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太上执符 > 第二十七章 耶的表白
    火神被那只小鸟镇压,记得洞**有一朵火神赐予的火焰,若自己趁机研究一番,窥视到诸神的奥秘……?

    杨三阳心脏在一瞬间疯狂跳动,这个想法刹那间充斥于整个脑海,他有法则之眼,可以窥视天地间的任何法则,火神本源绝对瞒不过自己法眼,若能窥视到神祗秘密,自己未必不能走上成神的道路。

    脚步加,杨三阳一路急步,径直来到了洞**,看着洞穴中央悠悠点燃的神火,脚步却又骤然顿住。

    自己只想到了觊觎火神的本源,窥视到成神的奥秘,可若自己无法成神呢?

    到那时等候自己的便是火神报复,火神绝不会介意将从小鸟哪里吃到的憋,泄到自己身上。

    渎神者死!

    而且自己只是有法则之眼,纵使能窥视到火神的本源法则排序又能如何?他根本就无法调动法则,更何谈自己修炼成神?

    杨三阳脚步顿住,他还年轻,有大把时间,若非逼迫到极限,他绝不想贸然触怒神灵,将自己置于不可控之地。

    “我还等得起!”杨三阳低下头,颤抖的身躯逐渐恢复了平静,慢慢的转身披着大氅行走在大地上,脚下留下一道道泥泞的痕迹。

    这算作是自己最终的后手吧,若有朝一日自己即将逝去,再无长生脱之机,到那时便是自己渎神之时!

    他从来都不是一个胆子大的人,若非逼不得已,他绝不想冒险。

    钻火如此,如今亦是如此!不到绝境,岂能冒险?

    而且眼前的生活也很不错,他生活得很惬意,虽然没有物联网、计算机,但每日自己可以默诵道德经,研究天地法则的演化,他虽然不曾修行,但底蕴却在不断的增加。

    而且天地间屡次降下功德,只要他日后不做出天怒人怨的事情,自然有这方天地庇佑他。

    “没有机缘,那我就不断创造功德,终有一日当我功德足够,自然会有长生之机降临,到那时没人能挡我登临顶峰!”杨三阳双目内露出点点神光。

    “盘……”

    耶脚步轻快的自远处走来,蹦蹦跳跳一路欢快的来到杨三阳身前,手中捧着一团绚丽如火的花朵,来到了杨三阳的身前,面带期盼的盯着杨三阳,黑白分明的眸子里竟然露出一抹忐忑。

    杨三阳没有注意到耶的表情,而是将目光放在了花朵上,将那花朵拿在手中放在鼻尖轻轻一嗅。

    淡淡香气扑鼻而来,耶的眼中满是笑容、喜色。

    再看看满脸欢乐的耶,杨三阳轻轻一笑:“哪里采来的花朵?”

    耶听不懂杨三阳的话,只是轻轻一声叫唤,透露出几丝娇媚的味道。

    不知为何,最近一段时日,杨三阳越来越觉得眼前的耶变得清秀了起来,甚至于有一种叫人蠢蠢欲动的魅力。

    “不可能!我怎么会对一只猴子产生冲动!而且还是一只公猴子!”杨三阳打了个冷颤,将这种恐怖的念头收入心底,然后摸了摸耶的脑袋。

    耶闭上眼睛,双目内满是享受,主动摩擦着杨三阳的手掌。

    见此一幕,杨三阳心中一个哆嗦,不着痕迹的将手指收回来,自怀中拿出一颗龟珠塞入了耶的口中:“这可是那老龟磨练数千年的精华,吃下去对你大有裨益。”

    一声声清脆的叫唤,杨三阳苦笑着低下头,慢慢走回石室,将那花朵插在了自家屋子内的一个葫芦内。

    葫芦内有清水,可以确保这一朵花不会死去,整个屋子内透露着淡淡的清香。

    日出日落,伴随寒垩纪的逼近,天地间气候万变,越加寒冷。早晨需接近晌午的那个时辰众人才能外出,外面寒冷的天气才会散去。而下午接近三点之时,便已经开始寒霜弥漫,众位原始人面对着刺骨冰寒,不得不快回返。

    一日之中,可供众人狩猎的时辰,只有五个小时不到。

    时间虽然在不断变短,但却足够众人捕猎。

    是夜

    杨三阳吃了烤鱼,扫过洞府内忙着造子孙的众位原始人,耳边靡靡之音高低起伏,不由得一阵心烦意乱。

    他虽然才只有五岁,但却有成年人的思维,而且近些日子吞噬了妖兽,整个人身体不断拔高,看起来像是半大小子,足有十五六岁的样子。

    听着众人的声音,他只觉得血液膨胀,竟然有了反应。

    二话不说,杨三阳转身走入自家石洞,厚厚的石壁隔绝了外界靡靡之音,躺在松软的床榻上,用虎皮包裹住身躯,杨三阳叹息一声:“非是我对原始人产生欲望,而是源自于生物的本能。”

    一阵脚步声响起,耶缓缓的走到杨三阳屋子内,亮晶晶的眼睛看了杨三阳一眼,然后脱下兽皮钻入了杨三阳的虎皮被子里,伸出手习惯性的将杨三阳搂在怀中。

    “咦~”

    感受着背部的柔软,仿佛小馒头一般的两个团团,杨三阳心中一惊:“耶什么时候长出胸部了?莫非她是女孩子?”

