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太上执符 > 第四十章 钓鱼
    被猴嫌弃了!

    被猴鄙视了!

    白泽现在有一种仰天泪流的感觉,要不是因为你身上沾染了道韵,你以为老爷我愿意和你这个低下卑贱的原始人住在一起?

    形势比人强!

    火神情况未明,自己又失去了神通法力,外界弥风妖王虎视眈眈,你叫它能怎么办?

    虎落平阳被犬欺,现在指着杨三阳保护它呢!

    他能怎么办!

    “不过这小子身上宝物太多了,这根绳索便端的不凡……”白泽在杨三阳怀里缩了一会,然后将目光落在了床前的腰带上。

    第二日,天刚刚方亮,杨三阳睡意朦胧的坐起身,便看到了抱着自家腰带流口水的白泽。

    “用得着这样?”杨三阳露出一副无语的表情,不就是一根腰带吗?虽然自家的这根腰带有些独特。

    “阿伯次的额佛歌,和以及可乐莫吶……”

    日常洗漱、吃饭、拼音、汉字,然后一个上午便过去了,晌午之时,日头正烈,杨三阳瞧着外界不知自何处跑来的野兽吞咽着冰雪中死去野兽尸体,眼中露出若有所思之色,却没有阻止。

    那数万野兽的尸体,他并不介意与外界无数野兽分享,有来有回,虽然尸体被吃掉,但却引来了更多、更强壮的猎物。

    此地成为了修罗炼狱,无数野兽在此厮杀,一时间血流成河,白雪染成了殷红色。

    为了一口食物,野兽无奇不用,拼死搏命。

    杨三阳背负双手,不紧不慢的迎着北风慢慢走出洞府,瞧着远方厮杀的群兽,然后点燃火把,向自家池塘走去。

    路上众野兽见到杨三阳持着火把,不敢冒犯,俱都远远的避开。野兽也不傻,知道杨三阳的难缠,自然不会将珍贵的力气用在他的身上。

    冰冷的寒垩纪,珍惜每一丝体力,才是活下去的法则。

    白泽亦步亦趋的跟着杨三阳,然后在蹿起身落在了杨三阳肩膀上,显然是将杨三阳当成了坐骑。

    杨三阳来到河边,眼中天网流转,扫视着脚下的池塘,过了一会才见嘴角露出一个会心的笑容:“居然没有冻结,这冰层厚二十米,下方是活水,足够鱼类生存的。”

    这般厚的冰,想要钓鱼是做梦,别的不说,这二十米的冰层便是一个障碍。

    他有铁锹,冰层对他来说不算什么,但冰层太滑,他若想要破开冰层,自己也会滑入水中,未免有些不划算,太危险了!

    在这冰冷的寒垩纪,落入水中可不是闹着玩的。

    “不过我的鱼竿能无视障碍,直接穿越虚空到达某处,有不可思议之妙用……不知能不能穿越冰层,直接进入河下面……”杨三阳心中一动,瞧着远处地上的血肉残渣,心中一动伸出手在袖子里摸索了一阵,翠绿色鱼竿被其掏了出来。

    “我你大爷……这是……空间法则……因果法则……”白泽瞧着杨三阳忽然间自袖子里掏出来的鱼竿,顿时眼睛都直了,忍不住爆粗口,双目瞪大梦魇了一般,呆呆的看着那鱼竿,然后二话不说蹿了出去,趁着对方不备,猛然将鱼竿抢过去,落在冰雪中痴迷的抚摸着手中鱼竿:“好宝物!好宝物!这纹理、这法则,简直是造化所成,老爷我从未见过这般精妙的宝物。”

    白泽的眼睛黏在了鱼竿上,小心翼翼的抚摸着鱼竿上纹理,眼睛里满是痴迷之色。

    杨三阳没有打扰白泽,任凭白泽抚摸着鱼竿,自己转身寻了一块碎肉,然后将其挂在鱼钩上。

    “啪~”

    杨三阳拿住鱼竿一扯,将白泽扯了起来,白泽怀抱鱼竿不肯松手。

    “放手……”杨三阳瞪着白泽。

    “这是我的!”白泽不屈的叫唤了一声。

    “砰!”

    越熟悉,杨三阳对白泽便越加不客气,干脆使劲将对方撸了下去,强行将鱼竿抢回来,然后手掌一甩,只见随着其心中意动,那鱼竿竟然直接透过虚空没入了冰层内,然后下一刻河水中饥饿了一个冬天的鱼类疯狂窜了过来,只见鱼竿猛烈摇摆,霎时间鱼线摇曳,杨三阳随手一提,却见一条米许长的大鱼便被钓了上来,在冰上不断来回蹦跳,十几个呼吸后彻底冻僵。

    “果然可以!”杨三阳瞧着被钓上来到大鱼,心中顿时一喜,眼睛里流露出点点神光,吃了一个冬季的鱼干、肉干,嘴巴都要吃的不知道鲜肉滋味了,如今有大鱼上钩,总算是可以改善伙食了。

