断躲闪呜咽,哪里还有时间捕猎?

    整个领地内野兽乱成一团到处狂奔,纵使杨三阳在其身边经过,一群野兽也绝不会过来在这个时候找麻烦。

    跑!

    玩了命的跑!

    所有野兽都在跑,杨三阳跟着狂奔便显得合情合理,一点都不显得突兀。

    一口气跑出五十公里,杨三阳松了一口气,只觉得周身一阵酸软,寻了一棵大树躲避,拿出肉干吃了一会,然后继续狂奔。

    半日过去

    大山中

    弥风妖王回转山洞,感受着风中气息,然后面色阴沉疾走,站在了杨三阳之前藏身的树洞内。

    “砰!”千年老树连根拔起,弥风妖王面色阴沉,扭曲到了极点:“好一个小贼!好一个小贼!”

    此时弥风妖王怒极而笑:“真当我抓不住你?”

    “风,告诉我他的信息!”弥风妖王号令天地间狂风,眼中冷光流转:“叫老祖我发现你的踪迹,非要将你斩尽杀绝不可。”

    呜~~~

    风声呜咽,下一刻弥风妖王面色狂变:“怎么可能,风中怎么会没有你的气机?这不可能!纵使先天神祗行走,也要带起微风,风儿过处便是我的耳目,怎么会查不到你!”

    弥风妖王面色狂变:“倒是好本事!怪不得敢来盗窃老祖我的宝物。”

    “不过,你既然施展手段盗取,那便说你不是老祖我的对手,说明你实力比老祖我弱!”弥风妖王眼中杀机流转:“敢坏我机缘,定要你不得好死。”

    微风卷起,树坑中一缕毛发飞出,落在了弥风妖王的

    掌心:“这是什么动物的毛发?”

    “只要找到这毛发主人、种类,便可找到凶手!”弥风妖王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认真的分析着手中毛发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