    感受着那背部的柔软,杨三阳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耶替杨三阳整理了一下虎皮褥子,防止被窝透风,却是无意间手指划过其两腿间,触摸到了那尚未消退的肿胀。

    耶的动作顿住,似乎在思考什么。

    杨三阳身躯僵硬,不敢动弹,此时只觉得气氛尴尬到极点。

    过了一会才见耶手掌一动,将杨三阳身子摆正,然后整个人壁虎一般趴在了杨三阳的身上,两颗亮晶晶的眸子盯着杨三阳,在灯火中仿佛是两颗小星星。

    还不待杨三阳动作,然后就见耶坐在了他的腿上,略带好奇的攥住了杨三阳宝贝,来回左右拨弄,低下头认真打量。

    杨三阳无语,连忙将耶的手打开,欲要将其自身上搬下来。耶不肯动,面色不解的看着杨三阳,然后扶住了杨三阳宝贝,竟然抬起身子欲要坐下去。

    “呲溜……”

    耶的动作生疏笨拙,竟然滑了过去,然后杨三阳惊得魂飞天外,连忙身上将耶推下去,不高兴的吼了一声,对着耶训斥。

    耶面色委屈,低着头不肯说话,眼中泪水波动。

    杨三阳有些心软,将耶抱在怀中,拍了拍对方肩膀,然后缓缓闭上眼,做出一个睡觉的姿态。

    耶不解的眨动大眼睛,一双眸子不肯闭上,只是静静的看着杨三阳。

    屋子内气氛凝滞,不知多久杨三阳昏昏沉沉的睡去,耶也钻进其怀中,陷入了沉睡。

    一夜无梦,杨三阳睡得很好,瞧着依旧沉睡的耶,摇了摇头。昨晚耶肯定睡得很晚,他虽然不能和耶沟通,但却也八九不离十的知道耶在想些什么。

    小心穿好衣衫,瞧着软塌上的耶,杨三阳摇摇头,虽然耶和自己很熟了,但他过不去自己心中的那道坎。

    和一个原始人搞那种事情,除非他疯了!

    憋得再难受也不行!

    天边旭日东升,杨三阳对着天边吸气,瞧着浩荡大日神辉笼罩整个世界,撇了撇嘴:“大日浩荡神威无边,却不肯分润我分毫,当真是吝啬的小气鬼。”

    叮当声中众人生火烤熟了早饭,杨三阳手中撕扯着帝王蟹,瞧着日上三竿,依旧不曾消散的寒气,不由得眉头微微皱起:

    “快了,寒垩纪马上就要到了!”

    大祭司依旧趴在地上不断散出苍凉的语调,杨三阳瞧着风雪中黯淡的篝火,大祭司不断颤抖的身躯,不由得轻轻一叹。

    原始人愚昧,但这股韧劲,却绝非寻常人能比拟。

    缓步走出洞府,寒冷旋风吹得大氅不断摇摆,冷风顺着衣衫缝隙,拼了命的向其体内钻去。

    老祭祀的身躯已经僵硬,不在颤抖,而是整个人都在仿佛化作了雕塑般,脸上挂了一层寒霜。

    杨三阳没有说话,只是将火焰挑拨的更加旺盛,低下头看着大祭司,一碗热乎的鱼汤放在了其身前。

    “这样下去,你会死的!”杨三阳忍不住叹息一声,虽然知道对方听不懂,但他依旧忍不住要开口。

    没有回应杨三阳的话,伴随着篝火的旺盛,大祭司身躯逐渐恢复,周身汗流如浆。

    缓缓的喝下鱼汤,大祭司浑浊的双目看着杨三阳,然后撕扯手中鱼肉,面色绝望的看向祭台上的火焰。

    杨三阳想要将大祭司搀扶起来,可是却被大祭司抓住手臂,眸子倔强的看着杨三阳,缓缓摇了摇头,拍了拍杨三阳的肩膀,替其整理好身上被寒风吹散的毛,然后再次转身跪倒在地,口中散出苍凉的语调。

    “噗~”一口逆血喷出,杨三阳瞳孔猛然一阵收缩,连忙上前将其扶住。

    老祭祀推开了杨三阳,一个人跪倒在寒风中,声声呼唤犹若啼血杜鹃。

    “这并不是他的错,可惜他却偏偏将责任揽再了自己的身上!”杨三阳不语,只是抱来了一堆柴火,将火焰再次调得更大。

    “唉!诸神啊……”杨三阳抬起头看向祭台上的火焰,沉默许久后转身离去。

    帮助火神赶走那只小鸟?

    他还没有疯!他更没有活腻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