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太上执符 > 第四十三章 入大荒
    人在大荒,身不由己!

    长生不死岂是那么容易证就的?

    机缘岂是那么好等来的?

    三千年寿命,不少了!

    放在前世,这是任何人都不敢想象的数字。只要活着,便有希望成仙,自己有着前世整个世界的见识,缺的只是一个机会而已。只要有一线机会,自己便可乘风而起。

    自己如今寿不过二百,未免太过于短暂,若二百年等不来仙机呢?

    杨三阳眼中露出一抹神光,与白泽对视了一眼,然后二话不说站起身开始收拾行装,准备各种物资。

    他要准备足够的肉干,为部落留下足够的口粮,猎取到足够的猎物。其实他知道自己对于整个部落来说意味着什么,若是自己遭受劫难,只怕这些部众熬不过冰冷的小冰河纪元。

    所以,自己必须活着回来!

    不可冒险!

    有机会,就将那草还丹弄回来,没有机会就悄悄撤退。

    延长寿命的东西,不论在那个世界都是宝物,叫人打破头皮的存在。

    弓箭射出,无数野兽死亡,然后杨三阳指挥着整个部落里男女老幼将数万野兽搬入山洞,然后烤制出足够的肉干,拍了拍耶的肩膀,一身轻装消失在风雪中。

    尽管杨三阳不是第一次外出,但耶还是心中担忧,整个人呆呆的站在洞口前看着那满天风雪,默然不语。

    没有打火把,杨三阳身上皮子也尽数丢掉,整个人穿着无缝天衣,大腿上穿着一条虎皮裤子,脚下套着一双臃肿的‘鞋子’,轻装上路。

    天衣彻底遮掩了其身上的天机,白泽在杨三阳的袖子里,时不时露出脑袋左右打量一番,然后继续躲在袖子里把玩着诸般宝物。

    偶尔有野兽与杨三阳碰面,然后杨三阳手中铁铲挥出,那野兽一击毙命。

    就连青石都可以轻易挖开的铁锹,又岂是野兽能抵挡的?

    这铁锹在杨三阳手中重若无物,但落在别人手中,却重若山岳。不多不少,只要叫那铁锹刮着野兽,那便是筋断骨折一滩烂泥的下场。

    他如今不必想着狩猎的事情,杀戮完毕后迅速离开,那血腥味吸引了附近的野兽,反而给他创造了安全离开的机会。

    白日里在大荒中行走,夜晚升起篝火歇息,杨三阳并不会感觉到疲惫。

    而且体内天网妙妙莫测,可以望气观察整个大荒的野兽位置,叫其提前预警,亦或者是从容的避开那来往野兽。

    两日半,来到了火神神威笼罩之地边缘,瞧着远方瘴气横生烟雾弥漫的大荒,杨三阳站在屏障边缘处许久不语。

    “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你尚且还有两百年寿元,未必不能迎来转机,大荒实在是太过于危险,稍有不慎便是殒命的下场,你犯不着冒险!”白泽缩在杨三阳袖子里,一双眼睛里满是凝重之色。

    说实话,此时白泽倒有些犹豫了。

    杨三阳眼中法网流转,扫视着无尽大荒,迷障遮不住其眼眸。

    只见大荒中各色气机交杂,唯有百里外一股青色气机格外壮大,呈现出翠绿色,无穷生机即便是相隔百里,他似乎也能感知的到。

    “那绿色气机便是草还丹所在之地吗?”杨三阳遥遥看着那庞大的绿色气机,翠绿色生机近乎凝为实质。

    “翠绿色气机?”白泽在其袖子里一愣,过了一会才道:“什么翠绿色气机?”

    “你不是先天生灵吗?莫非看不到?”杨三阳愣了愣神。

    白泽闻言愕然,脑袋钻出来,抬起头看着法网交织的双眸,若有所思道:“这必然是你独有的本事,莫说我看不到,便是诸神也看不到。不过草还丹乃木之精粹,主生机寿数,代表五行之草木,主绿色。你看到的那绿色生机,想来便是草还丹了。想不到你的法眼竟然还有这般功能,如此说来岂不是大荒中所有宝物皆瞒不过你的眼睛?”

    说到这里,白泽目光开始兴奋:“那大荒对你来说岂不是再无隐秘?他日你若能踏上修行之路,咱们合作将整个大荒挖一遍,各种宝物岂不都是咱们的了??”

