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太上执符 > 第二十九章 生死间有大恐怖
    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老祭祀又一次病倒了。

    杨三阳眼中满是无奈,你说你年纪大了就好好呆着得了,偏偏要搞事情,总想着自己身上肩负着种族重任,难道没了你这世界就不转了?

    喝着鱼汤,杨三阳一双眼睛扫视视着茫茫大雪,晴朗的太阳照耀无尽大地,带来那么一丝丝暖意。

    平日里闲暇无事,杨三阳除了搓麻,就是编制衣衫。

    一日过去,夜幕降临,杨三阳扶着身上灼热的老祭祀,将手中汤药为对方灌下去,然后叹息一声,转身走入了自家屋子内。

    一夜无梦,原始的生活虽然单调,但却也并非没有乐趣。

    清晨醒来,杨三阳在室内洗漱完毕,漫不经心的走出屋子,然后呆愣在那里。瞧着老祭祀床榻上空荡荡的一片,杨三阳心中一惊,不由得生出一股不祥的预感。

    快步走到床榻处,床榻内兽皮一片冰冷,不见丝毫温热,这说明老祭祀已经离开了很久。

    扫视整个石洞,一群原始人依旧在懒洋洋的睡着大觉,并非每个人都有杨三阳这般充沛的精神,走遍整个石洞,却依旧不见老祭祀的人影,杨三阳终于变了颜色,二话不说顶着刺骨冷风,沿着昨日的痕迹,一路径直来到了火神祭坛处。

    老祭祀跪在那里,手中持着权杖,额头触地身躯一动不动。

    杨三阳快步上前,扶住了老祭祀胳膊,入手处犹若冰冷的铁石,不见半分温度。杨三阳心脏一抖,慢慢伸出手颤抖着来到了老祭祀的鼻子下,许久后又伸出手塞入了老祭祀的胸口。

    最终,又拿住老祭祀脉搏,杨三阳呆呆的蹲在那里,许久不语。

    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死了!

    老祭祀已经死了!

    而且已经死了很久!

    他说不出此时心中是什么滋味。

    五味具杂,难以言述,心口似乎塞了一块铁石,难以开口。

    “不成神圣,终究为蝼蚁,终有难逃生死轮回的那一日!”杨三阳被老祭祀的执念感动,但更多还是对死亡的恐惧。

    他从来都不是一个能坦然面对生死的人,尤其是看到老祭祀冰冷的身躯,他心中更是升起了一股惶恐:

    “未来的某一日,我会不会也如今日这般,死在病苦之下?亦或者说,未来有朝一日,我会不会也就这般悄无声息的自这方天地间消失?”

    我轻轻地来,亦如我轻轻地走,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半点云彩。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我杨三阳是什么人,我注定要留名于此方世界,注定要长生久视,我怎么会如老祭祀这般,就这样悄悄的走了……”杨三阳身躯后退,然后跌坐在地,泥土的寒冷他感知不到,只是此时脑袋里满是轰隆之声,犹若滚滚惊雷一片空白。

    过去的五年中,部落里从未有老死之人,那些部落里年纪稍大的原始人,已经成为了野兽的诱饵,尚未来得及寿寝正终,便已经成为野兽盘中餐,悄无声息间的死在了野外。

    这是第一个死在其眼前的老人!部落里地位然的大祭司,担负着与神明沟通的使命,当然与寻常老猿人不一样。

    可是,却依旧无法抵挡生老病死,放不下心中执念,病、寒交加中,化作了雕像。

    他前所未有的对死亡产生了恐惧,前所未有的恐惧。

    就仿佛是有一片无尽黑暗深渊,不断向自己逼近,想要将自己吞噬掉。

    若不能成神,自己会死掉,耶会死掉、女领也会死去。

    杨三阳默然,那一日他不知自己怎么回到山洞中的,只记得耳边一片嘈杂,恍惚中一群人托举着自己,将自己抱回了山洞。

    还是耶现杨三阳不见了,然后循着踪迹找到了杨三阳的身躯。

    缓缓睁开眼睛,杨三阳接过耶递来的鱼汤,小口小口的喝入腹中,双目内流转着道道神光:“我绝不服输!我绝不能就这般死去,我一定要成神,我一定要长生不死!不但我要长生不死,女领、耶也要跟着我一起长生。”

    杨三阳的眸子逐渐恢复了清亮,只是自那日后,他整个人更加的活泼,更加珍惜每一日,更加热爱生命、热爱这方天地。就连往日里觉得非常讨厌的寒垩纪,在其眼中亦变成了另外一种景色,也不再觉得枯寂。

