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太上执符 > 第三十五章 回归
    “小子,单凭这两根枝桠便想闯兽群,你莫非想死吗?你纵使想死,也万万莫要拉上老祖我,你速速将老祖我放出来,咱们各自逃命!”瞧着杨三阳手中持着两根火把便向兽群冲去,白泽顿时又不淡定了,此时在背囊中仿佛虫子一般来回蠕动,声音里满是气急败坏的味道。

    在白泽看来,单凭这两根枝桠,只怕支撑不了多久,自己便会与这小猴子尽数成为野兽腹中餐。

    可惜,杨三阳听不懂白泽的话,白泽纯粹是对牛弹琴了。

    只见杨三阳迈着脚步,手中火把一晃,惊得无数野兽远远逃窜开,不敢与火把接触。

    火焰的力量,众位野兽绝不想尝试,如今天寒地冻,天干物燥,身上皮毛碰到火就引燃,众野兽也不傻。

    “呵呵~”

    杨三阳步履从容,满是淡定的味道,一路逼迫众野兽退开。偶尔有野兽想要偷袭,却见其手中火把一晃,那野兽野兽惊得连滚带爬退避三舍。

    来到一株大树前,杨三阳脚步站定,瞧着树上冻结的树脂,这可是天然火把燃料。

    杨三阳对附近虽然说不上如掌上观花,但却也知道哪里有什么,哪里物资是自己日后需要的。

    就像是这种树,这棵树生长了千年,二十个人怕也未必能环抱得住,每年能为部落提供大概三吨树脂。

    这三吨树脂足够一个月之用。

    杨三阳瞧着树上冻结的树脂,倒是省了他不少功夫,伸出手将那树脂掰断,裹在身后背囊中,将白泽重重的压了回去。

    他又不傻,一日路程,单凭两根树枝怎么能撑回去?

    想要安全的回去,便要有足够多的树脂。至于说火把,随便路上掰几根树枝就可以,没什么大不了的。

    众野兽看着杨三阳动作,但是却不敢妄动,杨三阳收集了足够多的树脂塞入袖子里,然后面色从容的持着两根火把往回走,甚至于有的时候还主动去追赶兽潮,惊得那无数野兽呲牙咧嘴遁逃。

    至于说一簇而上的野兽?

    根本就没有!

    众野兽也不是傻子,虽然没有开启灵智,但却也有智慧,只不过智慧比较弱罢了。

    杨三阳一路行走,走累了便歇一歇,找一根大树引燃取暖,吃一些肉干恢复精神,然后吃饱喝足继续上路。

    “好!好!好!”白泽在背囊中露出脑袋,瞧着风雪中不断后退的兽群,喜不自胜的叫唤了一声。

    天空中振翅之声响起,一群鹰隼盘旋,却迟迟不敢降落。

    与野兽皮子比起来,鹰隼的毛发也是易燃,基本上碰到便是化作大火球。

    一夜跋涉,杨三阳一路依旧精神奕奕,扫视着眼前兽潮,忽然心中一动:“这里有数万野兽,若能引入部落陷阱内,纵使是冰河纪也能够撑过去。”

    而且杨三阳又不是傻子,他此时已经察觉到了不对劲,众野兽没必要整夜和自己较劲,那么唯一的问题便是出在了自家背囊中的那只小兽身上。

    “这小兽必然有隐秘,怕是了不得!”杨三阳一路行走,脑海中闪过无数电光,众野兽围着自己不放,却是不科学,那么唯一问题便是出现在背囊中的小兽身上。

    至于说将兽潮引到部落,为部落带去灾难,他倒巴不得将兽潮引过去。

    小冰河时期还不知要持续多久,对于这群野兽他只能说多多益善,还怕少了不够吃呢。

    伴随着东方一缕紫气升腾,部落山洞遥遥在望,杨三阳瞧着周身的野兽冷然一笑,然后跨步直接走入山洞内,一群野兽围堵在山洞外,却迟迟不敢逼近,显然是惧怕洞口的篝火。

    “盘~”

    耶一夜未睡,眼睛红红的站在洞口,身躯已经有些僵硬,见到杨三阳的身影后,想要跨步走出,但却身躯不听使唤,直接摔倒在地。

    杨三阳弃了火把,将耶连忙抱住,瞧着满面泪痕的耶,心中不知是什么滋味:“别怕,我这不是回来了吗?”

