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太上执符 > 第三十六章 被猴子给鄙视了
    第二日,杨三阳正常早起,然后就看到了白泽正坐在床前一双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自己,倒是叫杨三阳好生怪异。

    二人大眼瞪小眼,可惜言语不通,无法表达出自己的意思,只能各行其事,杨三阳起床洗漱、吃早饭,然后看着外界虎视眈眈的兽群。

    “阿伯次的额佛歌,和以及可乐莫吶……”

    日常的吃饭,然后杨三阳教导众人一遍拼音,在教导众人念诵那三千汉字,然后便是思考着如何狩猎。

    “面对着兽潮,想要狩猎有些难,单凭我的困仙绳,想要将那群野兽捕捉,未免有些大材小用!”杨三阳眉头皱起,想要用困仙绳狩猎,自己还不要累死?

    要狩猎多少日,才能满足众人一日的口粮?

    “也不知道那树洞中的膘鯈如何了,谁能想到小冰河时期忽然降临,整个部落准备的太不充分了!”杨三阳眉头皱起,若是能制作出弓箭,狩猎外界的野兽便会很简单。

    思来想去,杨三阳心中坐卧难安,一把弓箭地球上要炮制三年,在这里怕是用不上吧?

    至于说出去挖陷阱,杨三阳还没疯,这是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

    不说外界天寒地冻,原始人根本就坚持不了多久,就是那被冻彻的大地,除了自家铁锹,别人根本就挖不动。

    凭自己一个人的力量去挖陷阱,还要防备野兽的偷袭,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而且一群野兽盯着呢,陷阱顶多能作用三五次,多了那些野兽绝不会上当。

    挖陷阱是甭想,唯一能缓解眼前困境的只有弓箭,用弓箭来射杀野兽,这群野兽跑不过弓箭,只要被射中便是死亡的下场。

    杨三阳叹息了一声,眼中露出一抹不甘,但却无能为力。

    肉食只有一个月的供给量,留给自己的时间越来越少。

    杨三阳没得选择,他已经想了一夜,第二日清晨吃过早饭之后,便带着火把冲入了兽群。

    有火把威慑,众野兽根本就不敢靠近杨三阳,再加上白泽留在了洞府,众野兽虎视眈眈的盯着洞府中的白泽,杨三阳反倒是轻松了。

    制作弓箭的主体他已经选好,制作膘鯈的时候便已经有了目标,眼下直接去将那不知名的树木砍下,然后在极短的时间内弯成弓箭形状,否则两个时辰过后,这树木根本就无法弯曲,坚硬若铁。

    大荒造物神奇,杨三阳不识得那植被名称,只知晓这‘树木’十年长一寸,想要满足杨三阳制弓箭的需求,没有千年造化不可。

    被杨三阳选定的植物长了不知几千年,有婴孩手臂粗细,通体呈现翠绿色,枝桠古朴苍劲,叶子上流转着玄妙纹路。

    杨三阳将那小树斩断,然后按照记忆中弓箭的制作方法拉伸、弯曲,中间拉出一个大弯,两头拉伸出一个小弯,用来固定捆束的弓弦。

    而且弓箭主体拉伸出的弯度也是有讲究的,需两侧小弯平齐,整个主体呈现一百八十度,弓箭主体便算是成了。

    在那小树边缘,还有十多根一米五长短,拇指粗细略次一等的小树,怕不是长了两百年,经受两百年日月精华的洗炼。

    不多不少,杨三阳砍了十根用作制作箭矢,然后方才转身来到当初树洞所在,也不管那膘鯈是否浸泡好了龙筋,直接拿出自家铁锹将那‘竹子’斩断,将整根竹节塞入袖子里,然后持着火把回到了洞府内。

    不管膘鯈有没有熬制好,他都没的选择,弓箭必须要制作出来,否则猎杀不得野兽,众人只能饿肚子。

    如今兽潮围困洞穴,陷阱是不必想了,至于说众人跑出去狩猎也不可能,外界大地冻彻了厚厚的寒冰,原始人在上面根本就没有办法奔跑。

    再说了,那猛兽怕不是有数万,几千原始人出去还不够塞牙缝的,只能给野兽打牙祭。

    至于说将白泽赶出去躲避灾祸,杨三阳没有那个胆子,那可是神祗啊!掌握了天地法则的神祗。

    天知道这神祗有什么手段。

    不可得罪!

    杨三阳回到洞府,顿时惹得白泽注目,待见到杨三阳自袖子里掏出巨大的膘鯈之时,更是瞪大了眼睛,双目中满是不敢置信的盯着他,那灼灼的目光里似乎有火焰流转,要将其燃烧成为齑粉。

    “空间法则?他一个原始人怎么能掌握空间法则,当真是怪哉!怪哉!”白泽揉了揉眼睛,蠢萌蠢萌的眼睛里满是不敢置信。

    没有理会众人的目光,杨三阳拿出铁锹,一把将那竹筒上方劈出一个大洞,瞧着竹筒里那呈现膏腴般的清澈液体,杨三阳松了一口气:“成了!”

