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太上执符 > 第三十七章 杀戮重器,血红天花
    “是可忍,孰不可忍!”

    白泽看到了什么?

    他堂堂先天异兽,竟然被一只‘猴子’给鄙视了,简直是不能忍啊!

    “嗷~~~放开我!!!”

    杨三阳只觉得耳朵一痛,那白泽伸出蹄子死死的拽住了杨三阳耳朵,痛的杨三阳狼哭鬼嚎,惹得无数原始人纷纷侧目望来,不知自家领怎么了,为何如此惊叫。

    痛入骨髓,杨三阳此时也顾不得对方身份,手掌伸出攥住白泽的身子便要往下扯,可是白泽却迟迟不肯松开,二人经过一番拉锯战后,终究是以杨三阳使出困仙绳而终结了较量。

    将白泽捧在手心中,杨三阳眼睛怒火燃烧,心中恼怒至极:“你这厮,竟然恩将仇报,纵使先天神圣,却也不能辱我。”

    “你要干什么!!!”白泽听不懂杨三阳的话,只是瞧见杨三阳怒火熊熊的眼睛,顿时察觉到了一股不妙。

    二人言语不通,只能通过动作、表情来揣摩对方的意思。

    下一刻,白泽便知道杨三阳要做什么了。

    蹂躏!

    使劲的蹂躏!

    “手感不错,毛光华,比撸猫还要爽!”杨三阳撸着白泽,心中转动着念头。

    “混账,你放开我,老爷我士可杀不可辱……”白泽瞪大眼睛,气的鼻子都要歪了,但终究是被困仙绳束缚住,只能任由对方祸害。

    蹂躏了半日,瞧着浑身毛散乱的白泽,杨三阳轻轻一笑,收回了困仙绳。

    “小蛮子,老爷我和你拼了,你竟然敢对老爷我无礼!纵使是神帝对我也要礼敬三分……”白泽一边叫嚣,一边向杨三阳冲来。

    杨三阳没有动作,他听不懂白泽的话,只是晃了晃手中困仙绳,然后下一刻白泽动作顿住,果断认怂。

    “且,什么先天神圣,就这货色?”杨三阳心中哼哼了一声:“也没什么大不了吗?”

    困仙绳重新回到腰间化作了腰带,这回白泽老实了,只是一双眼睛眼巴巴的看着杨三阳,仿佛是受到委屈的小兽,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那困仙绳锁:“好宝物,老爷我若能御使这宝物,只要稍微恢复一些神力,必然叫那弥风老妖吃不了兜着走。”

    “这小子获得天地垂青,简直就是老天爷的私生子,老爷我惹不起还躲不起吗?”白泽转身回到杨三阳石洞内,蹿到了灯火前,一双眼睛定定的看着宝莲灯直流口水:“这宝物了不得啊。若是交给老爷我御使,老爷我现在便能冲出去将那弥风大王打的找不到北。”

    白泽伸出爪子,欲要将宝莲灯拿在手中,却见宝莲灯神光闪烁,竟然将白泽手掌弹开,倒是叫白泽一阵叹息:“我就知道,这宝物本命烙印肯定在那小子身上,若不经过他的允许,我是无法御使宝物的。”

    “他一个小蛮子,凭什么得天地垂青,获得这般宝物?”白泽心中愤愤不平,他白泽大老爷英明神武风流倜傥,尚且不能获得这般大道加持的宝物,他凭什么获得?

    白泽心中纵使是有万千怨念,此时却也不得不盯着宝莲灯流口水,一绝话也说不出来。

    “阿伯次的额佛歌,和以及可乐莫吶……”

    外界又响起了汉语拼音的声音,然后便是杨三阳教众人朗读汉字的时候,白泽走出杨三阳屋子,一双眼睛看着被雕刻在石洞上的字母、汉字,眼中神光流转,露出若有所思之色。

    三日时间悠悠而过,杨三阳熬制了膘鯈、弓箭三日,方才熄灭大火,将弓箭、龙筋、箭矢捞出来。

    “我了个乖乖,这是真龙的龙筋,看起来还不错,应该是祖龙三代子孙以内体内抽出来的吧?莫非这小子将真龙宰了?不然真龙的龙筋怎么会落在他手中?龙族可是魔祖手下得力干将,这小子还真是好运道……若非在神帝地盘,只怕这小子已经被龙族抽筋扒皮了,不过他现在想要干什么?”白泽盯着那龙筋、弓箭、箭矢,眼中露出不解之色。

    杨三阳没有理会白泽,而是将那十只箭矢拿在手中,却见十只箭矢已经由碧绿色化作了土黄色,其内叶绿素被煮了出去,唯有那弓箭本体,却依旧郁郁葱葱,闪烁着层层绿色荧光。

    不紧不慢的将龙筋拿出来拉了拉,弹力确实是不一般,纵使以他的力量,也只能拉动很小的长度。

    搓制!