    话语出,想到耶却听又不懂,不由得心中又是一阵怅然。

    一夜跋涉,杨三阳也有些疲惫,此时女首领端来鱼汤,杨三阳接过鱼汤驱散体内寒气,不紧不慢的吃着鱼肉。

    众位原始人已经醒来,瞧着洞口处汇聚的成群野兽,俱都是露出好奇之色,唯独没有畏惧。

    “兀那小蛮子,还不速速将老爷我放开,给老爷我准备上好的吃食!”白泽虫子一般自背囊中蠕动出来,对着杨三阳不断吼叫。

    “呀~”

    耶露出好奇之色,瞧见萌萌的白泽,不由得双目放光,想要将白泽抱在怀中。

    杨三阳一扯绳索,将白泽拉过来,使得耶双手落空。

    耶满面委屈的看着杨三阳,杨三阳轻轻摇了摇头,这小兽来历未明,惹得兽潮躁动追杀,怎么看都透露着诡异的味道。

    将手中白泽提起来,那白泽对着杨三阳开口呵斥,可惜杨三阳听不懂,此时法网在眼中流转,一团神祗本源在白泽体内流动,顿时叫杨三阳愣了愣神。

    “小猴子,你敢这般对待老爷我,虽然你救了老爷我的性命,但是老爷我……”白泽喝骂忽然停止,他看到了杨三阳的双目,看到了其双目内朦胧流转的法则之网。

    瞧见白泽体内神祉本源,杨三阳愣住了神,白泽此时看着杨三阳双目内的天网,破口大骂止住,同样眼中满是骇然的看着杨三阳双目,似乎遇见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般,惊得身躯僵硬不敢妄动,眼中满是不敢置信。

    “想不到这小兽体内竟然有神道本源,莫非是先天神祗?可先天神祗怎么会这般狼狈?被一群野兽追杀?”杨三阳不解,露出了一抹沉思,可白泽体内的先天法则并非作假。

    白泽此时不叫唤了,只是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杨三阳,直到对方眼中流转的天网逐渐隐没,方才自震惊中回过神来,罕见的陷入了沉思。

    “唰~”

    杨三阳心中念转,刹那间收了困仙绳,化作腰带缠束在腰间:“阁下既然是先天神祗,请恕在下冒昧,惊扰了上神。”

    在弱的先天神祗,那也是先天神祗不是?

    虽然不知这神祗为何如此落魄,但总归是一桩机缘,日后怕或许有转机借力之处也说不定。

    白泽没有说话,他听不懂杨三阳的话语,但看着叽里咕噜的杨三阳,心中若有所思,能大概猜测出杨三阳的意思。

    “原来老祖我的一线生机并非是火神,而是应在这小子的身上!这小蛮子眼中怎么会映衬天网?天道尽数在其眼中,这小子了不得啊!”白泽心中念转,哼哼唧唧的瞪了杨三阳一眼,然后转身前去石锅内,直接趴在锅边去喝鱼汤。

    见到白泽动作,众位原始人想要阻止,却被杨三阳止住,任凭白泽动作。

    “嗖~”

    困仙绳闪电般窜出,然后伴随着凄厉的吼叫,一只黑熊被其捆束拽了进来。

    “杀~”

    不用杨三阳吩咐,一群原始人已经嗷嗷叫着冲上去,将那黑熊大卸八块。

    吃了六个月的肉干,众人早就想喝肉汤了。

    白泽动作顿住,一双眼睛看着那绳索,前所未有的认真,好像遇见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般,再看向杨三阳,眼中那股居高临下的味道已经不见,反而是一种平等、好奇的味道。

    先前事情紧急,生死关头他那里有时间去关注捆束自己的是什么东西,只是此时回过神来细想,能捆束先天神祗的东西,怕不是寻常之物。

    要知道,好歹他也是先天异兽啊。

    “明明看起来就是平平常常普普通的一个小蛮子,看不出什么威势,可是之前那天网做不得假,还有那绳索,竟然透露着不朽的气机……”白泽此时一边喝着鱼汤,一边认真的看着杨三阳,此时杨三阳眼中天网隐去,看不出分毫异状,看起来就是普普通通平平常常的一个小猴子。

    对,至少在白泽眼中,所有原始人都是猢狲。

    没有理会白泽,杨三阳走入自家石洞内,倒在软榻上直接蒙头大睡。

    一日一夜未眠,他是受不了了。这一路上看似轻松自在,但精气神却时刻紧绷,纵使手中有火把,也心中不安。

    白泽不喝鱼汤了,随着杨三阳来到了屋子,然后第一眼便看到了墙壁上的灯火,猛然一个健步窜上去,死死的盯着眼前灯火不语,就那般呆愣愣的坐在灯火前,似乎想着什么无法思虑的事情一样。

    作为诸神中的智者,神帝的智囊,能叫他不解的事情还真不多,但偏偏他现在遇见了。

    扭头看看陷入了沉睡中的杨三阳,白泽陷入了沉思,双目内道道神光流转:

    “不可思议!不可思议!这小部落不简单,这小子也不简单。”

    “天地大劫即将到来,神帝与魔祖即将决战,这小子身上蕴藏着大秘密,老爷我却似乎因祸得福,未来怕是有超脱之机……天网都被其一眼观之,这小子未免太过于得天独厚了。”

    ps:本书第一个萌主诞生了,感谢“旅途习惯”大佬。唔,可以说毕竟是改良的洪荒文,其实九命心中很没底气,但是这个盟主,叫我心中安静了下来,这说明书友对我的认可,对我文章的认可,说明我写的还不错,心里忽然间就有底了。谢谢大佬……谢谢各位书友。

    新时期不能加更,老书加一更吧,emm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