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太上执符 > 第三十九章 道德真章,大道加持
    “一”

    “你到底出不出来?”

    “二”

    “你再不出来我可真的要动手了!”

    “三”

    “呦呵,老柴火,你还上脸了是吧,老朋友来了你都不出来打个招呼……”白泽围绕着那火焰,然后手中神光流转,二话不说爪子便向着火焰抓去,似乎能穿透那火焰的世界。

    “滋啦~”

    火焰内似乎蕴含着一方世界,白泽一爪撕开眼前的世界,然后下一刻动作停止,似乎中了定身术一般,面色惶恐的盯着那一团火焰,似乎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般。

    只见那小鸟睁开双目,睡眼朦胧的扫了白泽一眼,然后翅膀轻轻一抖

    “砰~”

    白泽倒飞而出,眼睛里满是惶恐之色,周身毛发卷起一道金黄色火焰,仿佛被狗啃了一样,烧的一片焦灼,凄厉的惨叫响彻整个祭坛:

    “太一!!!怎么是你!!!”

    白泽疯狂的运转神通,连滚带爬的驱灭了身上太阳真火,心有余悸的的盯着那火焰,瞧着周身被烧的得啃了一般的毛发,不由得泪流满面。

    “小惩大诫,日后不得在惊扰本座!”一道雄浑、霸气的声音自火焰中发出,惊得白泽呲牙咧嘴,气的跳脚,但却也没有办法,只能恨恨的道:“晦气!真是晦气!怎么遇见了这尊大神涅槃,而且还闯入其涅槃之地,肯定是火神被其盗取了信仰,这厮借火神蒙蔽天机,借助那小子身上的气数修炼!”

    “那小子究竟是什么人,竟然被太一看上了!太一在附近,那太阴仙子也肯定在附近,此地简直是成为了禁区,就算神帝若无必要也不会贸然闯入其中,算老祖我倒霉吃了个闷亏,日后老祖我非要报应回来不可!”白泽骂骂咧咧的往山洞内走,然后碰到了站在山洞前喝着鱼汤的杨三阳。

    “噗~”

    一口鱼汤喷出,喷了白泽满脸,然后杨三阳仰头狂笑,笑的上气不接下气,身子都缩成一团了。

    白泽面色发黑的瞧着自家糊不拉几的毛发,没有与杨三阳置气,而是气哼哼的转身走入山洞:“笑吧!笑吧!待你老死,你所有遗产都是我的!”

    不过这里有太一涅槃,却是最安全之处,魔祖也不会贸然得罪太一闯进来,自己留在这里修炼,恢复伤势,却是再好不过。

    “罢了,罢了,要和那小子打好关系,他愿意笑便笑就是了!”白泽嘀嘀咕咕的钻入山洞,抓起肉干狠狠的吃了一口,然后猛然闭上眼睛:“耻辱啊!”

    先天神祗自然也有三六九等,太一乃太阳之主,自然是最顶尖的神灵,虽然战力及不上神帝,但却也落得逍遥自在,不受神帝管辖。

    而白泽在先天神祗中介乎于下流与上流之间,因为其不善于争斗,而是善于明悟时空本源,参悟天地间的大道,上知天文地理过去未来,属于最独特的一类。

    所谓先天神祗,乃是一个统称。

    所有诞生于天地间的生灵,天生执掌某一种法则,变都可称之为先天神灵。

    这一类生灵应天地间的法则演化而生,天生执掌某一种法则,比那些后天众生高了不知多少。

    大荒种族无数,大小先天神灵不计,但最强大的却唯有那么几个,余者皆不过陪衬而已。

    就像人类十三亿人口,成为主席的也不过寥寥几人罢了,余者皆不过陪衬而已。

    白泽受神帝礼遇,在诸神中地位独特,纵使神帝也要借问天时,可见其本事。

    可惜了,时运不济,被魔祖灭世大磨重点照顾了一下,然后就发生了这么一摊子事情。

    一整日里白泽都是闷闷不乐的扎在墙角,缩成一团仿佛受伤的小兽般,怨念滔天的扣着墙角石头。

    夜幕降临

    月华如水

    杨三阳盘坐在床榻前,耶静静的坐在其身后,只见杨三阳闭目收敛心神,默默念诵道家无上典籍《道德经》。

    道德经不可宣之于口,杨三阳这般默默念诵已经持续了六个年头,两千两百多个日月,可惜除了觉得脑海清明之外,并不曾察觉到异常。

    今夜,杨三阳照常修行晚课,不管默诵道德经有没有用,他都要试一试,万一有用了呢?