    将弓箭主体塞入膏腴中,然后用绳索将竹筒吊起来,开始用大火煮。

    白泽‘噌’的站起身,窜到了杨三阳身上,一双眼睛认真的盯着那铁锹,仔细打量着灰不溜秋的宝物,眼睛里露出一抹不敢置信:“这特娘的蕴含着一缕大地本源,老天爷你是不是逗我玩?就这灰不溜秋的玩意,也配成为天地赋予道韵的至宝?”

    白泽眼睛都直了,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脚下铁锹,想要拿起来观看,但觉那铁锹重如山岳,他根本就搬不动。

    瞧着熬制弓箭、箭矢的杨三阳,白泽眼中满是怪异:“莫非这厮是天地的私生子?那灯火、那绳索、还有这灰不溜秋的玩意,对于诸神来说,也是了不得的东西啊。”

    现在竟然落在了这个小蛮子手中,简直是没有天理。想他堂堂白泽大神,成道出世以来纪元无数,尚未获得一件宝物,这小子就有三件在身,简直是没天理啊!

    白泽懵逼了,努力的扒拉着铁锹,若是不晓得这厮看到玄妙莫测的鱼竿、还有渔网、天衣,又该是何等表情。

    “这小蛮子简直功德无量啊,这要多大气运才能汇聚诸般宝物?如此宝物在大荒中也是极其珍贵的存在,神帝才一件打神鞭、魔祖才一件灭世大磨,这小子宝物虽然及不上那二者,但却也是好宝贝啊!”白泽的眼睛都红了,口水都要流了下来。

    杨三阳忙完后,再去看白泽之时,此时正抱着铁铲流口水,眼睛里满是小星星。

    手掌一伸,将铁锹拿起来,塞入了自家的天衣内。

    “嗖~”

    这回白泽感受到了空间的波动,然后猛然蹿起身,落在杨三阳的胳膊上,死死抱着杨三阳的胳膊,抓住自手臂死死的盯着。

    “呜嗷~~~”

    杨三阳就见那白泽仰天咆哮,双目赤红,眼睛里满是老天不公的表情。

    很显然,天衣瞒不过白泽的法眼,此时白泽死死的扯着天衣,就是不肯松手。

    “没天理啊!这宝物若是被魔祖、神帝看到,怕也要出手抢夺吧!”白泽仰天咆哮,声音里满是悲哀的嚎叫:想他白泽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大千世界有什么事情能瞒得过他,如今这天衣就算他也把持不住,死皮赖脸的落在杨三阳的身上,想要研究研究这宝物。

    “前辈,你这样不好!”杨三阳扯着白泽,想要将其自袖子上扯下来,但白泽打定了注意,就是不肯松开,一双爪子抓的他皮肤生疼,只能任由其藏在自己的袖子里鼓捣。

    “我的天啊,完全由大道之力加持的宝物,这简直是奢侈啊,有了这件宝物,就怕灭世大磨也杀不死我!”白泽在流口水,抚摸着杨三阳肌肤,眼睛似乎要钻进去一般,认真的抚摸着天衣的每道线条。

    完美!

    完美无瑕!

    “暴殄天物啊,这小子根本就无法发挥出宝物的力量,这天衣上可遮掩天机,下可借来天地之力,我若穿着这件宝衣,何苦被魔祖重创,非要叫那魔祖知道老祖我的厉害不可!”白泽抚摸着杨三阳的肌肤,顺着其肌肤向肚皮摸去:“这般完美无瑕的宝物,竟然被一个小蛮子得到,简直是暴殄天物啊!”

    “啪~”

    杨三阳面色铁青的捂住腹部,猛然动手将白泽自裤子里掏出了,若叫这家伙再继续下去,自己小弟清白怕是不保。

    男子汉顶天立地,就算先天神祗,也不能摸自己的小弟弟。

    “砰~”

    白泽落在地上,被摔得晕头转向,顿时气得火冒三丈:“小子,你敢对老爷我不敬,虽然你救过老爷性命,但老爷我日后恢复神通,非要叫你小子好看不可。”

    话语说完,又一次蹿上杨三阳肩膀,死皮赖脸的拽着他的头发,盯着其脖子处的天衣不断打量,眼中满是痴迷之色。

    “这真的是……”瞧着白泽一副财迷般的表情,先天神祗在其心中的高不可攀瞬间坍塌。

    就没见过这般财迷的先天神圣,不就是几件宝物吗?有什么大不了的。

    “且……”杨三阳不屑的瞧了白泽一眼,继续熬制着弓箭。

    白泽此时愣住了,他看到了什么?

    他居然被一只猴子给鄙视了!

    他堂堂先天神圣,竟然被一只猴子给鄙视了!

    简直是无法想象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