    杨三阳默然没有说话,而是整理了身上的天衣,然后二话不说迈步向火神领地之外走去。

    “小子,你可想好了,一旦踏入大荒,什么情况都有可能发生,到那时你纵使后悔,也晚了!”白泽在其袖子里警告了一声。

    “我没得选择,你又不通修行妙法,我不能在部落里等死!三千年寿命,对尔等长生不死的神灵来说不过弹指一挥间,但对我来说却是漫长无比,足以值得我冒险了!”杨三阳步履稳健的穿越火神庇佑之地,一只脚跨步走出,来到了大荒世界。

    一股不一样的气机弥漫周身,明显与火神庇佑之地不一样。

    整个大荒多了一股狂躁、苍茫的气息,如果说火神部落里的气机是温和的山间小溪,那么整个大荒便是气机万变的大海,波流暗涌虚空中夹杂着一股莫名的晦涩气机。

    “小子,这附近是弥风妖王的地盘,那小妖虽然不被老祖我看在眼中,但却也有些本事,吹得一手好风,纵使寻常修士遇见,也需退避三舍!”白泽在其袖子里道:“遇见弥风妖王,你小子便自求多福吧。”

    杨三阳闻言默然,双目扫视着天空中晦涩狂暴风气,眼睛里露出一抹凝重,然后体表天衣隐没,藏在了其肌肤下。

    天衣是个好宝物,在这大荒反而是惹事的根源,不小心会惹得窥视。反倒是自己化作本体,一个微不足道的小猴子,并没有人在乎。

    杨三阳收敛一切异常,蹦蹦跳跳化作寻常猿人模样,在冰雪寒风中窜动,所过之处有野兽欲要狩猎,但是却被杨三阳机敏的躲开。

    至于说妖兽,方圆百里只有一道冲霄而起的黑风,那黑风里散发着血腥味道,杨三阳法眼观之,不知为何心中有一股直觉,竟然直接将那股黑气判定为妖气。

    他能看到弥风大王的位置,自然而然的可以提前躲避开,山林间野兽忙着遵从弥风大王法令去捕抓白泽,没时间和杨三阳计较。

    这一路出奇的顺利,杨三阳顺利的走过百里莽荒地界,到了那草还丹附近。

    即便隔着里许,空气里那股充满生机的气息,却也依旧叫其精神一震,周身疲乏尽数散去。

    “那个便是弥风大王?”杨三阳站在一棵大树上,枝叶遮掩了其眼眸,瞧着盘坐山巅气机冲霄的黑影,低声的问了一句。

    “不错,就是这蝼蚁!没想到这厮不怕火神苏醒,依旧冒险停留此地不肯离去,想来是草还丹成熟在即,这老妖舍不得!此瞭已经面临三灾之劫,若在不渡劫,寿命将近。这草还丹乃是其延寿、积蓄底蕴的希望,想来其也不会轻易放弃!”白泽恨得咬牙切齿:“你莫要盯着他看,这厮修炼有成,你若是一直盯着,便会被其追溯气机发现你的存在,到时候怕是不妙”。

    杨三阳收回目光,一双眼睛看向那郁郁葱葱的大山,山中草木比外界格外的青翠。

    “草还丹还有多久成熟?”杨三阳问了一声。

    “不知”白泽摇摇头。

    “草还丹方圆附近十里所有鸟兽皆被其驱散,免得草还丹意外被某个野兽吃了,到时候误了机缘。我有天衣隐匿气机,只要不是这厮亲眼看到我本体,他的神通道法便发现不了我的踪迹,这是我的优势!”

    杨三阳低下头,寻了一处枝叶繁密的大树坐好,然后对白泽道:“草还丹这等异宝出世,必然有无数妖兽为之眼红吧?会不会惹来别的妖兽争夺?”

    杨三阳想要趁着二者河蚌相争,他来个渔翁得利。

    “不可能,这弥风妖王体内沾染了一点法则之力,掌握了一种先天神风,非金仙降临不可降服!”白泽摇了摇头:“金仙长生久视永恒不死,怎么会将草还丹放在眼中?”

    “也就是说,这宝物弥风妖王已经是囊中之物了!”杨三阳叹息一声。

    “差不多如此吧!”白泽道。

    “金仙是什么境界?”杨三阳忽然好奇的问了一声。

    “金仙?大概与老祖我的境界一般”白泽没好气道:“老祖我说的金仙乃寻常修士,不是先天神灵。先天神灵执掌天地法则,任何一尊先天神灵降临,皆可轻易将其降服。”

    “先天神灵天生便高于修士……算了,老祖我和你说这些干嘛,你还是抓紧时间盗取宝物要紧!”白泽没好气的道。

    杨三阳闻言露出若有所思之色:“三灾和金仙差了多少?”

    “天地云泥之别!”白泽道。

    杨三阳闻言忽然,他心中有了猜测。

    很显然境界这东西只是境界,和战力无关。弥风老妖尚未度过三灾,却需要金仙才能降服,可见境界与神通实力无关。

    当然,这种事情他了解的不多,还要日后修为再上一层楼,方才能辩证一番。

    就像是有的动物虽然小,但却能在不经意间置人于死地。有的动物大,力量及不上人类,但却依旧被人类驯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