    杨三阳将两根龙筋搓制成一根绳索,然后将弓箭主体拿过来,将龙筋以一种特殊的扣子系在了弓箭的两端,然后在以膘鯈浸染、凝固。

    “这玩意有什么用?果然是搞不懂这种低等小猴子的想法!”白泽看着那弓箭,眼中露出一抹不解。

    但是,下一刻他就明白了,只见白泽瞪大眼睛,呆呆的看着眼前虚空,嘴巴张得老大,完全无法闭合,眼睛里全是震惊之色。

    天花乱坠地涌金莲,浩荡大道之力灌注而下,那弓箭伴随大道之力的加持、洗炼,弓箭主体上多了一道道玄妙纹路,弓弦物质转变,金黄色拇指粗细的龙筋,竟然化作一条线般粗细,然后被弓箭主体吸收,弓弦竟然就此消失。

    没有弓弦的弓箭!

    一边十只箭矢亦是如此,被大道加持洗炼之后,化作一根根闪烁着各色流光的箭矢,化作了透明之状,变成了一道印记,雕刻在弓箭主体上。

    翠绿色的弓箭主体化作了玉石般,触手细腻温暖,流露着无穷生机,大道之力玄妙莫测,弓箭的物质被转换,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化作了玉石般的宝物。

    浩荡大道之力灌注而下,比之当初制造出的绳索,也相差无几。

    “咦~”

    杨三阳抬起头,一双眼睛看着浩荡天花,与往日里的天花不同,这次降临的天花是血红色。

    殷红如血的血红色,带着道道腥臭的味道,大千世界滚滚血红色惊雷划过,再一次扯动了诸神的神经。

    “火神领地!”神帝锁定了目标:“有杀戮重器出世,应天地间杀劫而生,此等宝物必然因果业力重重,沾染不得!”

    杀戮意味着不祥,杀伐宝物因果重重,日后必然与苍生沾染大因果,莫说天帝不动心,就算诸神更是有多远跑多远,根本就不敢靠近。

    诸神怎么会喜欢杀戮?

    诸神是天地孕育,喜欢的是生机、祥和,对于杀戮分外讨厌。

    “那里是太一与太阴仙子陨落之地,莫非前两次天地异变,也是二位尊神惹出来的?怕也不是,二位尊神虽然代表着天地间的阴阳,但却也没有力量更改天道的变迁……”神帝在沉思,否决了心中推演结果:“不管如何,哪里必然有大秘密,可惜哪里是太一与太阴的涅槃之地,不好贸然闯关,若是得罪了二人,对我诸神阵营不利。宝物虽好,但却不值当。”

    “召集诸神,此事还需商议一个章程,莫要叫诸神莽撞的惊扰了二位神祗,惹出什么误会!”神帝眼中流露出一抹神光:“杀戮重宝,乃是魔祖最爱,只怕他也不会为了一件宝物而得罪太阴、太一,这世间又有什么宝物比得上灭世大磨呢?”。

    诸神神光赫赫的盯着火神领地,有心出手探查一番,但却忌惮太一与太阴二位尊神。而且神帝召令,众人也不敢违背,只能向神庭汇聚,心中却将火神领地惦记上了。

    “杀戮重器!杀戮重器!我看到了什么?我看到了什么?”白泽惊得瞪大眼睛,大脑一片空白,谁能想到这般惊天动地的杀戮重器,竟然是区区一个小蛮子徒手制作出来的?

    白泽此时很想问一句,你是天道的私生子吗?

    无量功德垂落,弓箭上的本源飞出,向着杨三阳眉心射去。

    “本源印记!”白泽吼不住了,下意识撒丫子向杨三阳窜来,欲要抢夺那本源印记。

    谁掌握了本源印记,谁便是这重宝的主人。

    可惜,满天功德之光流转,刹那间将白泽弹飞,白泽面色绝望、悲愤,眼睁睁的看着重宝自眼前溜走,没入了杨三阳眉心中,被天网吸收掉。

    “我的宝物!我的宝物啊!”白泽仰天哀嚎:“这特娘的简直是不公平,塑造出杀戮重器不被天雷劈死也就罢了,竟然还降下功德?简直是没处说理去。”

    白泽嫉妒的眼睛都红了,由不得他不嫉妒。

    按理说杀戮重器出世,都是天打雷劈的,没见过天降功德的。

    “老天爷,你还能在偏心一点吗?这小子就是你的私生子!”白泽仰天哀嚎,双目内是痛不欲生的苦涩,看着站在功德中的杨三阳,白泽眼睛都红了:“想我白泽挖遍大荒,却一件宝物宝物也找寻不到。可这小子呢?随便鼓捣鼓捣,竟然受到大道加持,经受大道之力洗练,简直是没有天理。”

    “宝物出世,不能没有名字,今日起便唤作:震天弓,如何?”杨三阳盯着身前弓箭,眼睛里流转出一抹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