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太上执符 > 第四十一章 白泽说话
    清晨

    郎朗的读书声自寒风中传开,‘阿伯次的额佛歌,和以及可乐魔吶’的声音伴随着一连串怪异嚎叫,显得格外渗人。

    不远处正在厮杀争夺食物的群兽听到那郎朗之声,不由得眼中露出一抹诧异,然后继续低下头为食物厮杀着。

    时间悠悠,又在无声无息中过去了一个月

    呼~吸~

    呼~吸~

    杨三阳站在洞口,对着天边朝阳努力的吸着气。

    “我说你这愚蠢的小蛮子,整日里对太阳吸什么北风?”

    一道老气横秋的话语自背后响起。

    “我在吸取日月精华,你不懂……”

    杨三阳下意识回了一句,然后说到一半戛然而止,动作顿住,身躯在轻轻颤抖,满是不敢置信的转过身,一双眼睛死死盯着那白泽神兽:“你能听懂我说话?”

    “且,听懂你说话有什么稀奇的,你这话语虽然怪异,但老爷我好歹也听了一个月,怎么会不懂?好歹老爷我也是先天神圣是不是?”白泽斜倚在石洞墙壁上,立起身子抱着蹄子,抖着自家的大腿,眼睛里满是得意之色,露出一副‘意不意外,惊不惊喜’的表情。

    杨三阳一双眼睛看着白泽,目光中透露出一抹怪异,然后将白泽自地上‘拔’起来捧在手中,欢喜的眼泪都要流出来了:“哈哈哈!哈哈哈!”

    仰天大笑,所有郁闷皆宣泄了出去。

    六年来无人交流的苦闷,那股郁闷之气一朝散尽。

    “放开老爷,你这愚蠢的小蛮子!还不速速放开我!”白泽在使劲的挣扎。

    “蛮子?不不不,我不是蛮子,我是人!人你懂吗?”杨三阳不理会白泽的反抗,使劲的撸着对方毛发。

    “我没你想象中的那么蠢!”白泽一副看白痴般的表情盯着杨三阳,那股鄙夷纵使是隔着很远,他也能感受得到。

    “拿开你的脏手,老爷我高贵无比……”

    “砰~”白泽直接落在地上,摔得头晕眼花:“小蛮子,你敢这般对老爷,日后老爷我非要继承你……。”

    话语戛然而止,杨三阳面色怪异:“继承我什么?”

    “没什么,你这语言好生怪异,老爷我走遍大荒万族,却从未听到过你这种语言。为了学习你这种语言,老爷我掉了不少毛发”白泽转移话题,倒是忘记双方如今能够沟通,差点说漏了嘴。

    “老祖是何身份,可是传说中的神圣白泽?”杨三阳面带好奇的问了一句。

    “不错,正是老爷我,你这小蛮子好运道,竟然遇见了老爷我,日后你小子的好运道便到了!”白泽抖了抖身上泥土,只是配着那糊不拉几的毛发,怎么看怎么掉价,仿佛一只土狗般,叫人心中难以升起敬畏之心。

    “你既然是先天神圣,为何被一群野兽追赶,先天神圣也没有你这般狼狈吧?”杨三阳很是怀疑的看着白泽。

    白泽闻言无语,抬头看向天空,露出一抹忧伤的表情:“你这小蛮子懂什么,老爷我这是落地的凤凰不如鸡,待我度过劫难,到那时你便知我厉害了。”

    一边说着话,斜眼看向杨三阳:“小蛮子,你身上有几件宝物,倒是可以勉强入老爷我的法眼,你若速速献上,讨得老爷我开心,老爷我给你天大的好处。”

    “砰~”

    杨三阳拳头砸落,打的白泽抱头鼠窜,但是却被困仙绳瞬间拿了回去,只是无力的挣扎着:“你敢对老爷我无礼?”

    “好好说话!”杨三阳左右开弓,打的那白泽来回摇摆。

    “莫要动手!莫要动手!咱们好好说话就是!好好说话就是!”白泽连连认怂,好汉不吃眼前亏,没必要这般折腾。

    “哼!”

    杨三阳收了困仙绳,然后松开白泽:“这才像话。”

    “小蛮子,你有点欺人太甚!”白泽憋屈的道。

    “嗯,我有名字,我叫‘盘’!”杨三阳又举起了拳头:“不要叫我小蛮子。”

    “盘!盘!盘!咱们有话好好说,莫要动手伤了和气!”白泽连连后退。

    杨三阳收了拳头,不满的哼哼了几声。

    “小蛮……盘,你那几件宝物要不要借我玩一会?”白泽凑了上去,眼中满是讨好的味道。

    “借我的宝物?不行不行,那可不行!”杨三阳连连摇头:“这是我安身立命的本事,岂能借给你玩耍。”

    “别那么小气,咱们也是老相识了,何必这般抠门……”白泽话语说的真流,竟然连‘抠门’都学会了。

    一边说着,直接去拽杨三阳腰带,惊得杨三阳连忙捂住腰间:“你要干什么!还不快点放手。”

    “不放,除非你将这宝物借我玩三天!”白泽死死的拽着腰带,打死也不松手。

    杨三阳眼睛一转:“你想要借我的宝物玩,倒也不是不可以,只是你会长生不死的神术吗?”