    杨三阳在笑,只是他黑夜里睡去的时间越来越短,搓麻用的时间越来越长。他要利用每一日,绝不会在自己的身上留下半点遗憾,白白的耗费光阴。

    生死间有大恐怖,当他第一次看到一个与自己熟悉的人死去,那种恐怖的冲击,叫人心中无法言述。

    耶躺在软榻上,睡眼朦胧的看着那灯下人影,杨三阳睡得越来越晚,整日里坐在灯下搓着麻批。

    耶很不理解,为什么杨三阳不喜欢睡觉,而是去整日里搓麻枇。

    无数的麻枇搓好,代价是杨三阳的双手生出了一层层老茧,他认真的编织着麻绳,按照自己记忆中的程序、技巧,默不做声的编织着麻衣。

    绝不浪费生命里的每一寸光阴。

    “纵使是有朝一日我死了,也要为这方世界留下点什么……”杨三阳低垂下眼眉,眼睛里露出点点神光:“众位原始人虽然不识得字,不会说话,但我可以教他们。”

    杨三阳拿起自家铁铲,在石洞内墙壁上开辟出一方大大的空间,将汉家三千汉字雕刻了上去。

    至于说象形字?

    他实在是没有那个闲心,而且也创造不出象形字。

    三千个方方正正的汉字,被其雕刻在石洞上,没有惹出什么天地异象,更没有什么功德。

    “传说中仓颉造字惊得风雨大作,鬼神哭啼,有无量功德……”杨三阳心中有些不平衡。

    但随即想想也是,文字只是开启了人道文明,对于天道并无贡献。只是壮大了人道气数罢了。

    三千字体,方方正正,杨三阳一双眼睛看向那巨大的石壁,略做沉思,手指伸出,竟然在石壁上留下了一道道印记。

    阿伯次的额佛歌,和以及可乐莫吶,我破昔日斯特……a、b、c、d、e、f、g、h、y、j、k、1、m、n……。

    与繁杂的三千汉字比起来,还是二十四个字母更加的简单,半个月足以叫众人记住拼音,只要自己在那三千汉字上标注拼音,日常生活中经常领着众人诵读汉字,说话的时候为众人解释汉字的意思,言传身教终有一日会见到成效。

    自从那日之后,杨三阳便又多了一项任务,一边编织着麻衣,一边引导众人读取拼音。

    阿伯次的额佛歌,和以及可乐莫吶……

    编制麻衣不耐烦的时候,便去石壁上标注拼音,在这寒冷枯寂的寒垩纪元,杨三阳终于找到了一点生命的意义。

    然而杨三阳想得太美,事实给了他一个沉重的打击。

    拼音,并不是那么容易读出来的。

    就像是一只猫,去学狗叫,根本就不可能的。

    “a~”杨三阳念了一声。

    “嗷~”众位原始人嚎了一嗓子。

    杨三阳默然,额头上满是黑线,再次念了一句“啊~”

    “嗷~”

    “b~”

    “嗷~”

    ……

    砰!

    杨三阳扔下了手中铲子,转身去编制麻衣,留下一群面带无辜之色的原始人,面面相觑不知所措,仿佛做错了事情的孩子一般。

    教导这群原始人,就像后世父母教育熊孩子一样,杀人的心都有了。

    不论杨三阳怎么教,这些家伙就是不出正确音调,依旧是那般‘嗷~’,恨得杨三阳牙痒痒,明明很简单的拼音,为何众人却呼喊不出来?

    “a!!!”杨三阳盯着一群原始人,话语的语调都开始变了,声音里满是杀气。

    “嗷~”

    杨三阳吐血三升。

    “a~”

    就在此时,一道熟悉的语调传来,虽然并不标准,但在那无数的‘嗷~’中,却显得格外引人耳目。

    杨三阳猛然转过头,他看到了耶,这个聪明的原始人正在音‘a~’,一双滴溜溜犹若葡萄般的眼睛正盯着杨三阳。

    杨三阳面带狂喜,刹那间有一种老泪纵横的感觉,猛然上前一把将耶抱住,说不出的欣慰。

    家乡音啊!说不出的亲切。

    至于说那群原始人,看其心不在焉的样子,杨三阳就知道这些家伙早就烦了。

    “拨~”

    杨三阳指着第二个字母,面带期盼的看着耶,可惜耶再也学不来了。

    “不对劲啊~”杨三阳拿起麻批,继续编织着麻衣,扫过一群原始人,眼睛里满是沉思,拼音这么简单的东西,众人没道理念不出来。

    若说众人记不住到有可能,但若说跟着自己音都不出来,那未免有些匪夷所思。

    “除非……这些原始人尚未进化,言语功能迟迟不曾激……”他忽然想到了后世中的孩子与野人生活在一起,错过了开启语言的年龄,便再也无法开口说话,错失了说话的机会。

    莫非因由在这里?

    ps:二十七章被河蟹了,大家想看就去去看盗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