    “好宝物!好宝物!这宝物竟然能透过空间,简直是妙不可言!若落在老爷我手中,上可东海钓真龙,下可北洋钓鲲鹏……”白泽搓搓手,一把将鱼竿夺过来,放在手中细心打量,眼中满是陶醉之色。

    没有理会白泽,任凭对方摆弄着鱼竿,那鱼竿与其心神相通,不怕他跑了。

    杨三阳提着鱼,白泽扛着鱼竿,二人在风雪中走着,将兽群视作无物,这队组合怎么看怎么怪异。

    回到山洞,开始熬制鱼汤,杨三阳决定以后每日自己都要吃新鲜的鱼汤。

    那边白泽抱着鱼竿,眼睛里露出若有所思之色,不晓得在想些什么,眼睛时不时的透出古怪之意。

    “这家伙该不会昧了我的鱼竿吧……”瞧见白泽诡异的表情,杨三阳忽然心中略微有些不安,手掌一伸鱼竿化作流光,没入了其袖子内。

    那边白泽怀抱一空,下一刻惊得猛然站起身,然后与杨三阳对视,接着便是猛然暴起,一阵咆哮怒斥着杨三阳:“你这小气的猴子,老祖我不过看看你的鱼竿罢了,有什么大不了的!简直是小气至极,那是我的鱼竿!那是我的鱼竿!你死后这些都是我的!”

    白泽气愤的举着爪子,然后下一刻猛然跃起,钻入了杨三阳袖子里,似乎要去寻找着自家的宝物。

    这厮仗着杨三阳听不懂自家的话,开始破口大骂,光明正大想要继承杨三阳遗产,若是叫杨三阳知道对方话语里的意思,此时不知该是何等表情。

    可惜,杨三阳不知道。

    他此时正在给大鱼开膛破肚,白泽钻入了天衣的空间内,再也不见了动静。

    热腾腾的鱼汤煮好,杨三阳眼中露出所有所思之色,制作弓箭不是那么容易的,在这冰冷的寒垩纪想要靠这群原始人狩猎,怕是有些妄想。

    如今天寒地坼,想找寻到适合制作弓弦的材料也是千难万难,还是要靠着自己的震天弓。

    唯有将周边大量野兽引过来,然后才能每次猎杀到足够多的食物,叫众人度过寒冷的小冰河时期。

    瞧着外面厮杀的兽群,怕不是有数万,此地已经成为了屠宰场。厮杀越来越惨烈,血腥味越来越浓,扩散的距离也就越来越远,引来的野兽也就越来越多。

    这是一个循环,他心中构思的循环,只要他在适当的时候射出一箭,部落里便有足够的食物。

    射杀一批,还有第二批野兽循着血腥味赶来,那外界蹲守的弥风妖王似乎与白泽杠上了,不断派遣野兽进来捕抓白泽。

    弥风大王虽然神通广大,但却也无法透过火神神威,看到火神领地内的事情,他在外面只能不断派遣野兽,至于说里面什么情况,他一概不知。

    大荒什么都缺,就是不缺野兽。

    莫说野兽,就算妖兽也是不缺的。

    “崩~”

    仿若一声惊雷炸响,一道箭矢射出,不待那数万野兽反应过来,已经成为了一地的尸体。

    箭矢回返,带回了大量的热流,然后接着仿佛轮回重演,无数饥寒辘轳的野兽自远处循着血腥味而来,开始大块朵颐。

    今日以别人为食,明日却又成为别的野兽腹中餐,大荒轮回犹若这恒古天道,这才是万物更迭的奥秘。

    杨三阳眼中露出若有所思之色,瞧着洞府内扒皮吃肉的原始人,浓郁的血腥味叫人心中不舒服。

    杨三阳回到自家屋内,一双眼睛陷入了思考。

    日子一天天的过,没有什么惊喜,依旧是平淡乏味,唯一叫其感到高兴的便是默诵道德经引来的那股微弱之力,不断被天网吸收,杨三阳自家却没有半点好处。

    “虽然不知道那股力量有何用,但量变引起质变,只要我不断坚持下去,终有一日可以在尽头看到想要的答案!”杨三阳默诵道德经完毕,双目内流转着道道韵律,一双眼睛看向远方星空,他不知道大道之力,但却知道这股力量是自己眼下唯一能接触到的神秘之力。

    “不管这股‘不可思议之力’究竟是何用途,能否使得自己长生不老,踏上修行妙境,成为先天神祗,但这是我目前唯一能接触到的神奇之力!”杨三阳慢慢钻入软塌内,周身气机流转,腋下那颗珠子散发着透彻人心的清凉,使得其格外舒服,睡眠质量超乎想象的好,根本就没有任何梦境。

    至人无梦!

    不做梦,睡眠的质量才会提升上来。

    ps:感谢各位大佬的打赏,emmm,新书真的不要打赏,免得后面你们不喜看觉得亏本了,还喷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