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太上执符 > 第二十八章 下雪了
    不管杨三阳愿意还是不愿意,太阳星终究被那黑色粒子彻底占据,寒垩纪如期而至。

    天地间飘荡起第一片雪花,猛烈的寒风在天地间鼓荡,吹得大地一片萧瑟,放眼望去无边虚空一片惨白。

    见过巴掌大小的雪花吗?

    杨三阳此时见到了。

    大地不知何时被冻彻,冷冽的北风顺着洞口向山洞内灌溉,吹得山洞内篝火一片摇曳,最终被山洞大门处的稻草抵住。

    门外大雪告诉他,恐怖的寒垩纪终于到了。

    清冷的早晨,天空灰蒙蒙一片,杨三阳披着大氅站在洞口,冷风刮过,只觉得自家脸蛋像是被刀子刮过一般。

    冷!

    冷到了极致!

    还好,原始人有厚厚的毛,仿佛天然羽绒服一般。

    “大祭司———”杨三阳忽然心中一动,仿佛想起了什么一般,疾步走出山洞,迎着寒冷罡风,向祭坛处冲去。

    外界灰蒙蒙一片,五十步外一片朦胧,尽数被大雪、雾气遮拢,什么也看不清。

    不过杨三阳双目内有天网,区区雾气自然遮不住其法眼。

    一堆暗淡的篝火在风雪中坚挺,纵使罡风猛烈,却也依旧坚持顽强着不肯熄灭。

    在篝火旁,一道白色的影子匍匐在冰雪里,动也不动。

    杨三阳快步走近,来到了大祭司身前,低头看向动也不动的大祭司,心中一惊,手指略带颤抖的去触摸大祭司鼻息。

    身躯一片冰凉,与外界被冻了一夜的山石没有什么区别,鼻息间那一缕若有若无的温热,叫杨三阳一颗紧绷的心缓了下来。

    二话不说,小心翼翼的搬起大祭司已经冻僵的身躯,急向洞府内走去。

    冻僵的人很脆弱,稍有不慎便会将其身上的‘胳膊’‘耳朵’扯掉,搬动冻僵的人必须要小心翼翼,不可强行将对方身子掰直。

    记得以前在老家的时候,听人说建国时期,东北特别冷,有人出门只觉得耳朵痒,然后一撮耳朵,整个耳朵都掉了下来。

    寒垩纪的冷,比后世恐怖了不知多少倍。

    “啪嗒~”杨三阳快步走入石洞,将大祭司放在篝火三丈外,然后慢慢的将其放在稻草上,再去锅里盛了一碗鱼汤,小心翼翼的喂入对方口中。

    大祭司对自己虽然没有恩情,但确实是值得自己敬佩,为了部落的未来,能做到这般地步,杨三阳自忖换了自己绝对做不到。

    趋利避害乃人之本能,如大祭司一般不畏生死,杨三阳心中甚是佩服。

    此时一群原始人眼巴巴的看着杨三阳,等候杨三阳给大家肉干,寒垩纪到来,众人是无法出去捕猎了,只能靠物资度日。

    杨三阳笑了笑,转身走入石洞内,搬出一堆堆肉干,众位原始人没有哄抢,而是依次按照秩序上前等候其瓜分。

    女人、壮汉、小孩。

    杨三阳懒得吃肉,锅里鱼汤熬了一夜,他还是比较喜欢喝鱼汤。

    虽然这个世界没有盐,但却有能代替盐的植物。

    喝了一大碗鱼汤,杨三阳百无聊赖的端坐在洞府内,一双眼睛看向外界茫茫大雪,虚空中卷起的龙旋风,他只希望自家鱼塘中的鱼苗自求多福,能够躲过这一劫。

    这般寒冷到极致的天气,纵使是野兽也已经进入巢穴不肯出来,开始了寒垩纪的冬眠。

    “无聊!”斜倚在青石上,北风扑面而来,杨三阳瞧着在石洞内无所事事的原始人,无奈叹息一声。

    这般吃了睡、睡了吃的日子,绝对不好受。

    “或许……我可以搓制一件麻衣,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呆了半日,杨三阳实在不知道自己该干嘛,这般瞪大眼睛呆,他是忍受不了。

    干脆回到山洞内,将成堆的麻批抱到火堆前,开始筛选制作。

    麻衣的制作关键还是要看麻批好坏,而且单个麻批编制衣衫并不结实,最好编制之前将麻批搓一下,搓成细小的麻绳,然后在进行编制。

    杨三阳拿出一根麻批,不紧不慢的搓着,漫长寒垩纪元,他时间有的是。

    根据往年寒垩纪记数,每一次寒垩纪大概百日到一百五十日之间,这漫长的日子若什么事情也不做,他怕是要憋疯了。

    麻衣他不会制作,但当年他去云南旅游之时,曾经见到过云南人制作麻衣的过程,虽然世界不一样,工序不一样,但原理还是一样的。

    一边众位原始人面带好奇的凑过来,想要伸出手学习杨三阳编制麻衣的过程,杨三阳挥手打开了众人,不许众人染指麻枇。

    若在平日,他当然不会阻止,只是如今麻枇数量有限,他可不想给众人糟蹋了。

    “咳咳咳~”