    而且道德经的神奇他亲身经历,无法宣之于口,必然蕴含着某一种神秘的力量。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恒名……”

    “咦,不对劲……”杨三阳刚刚默诵,便察觉到了不对劲,自家神魂内的天网伴随着自己默诵,竟然发生了一种玄妙波动,然后虚空冥冥中一股气机接引而来,没入了自家天网之内。

    “这股气机……”杨三阳心中躁动,兴奋得口干舌燥,他虽然不知这股气机为何,但绝对是一件好现象。

    只是这股气机太过于微薄,被天网之力吸收后,并不曾有任何改变,那股力量也不知所踪。

    “这股气机怎么觉得有些熟悉……”杨三阳一边默诵道德经,一边观察着自虚无中渗透而来的气机,被天网吸收的一干二净。

    “卧槽……”

    正在墙角里怨念冲霄的白泽猛然惊醒,感受着空气里的波动,迅速循着波动窜出来,然后找到了波动的来源,看到了盘膝打坐的杨三阳,一双眼睛都快瞪了出来,口水垂涎三尺:“大道之力!这特娘的是大道之力!这小蛮子竟然能接引大道之力,绝对是大道的私生子啊!”

    “我吸……我吸……我狠狠的吸……”白泽凑到杨三阳身前,口中先天纹路闪烁,神辉流转,张开大嘴想要分一杯羹,但是那大道之力顺着其口中飘过,仿佛空气一般,根本就吸不到半点。

    “怎么会这样!”白泽不甘心,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杨三阳。

    大道之力!那可是大道之力啊!

    大道之力,乃万物根本,先天神祗得之可以增强先天底蕴。后天生灵得之可以长生不死,摩弄日月之玄机,造化天道之神奇。

    就像有的人天生下来便强壮,有的人生下来便瘦弱、病秧子,这便是底蕴。有的人天生便能长高,有的人天生长不高。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白泽急的来回窜动,双目内满是不甘,大道之力啊……得之可以增强底蕴,让自己日后与神帝、魔祖平起平坐也是不难啊!

    可惜,大道之力就在眼前,他根本就吸不到。

    就像凡人知晓日月精华有不可思议之力,但偏偏吸纳不到一般。

    “我不甘心啊!我不甘心啊!我堂堂先天神祗,还比不过一只小蛮子?”白泽的眼中满是不甘。

    杨三阳周身汇聚而来的大道之力虽然薄弱,甚至于几近乎无,微不可查,但那毕竟是大道之力啊,积少成多日日夜夜的累积下来,那也是一个骇人的数目。

    “那股气机是什么?”杨三阳很快将道德五千言念诵完毕,慢慢睁开眼睛,然后便看到了痴痴呆呆的白泽盯着自己流口水。

    “唰~”

    汗毛竖起,杨三阳心中一惊:“这混账该不会想吃了我吧?”

    “啪~”随着和白泽逐渐熟悉,杨三阳也逐渐摸透了这神兽的性子,直接一巴掌呼在对方脑袋上。

    “混账,尓敢对老爷我不敬!”白泽下意识暴怒呼喝,然后念头一转,怒火竟然消退,舔着脸凑上来道:

    “小蛮子,你这是什么手段?告诉老祖我,老祖我日后必然满足你一个愿望。”

    “叫唤什么,大晚上不好好睡觉,整日里乱叫唤!”杨三阳一把将白泽推开,然后转身钻入软塌,搂住了耶,陷入了温柔乡。

    白泽愕然,呆愣愣的愣在那里,过了一会才伸出一只蹄子捂住脑袋:“倒是忘记言语不通!言语不通可是个大麻烦,还需想个办法才是。”

    “这小子身上隐秘太多,不将这小子身上隐秘弄清楚,老祖我便不走了!那些宝物老祖我也不继承了,只要你小子将那吸纳大道之力的法门告诉我,老祖我便告诉一桩天大的好处……”白泽吼叫着钻入了杨三阳怀中:“趁着这小子身上那微弱的道韵不曾消散,老祖我感受一番,也算落得一个安慰不是。”

    “出去~”

    杨三阳一挥手将白泽推出被窝。

    “我就不!”白泽倔强的又钻了进去,打死他也不肯出去。

    几番折腾,杨三阳睡意朦胧,坚持不住只能叫白泽钻进怀中。

    “没听说过神兽还钻被窝的!”迷糊中杨三阳这般想着,然后逐渐睡了过去,心中一个念头不断流转:

    “怪哉,往日里我念诵道德经多少遍都可以,今日念诵一遍便头晕脑胀,为何如此?莫非我真的入了门道?”

    怀揣着诸般疑问,杨三阳陷入了沉睡,只剩下深夜里白泽唉声叹气,在空旷的石洞内久久不能散去:“想我堂堂白泽乃是一届先天神圣,怎么沦落到这般地步,被一个小蛮子嫌弃,连个猴子都不如啊!这日子过着还有什么劲啊!”

    耻辱啊!神祉中的耻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