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太上执符 > 第三十八章 总有刁民想继承朕的遗产!
    震天弓

    三个玄妙字体出现在弓箭的把柄上,字体玄妙,他不识得,但却第一眼便认出了这三个字的意思。

    “大道赐纹,你莫非当真是老天爷私生子不成?”白泽在一边看着,眼睛里满是无力之感,他遇见了什么怪物?

    就算老天偏爱,也不带这样的!

    他区区一个小蛮子,又有何德何能,自己这先天神祗也及不上如此气数、如此运道。

    杨三阳没有说话,满天功德收敛一空,杨三阳伸出手将弓箭拿住,只见弓箭通体翠绿,其内似乎流转着液体的精髓,无尽生机蕴含其中。

    弓箭没有弦,在其上有道道纹路流转,仿佛是十只箭矢。

    念动间弓箭上纹路竟然开始扭曲,脱离了弓箭主体,化作了一只箭矢,被杨三阳拿在手中。

    伴随着箭矢的出现,那弓箭上出现一道堪比蚕丝细小的弓弦,其上流转着道道神光。

    “好宝物!好宝物!我的宝物啊!这是我的宝物啊!小子你夺我宝物,快点将宝物还给我!”白泽此时蹿上杨三阳头顶,伸出爪子使劲的拔着杨三阳眉心处祖窍,似乎想要将没入其体内的印记掏出来一般。

    杨三阳头皮疼痛,这白泽下手没轻没重,惊得其心神涣散,箭矢自动消失化作纹路重新回归弓箭本体,那弓弦也再一次散去。

    将弓箭扔在地上,来不及细细打量,杨三阳伸出手去抓住头顶的白泽,将其拿捏在手心,瞧着张牙舞爪的白泽神兽,杨三阳心中有些无语:“有如此疯疯癫癫的先天神祗吗?”

    “小子,放开我!那是我的宝物!那是我的宝物!”白泽气的哇哇大叫。

    杨三阳瞧着手中不着调的先天神圣,心中敬畏尽数散去,使劲揪着白泽毛发一顿蹂躏,然后将其扔在墙角。

    “嗖~”

    这回白泽没有理会杨三阳,而是猛然蹿出抱着地上的震天弓哈哈哈大笑,口水都流了出来。

    心中念动,震天弓化作流光,没入其手中,杨三阳抚摸着手中震天弓,心中念动弓弦衍生,其上纹路脱落,化作一只黝黑深邃的箭矢被其拿捏在手中,一双眼睛看向远方数万的野兽,围绕洞口不断来回游走。

    一种玄妙意境浮现,下一刻杨三阳弯弓搭箭,然后用力拉扯,震天弓弓弦只是拉扯出了厘米距离,形成了一个轻微弧度,然后便再也拉扯不出去了。

    下意识松手,一道黑光飞出,然后只听得一声声惨叫,寒风中卷起了腥风血雨,弹指间一道黑光掠过场中,那数万野兽仿佛中了定身术一般,纷纷倒地毙命,然后箭矢回转,没入了震天弓内。

    一股磅礴的热流在震天弓内沸腾,汹涌澎湃的向杨三阳体内灌注,弹指间消失无踪。

    一箭射杀了数万野兽?

    杨三阳愣在了哪里,先前开弓之时,他还以为自己的弓箭射不出去。毕竟凭借自己的力量,只是拉开了厘米的距离,若放在后世,根本就射不出好吗?只是会飞出米许落在地上。

    杨三阳的眼中满是不敢置信,双眼内流转着道道沉思之光,震天弓威能出乎了他的预料。

    自己只是稍微拉动,便有如此威能,若是拉伸圆满,该有何等力量?

    白泽瞧着杨三阳懵逼的表情,一副看土包子般,翻了翻白眼,眼中露出一抹不屑。

    这可是大道之力加持、灌注的宝物,比之那些罕见的先天灵宝,也不差分毫的好吗?

    先天灵宝那个没有毁天灭地的威能,射杀区区数万蝼蚁罢了,值得很惊奇吗?

    “不愧是杀戮重宝,杀死对手之时,竟然夺取了对手的生命用来反哺主人,这小蛮子若能猎杀个百万、千万,再踏上修行之路,根基比之那些先天种族也不会差多少!”白泽抚摸着下巴上的山羊胡,心中念头流转,看看眼前杨三阳,怎么看都是一副多宝童子的模样。

    “我若能和他打好关系,这些宝物他纵使是不给我,但借我两件用用,老祖我也大有可为啊!这小蛮子不懂修行之妙法,我若能与其打好关系,百年后待其老死,继承他的遗产……美滋滋……”白泽想到了未来美好的前景,顿时觉得自己太聪明了,这小猴子不懂修行之道,终有老死之日,千百年对其来说不过弹指一挥间罢了。

    “我的!这些宝物都是我的!”白泽又开始流口水了,然后面带讨好之色的拿起一边干果主动递到杨三阳身前:“自己一个堂堂先天异兽,来讨好一个小蛮子,会不会有些羞耻?”

