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太上执符 > 第三十三章 白泽
    回去?还是不回去,就在这里过夜?

    这对于杨三阳来说,是一个难以抉择的问题。如今寒垩纪到来,大雪封山,他每日里的脚程只有这么些,方圆五十里乃是其极限,他若回到洞府,不论如何都无法走出方圆五十里的范畴。

    今夜回去,明早出发,还是只能到这里,不能再走出更远。

    不回去!不能回去!空手而归,他怎么甘心?食物是早晚要面对的问题,绕不过这个坎。

    附近已经是人类领地,到处充满了陷阱,野兽也不傻,早就远远的避开。

    再加上众位原始人涸泽而渔焚林而猎,导致了附近资源枯竭,野兽也不想来此。

    部落里食物不够,乃是一个绕不过去的门槛,早晚都要面对。既然如此,倒不如早早做准备。

    没有实物,部落里的族人都要被饿死,而自己孤孤单单的一个人,绝不可能在凶险的大荒中活下去。

    杨三阳瞧着即将西沉的大日,眼中神光流转,过了一会才心中念动,寻了几颗干枯的老树,利用铁锹将其斩断,分成了长短适中的木柴,点燃起熊熊篝火。

    寒垩纪虽冷,但却冻不死他。若是换了一个原始人在此,无法斩断那些老树,无法点燃熊熊篝火,黑夜必然会被冻死,但杨三阳不然。

    篝火点燃,很亮、很暖,方圆几十里都可察觉,夜晚篝火极有可能引来猛兽,他不怕那些饿极了的猛兽来,就怕那些家伙畏惧火焰不敢来。

    随便摘了一堆干果塞入袖子里,他的袖子足够大,其内有无穷虚空,似乎连天地都装得下,区区果干自然不在话下。

    篝火熊熊,那一堆干木足够燃烧一夜,稍微有些麻烦的是伴随着篝火卷起,地上冰雪开始融化,变得泥泞不堪,打湿了篝火的木柴。

    这对于杨三阳来说都不是事,他预备了足够多的干柴,而且面对着熊熊火焰,有的时候水汽反而会加剧火焰的燃烧强度。

    就像大型火灾现场,泼水泼少了不但不能灭火,反而更加助长了火焰的凶猛。

    杨三阳眼睛里流转出一抹神光,站在篝火前不紧不慢的吃着干果,他不敢再夜里睡觉,因为夜里有无数的凶险,稍有不慎便会被野兽咬掉脖子。

    “呜嗷~”

    伴随着烈日西沉,黑夜笼罩大地,寒冷猛烈的北风卷起,吹得篝火熊熊燃烧,卷起了两米高的烈焰。

    杨三阳站在火焰三米外,这个距离温度足够,并不会觉得寒冷。

    他在黑夜里不敢睡觉,只是静静的吃着干果,黑夜里一双双绿油油的眼睛在不断逼近,伴随着腥风、咆哮,蠢蠢欲动的向杨三阳靠近。

    “嗖~”

    腰间困仙绳飞出,卷起了篝火中的一颗木墩,然后其手掌一甩,木柴在空中划过一道明亮的弧度,惊得那逼近的野兽仓皇逃窜。

    “其实这倒是一个抓捕野兽的机会,可惜我的困仙绳只有一根,失去了困仙绳威慑,只怕我会被这群野兽吞得骨头渣子都不剩下!”杨三阳时不时利用困仙绳扯住火焰扫过一圈,惊得那无数野兽仓皇逃窜,但是片刻间却又面带不甘的冲过来。

    杀戮开始,血腥味传出百里。

    那些饿极了的野兽不单单将杨三阳当成狩猎目标,更是将身边同类当成了果腹的对象。

    见到奈何不得杨三阳,一群野兽开始互相残杀,鲜血染红了大地。

    杀戮惨烈,为了生存而杀戮,众野兽没得选择。

    火神庇佑之地外,黑夜降临,杀戮继续。

    一只巴掌大小的小兽,此时疯狂的在山中逃窜,在其身后道道妖风卷起,不断的向那小兽逼近。

    “白泽,你乃先天异种,莫要逃了,速速给老祖我果腹,只要老祖我吞了你,便可修为更进一步,夺了你的本源之气,到那时老祖我便可开了天眼,你这厮才刚刚出世便遇见我,合该是老祖我运气到了!”黑风中传来一道道猖狂笑声,席卷方圆十几里,惊得无数野兽遁逃,面色惶然似乎遇见了什么恐怖之物般。

    “弥风老妖,我乃白泽,得天地庇佑,尓敢害我,日后必然不得好死!”白泽在前方逃窜,声音里满是怒火。

    “哼,什么天数,简直不知所谓!你体内流淌的可是神血,对我等后天生灵来说乃无上妙物,若是吞了你,说不得老祖我可以逆转先天,夺了你的权柄,化作为先天神祗……”弥风老妖只是冷冷一笑,声音里满是喋喋怪笑,一掌伸出笼罩乾坤,山头大小的手掌遮天蔽日,这一掌落下白泽逃无可逃。

    “不可能,我白泽乃先天异兽,知晓过去未来,天下万物莫能逃过我的感知,我怎么会死在这里!”白泽不理会背后风声,只是拼了命的遁逃。

    说实在,白泽也是气啊,自己好歹也是堂堂先天异兽,若非当年被魔祖的灭世大磨波及,将体内本源打回原形,他岂会陷入沉睡?