    “啥?长生不死?”白泽动作愣住,然后挠了挠脑袋:“我等先天神祗,天生便可寿与天齐,此乃天赐的本事。神通更是老天赋予,我哪里有长生不死的神术传你?你这小蛮子野心倒不小,竟然想着长生不老。没有!没有!”

    “真的没有?”杨三阳面带不甘。

    “自然是没有!”白泽摇摇头:“我等天生寿与天齐,谁会去学习那等后天本事?”

    “唉!”杨三阳心中一阵失落,困仙绳松开,任凭白泽把玩。

    学不会先天神术,求不得长生不死,自己终有一日会化作枯骨。

    “老祖不会,但却并不代表世间没有那延长寿命的本事!”瞧见杨三阳失魂落魄的坐在那里,身子骨仿佛被掏空了一般,白泽忍不住安慰了一句。

    “当真?老祖没有骗我?”杨三阳欢喜的道。

    “自然没有骗你,老祖我是先天神圣,岂会诓骗你这小蛮子?”白泽不屑一笑。

    此时杨三阳咋闻长生不死之妙术,就连对方开口叫自己小蛮子都来不及计较了,连忙道:“还请老祖赐教。”

    “我是真的没有!”白泽放下手上绳索,面色认真的看着杨三阳:“这世间众生欲要修行,却分为三种。”

    “还望老祖赐教”杨三阳先是面色失望,随即却又连忙道。

    “第一种便是先天神圣,天生可以参悟法则,一出生便能长生不死!”白泽伸出一根手指指着自己:“比如说老祖我。”

    “真羡慕尔等先天神灵,老天何等不公,我等后天生灵生匆匆几十年,尔等却天生超脱苦海!”杨三阳叹息一声:“这第一种不提也罢。”

    老天不公?

    白泽瞧着杨三阳浑身上下,全都是诸神都求不到的宝物,不由得嘴角抽搐了一下,想要说些什么,却又说不出来,只是道:“那便说第二种,第二种乃是诸神后裔,亦如那妖兽,只要有朝一日开了灵智,自然可以明悟修炼之法,吞吐日月精华。大千世界诸天百万族,人族在我等眼中便是不开化的野兽,此种估计也够呛,你人族不曾有先天神祗,更无血脉之力。”

    白泽摇头晃脑,杨三阳苦笑道:

    “这一种不提也罢!不提也罢!却不知第三种可适合我?”

    “一群蛮子中居然出了你这么一个异数,他年或许还真有机会成了气候!”白泽上下打量了杨三阳一变:“你若肯答应将身上所有宝物都借我随意把玩,我便告诉你。”

    杨三阳额头青筋暴起,狠狠的攥了攥拳头:“老祖既然学会我的语言,当可知有一个词语唤作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乎?”

    白泽身子一个哆嗦,纵使是不知道,但此时配合着杨三阳的表情,沙盂大小的拳头,他也是已经知道了。

    “罢了!罢了!谁叫老爷我如今寄人篱下,只能告诉你了!”白泽瞬间选择了认怂,这小蛮子可是真敢下手,丝毫不顾及自己先天神祗的身份。

    见到杨三阳收回拳头,面色恭敬的听着,然后白泽低下头把玩着困仙绳:“这第三种,便是那些大荒中有神祗开辟出圣地,专门为大荒生灵讲道,参悟出了逆改天命的法门,相助自家没有天赋的后辈修炼。”

    神帝与魔祖交手,双方大军死伤无数,神灵阵营难敌魔祖阵营,懂得先天修行的终究是少数,于是在神帝、魔祖各自的主持下,大荒内无数诸神苦苦参悟,汇聚无数智慧之火,总归是为众生寻求到了一线超脱之机。

    只是这超脱之机虽然有,但想把握住,却需要天资。

    大荒万族生灵无数,能够踏入修行之路的终究是少数,有先天神灵见到自家后裔老死,终究是坐死关参悟出了一线生机,不断将神帝参悟出的法门改良,相助那些不能觉醒血脉的后辈踏上修行之路。

    虽然屡次改良,但对于天资来说依旧要求极高。

    在白泽看来,杨三阳这辈子是甭想了!一个低下的小蛮子,虽然得了大运道,但若想参悟那法诀,却也是千难万难。

    “老祖可有妙诀?”杨三阳目光灼灼的盯着白泽:“老祖若有妙诀,这困仙绳赠你也无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