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太上执符 > 第三十四章 恭喜您捕获一只异兽白泽
    弥风老妖在笑,白泽却想哭。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得饶人处且饶人,这么咄咄逼人干嘛?

    “不可能的,怎么会彻底陷入沉睡,对我的呼唤毫无感知?。火神纵使沉睡,但只要觉醒一缕元神,便可将你这蝼蚁碾碎化作齑粉,你这蝼蚁还不速速滚开,难不成等死吗?”白泽怒视着弥风老妖,眼中火气翻滚,他堂堂白泽什么时候受过这等气?

    “哈哈哈,你休要诓我,真当我不知道吗?火神是何等存在,他若感知到你的危机,早就该醒了,如今既然醒不来,那便说明真的醒不来,只要我不闯入火神神威笼罩之地,火神便绝不会惊醒!”弥风大王在笑,笑容里满是阴冷:“你我如今乃是不死不休的仇恨,乖乖叫我吞了你,一切皆一了百了。你既死得痛快,我又得了好处彻底蜕变,取代你的命格,咱们是两利,你又何必挣扎呢?”

    “我呸,你这混账太无耻,老祖我有朝一日若能恢复神通,非要将你抽筋扒皮点天灯不可!”白泽恨得咬牙切齿。

    “呵呵,大荒这么大,你如何找到我?更何况,阁下觉得你还有机会能活过今晚?”弥风妖王在冷笑。

    “我如今站在火神神威笼罩之地,你敢踏入其中,必然会被法则之力灭杀,我就不信你真的敢跨进来抓我!”白泽此时恍然回过神来,瞧着虚空中弥漫的火之法则,顿时来了精气神,慢慢悠悠的坐在青石上,抬起头鼻孔看着弥风老妖:“小野兽,老爷我就在这里,有本事你便施展神通进来抓我,老爷我若皱一下眉头,便跟你姓。”

    “神威?”弥风老妖看着虚空中弥漫的神力,他当然没胆子触怒火神,不敢冒犯火神的威严。火神与白泽不同,火神乃杀伐之神,纵使被魔祖重创,碾死自己也和玩一般。

    看着得意洋洋的白泽,弥风老妖忽然笑了,笑的白泽心脏一抽,一股不好的预感自心中升起:“阁下如今本源遭受重创,施展不得半点神通,怕是一只寻常野狼,你也绝对敌不过。”

    “那又如何?你莫非敢进来抓我?”白泽不屑的道。

    “呵呵,我是不敢,但人敢!”弥风大王冷笑。

    “嗯?”白泽闻言一愣。

    “吼~”

    不给白泽反应的时间,弥风妖王仰天一阵咆哮,下一刻猛然对着大荒一抓,数以万计的野兽被其摄取而来,落在了其身前。

    那一群野兽筋骨强壮,毛发油光发亮,显然是日日得以饱食。

    “去,给本大王抓住那白泽神兽,本大王必然重重有赏,助尔等开辟窍穴,直接踏上修行之路!”弥风老妖一声呵斥,下一刻无数双绿油油的眼睛看向白泽,然后二话不说直接咆哮着扑了过来。

    “你他娘的……”白泽心头狂跳,二话不说转身便跑,连骂人的话都顾不得,火急火燎的向火神领地内窜去。

    他发誓,这回连吃奶的劲都用上了。

    白泽好歹也是先天异兽,虽然遭受重创,但速度却远超那群野兽,众野兽虽然速度快,却只能跟在白泽身后吃灰。

    不过,一群野兽受了弥风妖王的命令,绝不会放弃追捕,跟在后面对白泽紧追不舍,而且关键是野兽数量太多,铺盖下去漫山遍野,逐渐对白泽形成了合围之势。

    白泽恨得想要骂娘,但他此时却没有时间去骂,所有精力都用在逃生上,根本就顾不得喝骂。

    眼见着一群野兽越围越紧,自家活动空间越来越小,白泽脑海中智慧之光不断流转,一点神通勉强运转:“生机在北方,我的生机在北方!”

    白泽二话不说,转身便向北方逃窜,过了八十里后忽然瞧见黑夜中一团火光,那火光周边无数野兽在厮杀。

    在那火光中心有一道人影,持住火焰不断驱赶着野兽。

    “天不绝我!天不绝我!”白泽瞧着那篝火,还有调动篝火的人影,不由得热泪盈眶,自己终于否太极来。

    他是谁,堂堂神兽白泽,上知天文下知地理,逆知过去未来,怎么会被区区一只妖兽给吞了?