    “咦~”杨三阳盯着眼巴巴看着自己的白泽,心中念动,接过果子,呲牙露出一抹笑容:“不管怎么样,和一尊先天神圣打好关系,对自己来说都是有利无害。”

    瞧着那小蛮子纯洁的笑容,白泽忽然心中一软,竟然有些不忍:“我将其哄到死,然后在继承其遗产,是不是有些太狠毒了?”

    杨三阳当然不会拒绝一尊先天神圣的善意,伸出手将白泽自地上抱起,放在了自家肩头,然后转身对着族人吼了一声,在众位族人骇然的目光中走入了兽群。

    死了!

    都死了!

    全都死了!

    所有野兽皆是被一箭射穿了心脏,死的不能再死,杨三阳招呼一声,对着洞**族人呼喊,示意众人来搬野兽。

    外界天气虽然寒冷,但搬野兽尸体的时间还有的。

    数十只野兽被搬入山洞,然后开膛破肚,剩下的数万野兽继续冻结在冰雪中。

    石洞内的温度太高,数万野兽短时间根本就吃不完,至于说被其余闻着血腥赶来的野兽捡便宜,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寒垩纪演变为小冰河时期,柴火变得异常珍贵,众人可没有多余的柴火去浪费烤肉干。

    肉汤!

    丰盛无比的新鲜烤肉,杨三阳持着火腿,撒上各种调料,不紧不慢的吃着:

    “虽然这个世界有代替食盐的材料,但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和食盐的味道终究没法比。”

    杨三阳挑挑拣拣,一群原始人吃的欢快。

    那白泽也抱着一只大腿狂啃:“不错!不错!这群蛮子虽然智慧不怎么样,但制作食物的手段却不错,老爷我在这里躲一段时日,那弥风老妖迟迟不肯离去,还真是麻烦。”

    白泽啃着大腿,满身毛发一片油腻。

    吃完饭

    杨三阳抱着勇在石洞内走了一圈,然后继续教导众人拼音,同时默默思忖着未来的路。

    这数万野兽,足够众人在熬几个月了,而且有这只小兽在,不怕没有野兽追赶而来。

    小冰河时期漫长无比,杨三阳还要想好如何度过小冰河的无聊时期,在这小冰河时期,人类什么也做不了。

    他这边想着事,白泽缓缓来到其身前,跳在其肩膀上,默默运转神通观察着杨三阳的身躯:“这小蛮子体内生命力好生的旺盛,怕是还有七八百年的寿元。之前那武器为其至少延续了五百年的生命力,只要在未来这小蛮子不遭受意外,不受到重创,便能活七八百年。”

    “七八百年的时间不够老祖我睡一觉的,这么点时间我等得起,不过他若再用那弓箭狩猎,岂不是还能增加寿数?”白泽忽然心中一惊:“貌似想要熬死这小蛮子,有些难啊!”

    “不过,这小蛮子纵使是在长寿,还能有我寿命长?老祖我等得起!而且,我只是估算了其身体中的潜能,他眼下发挥出的潜能顶多两百年寿数撑死了,他不知开启潜能的办法,找不到开启潜能的锲机,顶多两百年寿数罢了,我等得起!”白泽慢慢的自杨三阳肩膀上跳下去,傲娇的来到洞口,见到所有野兽皆已经被射杀,不屑的哼了一声,然后迈着二大爷的步伐,一路径直向火神祭坛而去:“火神,你这老小子,在你的地盘老爷我遭受追杀,你竟然袖手旁观,竟任凭那蝼蚁追杀我,他日我非要在神帝面前告你一状不可。”

    说着话的功夫,白泽缓步来到火神祭坛处,瞧着上方悬浮的火焰,趾高气昂的道:“老小子,如今老爷我既然来了,你莫要装死,速速醒来给老爷我赔罪,咱们好好辩论一番是非。”

    白泽对着那火神的火焰呵斥,插腰昂着脑袋等候对方赔罪的模样。

    过了一会,见到那火焰没有动静,不由得愣了愣神:“装死?假装陷入沉睡?待老爷我亲自出手将你打醒,教你这厮袖手旁观坐视我遭受劫难。”

    一边说着,白泽缓缓撸起手臂毛发,学着山洞里一群蛮子的样子,迈着螃蟹步伐来到祭坛前,瞧着那凝固的火焰,吹了吹自家拳头。

    很显然,白泽看不到沉睡在火焰最深处的火鸟,那火鸟将这一团火神力量当成了巢穴,白泽虽是先天神圣,但却也看不穿。

    “我数三下,你若再不出来,休怪我一拳将你打出来!”白泽晃了晃自家的爪子,摇头晃脑好不神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