    陷入沉睡也就罢了,偏偏遇见了太一与太阴仙子大战,正好波及其沉睡之地。那白泽来不及反应,便已经被二人交手余波震晕,好不容易恢复的元气再次散乱开。若是如此,倒也不必落得如此境地,但偏偏恰逢天地大变,不断变迁的天道法则将其自沉睡中惊醒,然后白泽心生好奇,欲要探寻到那天地大变根源,前往神帝之处邀功。

    然而还不待其探查到那异变根源,竟然被变迁的天道法则反噬,然后一身本事彻底光溜溜的化作了流水,比之普通寻常野兽强不了多少。

    偏偏此时这弥风大王不知自那个旮旯里冒出来,竟然在饥寒中见到了遭受重创的白泽,顿时大喜过望二话不说便杀了过来。

    这弥风老妖虽然厉害,但却也不过是才修炼八千年罢了,若放在自己巅峰时期,根本就不屑于理会,甚至于吹口气都能将其碾死,可谁知道如今虎落平阳被犬欺,竟然落得了这般地步。

    “记得当初太一、与太阴大战最后地方,便是火神的领地吧?若是前往那里,或许还能觅得一线生机!”白泽心中悲愤,他堂堂白泽,乃天生地养的异兽,竟然沦落到今朝地步,安能不怒?

    “就算神帝待我,也须以座上宾之礼,如今竟然被一只孽畜追杀,简直是耻辱啊!待老祖我日后恢复修为,非要将你挫骨扬灰不可!”瞧着身后拿下的手掌,白泽恨得是咬牙切齿。

    他白泽能念动间知过去未来,天文数术无所不晓,神帝也要问策的存在,如今竟然沦落到被人打牙祭做口粮,这怎一个‘悲’字了得?

    “魔祖!太一!太阴!你们这几个混账,待老祖我恢复修为,非要叫你知道老祖我的厉害不可!”白泽气得哇哇大叫,只可惜其不善争斗,否则纵使是遭受重创,堂堂先天神兽亦岂会沦落到这般地步?

    “哈哈哈!哈哈哈!老祖我福源到了,只要将你吞噬,老祖我便可立正金仙,到那时在这大荒却也有自保之力!”弥风老妖在笑,笑容里满是的得意。

    但是下一刻弥风老妖便笑不出了,一双眼睛呆呆的看着闯入火神地界的白泽,双眼瞪大,那手抓也不知该不该落下去。

    “咦,神威?这是火神的神威?到了火神的地盘,果然是天不绝我,我乃天生异兽,气数不绝,怎么会轻易死在那孽障手中!”白泽察觉到火神的气机,脚步立即顿住,转身看向面色阴晴不定的弥风大王:

    “笑啊!你这孽障怎么不得意的笑了?”白泽眼中满是嘲弄,做人立之状,抱着双腿眼睛里满是嘲弄:“孽障,你死定了!这里是火神的领地,老祖我与火神虽然说不上交情,但却也是面熟,你竟然敢与我为难,今日便是你的死期。只要老祖我嚎一嗓子,火神弹指间便可将你灭杀。”

    “白泽大神,是小的被欲望冲昏了头脑,不该冒犯大人。不知为何,见到大人神威无边,竟然起了追随大人的心思,小人卑贱,如何敢冒犯大人?”那弥风大王面色狂变,嘴角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然后二话不说转身便跑。

    “跑?跑得了吗?天涯海角,亦不过火神一指罢了!”白泽抱着双臂,傲娇的仰着头,眼睛里满是得意:“火神,老祖我如今在你的地盘受委屈,你这厮可要为我做主,灭杀了这蝼蚁。”

    “白泽大神,咱们不过是一场误会,何必要苦苦相逼?”黑风老妖一边跑,一边回头无奈的解释。

    “误会?”白泽嗤笑一声:“你这蝼蚁冒犯了老爷我便想说是误会?”

    声音落下,没有异象,火神神威不动,白泽眉头一皱:“火神,你这老家伙听到了没有?”

    “火神!火神!火神!”白泽连连呼喊,此时心中一惊,已经察觉到了不妙。

    那边,弥风大王脚步顿住,转身看着毫无波动的火神神威,再看看大呼小叫的白泽,忽然仰天狂笑:“哈哈哈!哈哈哈!你叫啊,任凭你喊破喉咙也没用,我倒是忘记火神被魔祖给重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