    有了火焰,自然可以逼迫众位野兽退去,到那时自己获得喘息之机,总有办法唤醒火神,让其为自己护道复仇。

    杨三阳此时正站在篝火前吃着肉干,此时周边众野兽相互厮杀,反倒是没有野兽敢于上前来骚扰他,到叫其安静了下来。

    “咦,远方好大的动静,莫非卷起兽潮了吗?莫非莽荒中又有恐怖的大妖崛起?”杨三阳听着远方此起彼伏的咆哮声,惊得心中一颤,眼睛里露出一抹凝重。

    兽潮,绝对是要命的事情,他自己一个人怕是无法应付。

    “嗖~”

    就在其沉思之时,一道破空声响,眼前划过一道白光,下一刻只觉得自己裤腿一紧,已经被抱住,然后那动物弹指间顺着其裤腿爬上肩头,然后蹬在了其脑袋上。

    “呼~”

    杨三阳惊得魂飞天外,毛骨悚然冷汗打湿了毛发。被野兽靠近,还被其靠近自己的脑袋,岂非性命已经易手?

    心中念动,困仙绳飞出,不待那动物反应,已经被困仙绳给锁住,然后杨三阳手掌猛然伸出,将头顶之物攥在手中,然后杨三阳懵了。

    一只很萌很萌的小兽,一袭洁白的毛发,头顶上长着一只角,此时正满脸愤怒的盯着自己,口中发出一道道呼喝,似乎在训斥着自己的无礼。

    不过这小兽一副蠢萌蠢萌的样子,倒颇为惹人喜爱,看起来便没有丝毫的杀伤力。

    “这是什么东西?好像是一只羊,但那有羊长着一只角的?反倒有点像神话传说中的神兽白泽……”杨三阳拿着小兽左右来回打量,那小兽不断咆哮,双目内满是怒火的盯着杨三阳。

    白泽怒啊,虎口尚未脱险,竟然又被一个不知名的猴子给抓住。

    这种大猴子他看到过,最是脆弱、软弱,在大荒中已经要灭绝了,若非诸神庇佑,只怕这物种已经灭绝了。

    这厮竟然敢对自己无礼,还敢拿那脏手摸自己的毛发,还敢摸自己的触角!!!

    “小子,速速放开我,否则老爷我恢复神通,非要叫你好看!”白泽怒斥着杨三阳。

    然并卵,杨三阳听不懂大荒通用的神语,只是不断揉捏着小兽脑袋,还扯了扯其下巴上软绵绵的胡子。

    耻辱啊!

    白泽气急,怒火攻心,干脆晕了过去。

    他堂堂先天异兽,何时受过这种憋屈?还被人当宠物一般揉捏脸蛋、胡须,那可是自己的生命啊,自己英俊潇洒的胡须居然被一只大猴子给摸了,这简直是耻辱。

    “咦,晕过去了?”杨三阳面带诧异的捧着那小兽,正要在把玩一会,忽然听得远方一阵咆哮怒吼,然后随手将小兽塞入了背后皮囊中,面色凝重的站在篝火前,将木头扔入篝火中,加大了篝火的燃烧。

    铺天盖地的野兽,一眼望去怕不是有数万,密密麻麻的逼近,将火堆团团围住。

    杨三阳头皮发麻,手脚发软,迅速将背后火把抽出,点燃之后拿在手中。

    “麻烦大了!”杨三阳眼睛里满是凝重:“这冰天雪地,怎么会出现这么多猛兽?附近猛兽怕不是扎堆冲了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会有兽潮?”

    他不知兽潮根由,但知道眼下必然是自己最难度过的一观。

    阵阵腥臭味铺天盖地,一双双流着涎水的嘴巴张开,狰狞的牙齿在火光下更显得恐怖。

    背囊中白泽转醒,悄悄的将脑袋自背囊中伸出,瞧着那团团围住的野兽,不由得心生绝望:“这回是真的没处跑了。火神,你这混账若再不苏醒,老祖我可要成为这群畜生的腹中餐了,到时候神帝问罪,怕你也要遭受牵连。”

    白泽仰天怒骂,可惜没有半分回应。

    原始人祭坛处,那神火微微波动,似乎感知到了白泽的气机,但是却见那小鸟一扑腾翅膀,所有波动瞬间压了下去。

    “火神,你个老不死的,你可不能公报私仇啊,当年我不就是坑了你一回吗?”

    “火神,你个混账……”

    “火神,老爷我若死了,神帝必然不会放过你……”

    “……”

    白泽在不断怒骂,听在杨三阳耳中,却是一阵颇有韵律的哼哼,他也不予理会,只是紧靠着篝火,眼睛里露出一抹凝重。

    冰天雪地的小冰河纪元,涌现出如此多的野兽,明显很不正常。而且这群野兽筋骨强壮,没有半分枯瘦的样子,很明显是自大荒外涌进来的。

    这个时候,没有什么是比火把更令人安心的了。

    杨三阳手中持着火把,不断来回摇摆,将一群野兽逼退,心中快速沉思:“必须要尽快撤离,我的火把坚持不了一夜,这群野兽若不肯退去,火把燃尽我纵使是有篝火护持,也难逃一死。”

    他是一个果断的人,想通前因后果,随即持着火把二话不说向野兽逼迫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