    伴随着一阵虚弱的咳嗽声,老祭祀身躯逐渐软化下来,终于恢复了神智,面色虚弱的躺在地上,然后被众位原始人扶起,躺在了稻草兽皮上,面色茫然的看着山洞。

    过了一会,老祭祀方才回过神来,慢慢坐起身,瞧见篝火下搓制麻批的杨三阳,然后再看向身边熊熊篝火、外界茫茫大雪,整个人陷入了沉默。

    杨三阳放下麻枇,将早就准备好的参汤自锅里端出,递给了老祭祀。

    老祭祀咧嘴一笑,露出一双大白牙,周身颤抖的接过参汤。

    杨三阳叹息一声,老祭祀周身汗水打湿了皮毛,仿佛水洗的一般,显然是伤了元气。一碗参汤入肚,老祭祀周身已经汗如雨下,流淌了一滩水渍。

    寒气虽然逼了出来,但老祭祀的身子骨却垮了。

    一碗参汤入腹,老祭祀看了杨三阳一眼,然后又一次陷入了沉睡中。

    杨三阳没有说话,而是继续低下头继续搓制着麻绳,一双眼睛里无数法则丝网流转而过,扫过外界茫茫大雪,双目有些失神。

    一日一顿饭,众人吃的是肉干,到不觉得饿。

    寒垩纪到来,为了节省部落的物资,一日一顿饭已经是不少了,众位原始人并未抱怨。

    深夜,老祭祀哼哼着醒来,周身开始热,杨三阳又给对方灌了一碗草药,然后老祭祀又一次深深睡去。

    杨三阳将石锅刷干净,在其中放下一条大鱼、各种调料,然后方才转身走入石室内。

    大鱼是杨三阳的早餐,不会有原始人去偷食,如今杨三阳在部落里的威望登峰造极,比之火神也不会差分毫,谁敢冒犯其威严?

    而且因为是石锅,大鱼并不会炖成粥,明日里早晨起来喝鱼汤,美滋滋~。

    夜晚,耶看着杨三阳有些蠢蠢欲动,一双手掌在其身上摸索,却被“吧嗒”一声扣住。

    耶是个聪明人,闻弦而知雅意,随即不在动作,抱住杨三阳的腰肢昏昏沉沉中睡去。

    夜晚

    灯火下杨三阳一双眸子亮若星辰:“整日里有一个时刻想要睡自己的问题原始人,这日子还真是难熬。可惜,我并非真的原始人,怎么也下不去嘴。”

    脑海中胡思乱想着,杨三阳朦胧中睡去。

    第二日清晨醒来,杨三阳刷好了牙齿,慢慢来到洞府门前,瞧着已经齐腰深的大雪,却依旧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回到老祭祀的床榻前,老祭祀如今骨瘦如柴,周身烧热退去,这条命算捡了回来,但是身子骨却垮了。

    睡梦中老祭祀眉头紧蹙,面色痛苦绝望,不知在梦里梦到了什么,居然这般痛苦不堪。

    将老祭祀在睡梦中唤醒,一碗鱼汤入腹,杨三阳慢慢将老祭祀的扶起来身,此时老祭祀恢复了神智,病气已经散去,浑浊的眸子看着杨三阳不语,脸上满是颓然。

    耶与女领在部落里分着肉干,几千人的肉干,杨三阳是懒得了。

    对着老祭祀笑了笑,杨三阳低下头继续编织麻衣,不紧不慢的搓制着麻绳。

    老祭祀扫过神情淡然的杨三阳,再看看外界狂躁的风雪,一时间陷入沉默,整个人默然不语。

    日子一天天的过,第三日时天气晴朗,第一缕阳光照破迷雾,惹得无数原始人欢呼。

    此时风雪已经八尺深厚,足以覆没原始人的身躯,众位原始人只是将洞口清理了出来,一群人挤在洞口晒着太阳,享受着难得的悠闲时光。

    大雪太厚,反而为众人屏蔽了冰冷的寒风,一群原始人不断推开冰雪,站在洞口周边晒太阳。

    冰雪形成了天然壕沟,遮蔽了冷风,众人站在冰雪中不语。

    老祭祀不知何时自洞府中走出来,一双眼睛看着天空中红彤彤的大日,竟然不惧那刺目的阳光,双目直视着大日许久不语,只是手中权杖攥紧,手指白,然后闯入大雪中,按照记忆强行自大雪中开辟出一条道路,来到了火神的祭坛前。

    火神祭坛周边百丈没有丝毫风雪,仿佛处于另外一个世界。

    杨三阳紧跟着老祭祀走过来,只见老祭祀持着权杖,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祭坛上的火焰,许久不语。

    那一日,老祭祀在祭台下站了许久,方才蹒跚着身躯往回走。

    这一次他没有跪下,只是周身精气神仿佛抽空了一般,回到洞府内就再次病倒了,病来如山倒,再次陷入了昏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