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太上执符 > 第二十五章 一米的天花乱坠?
    见到老祭祀吞下肾脏,恢复了不少元气,气机好了不少,杨三阳方才慢慢点头,拍拍老祭祀肩膀,然后转身离去。

    他还有好多事情要去做,要好好研究一下自己鱼钩的用途,比如说鱼钩为什么可以凭空出现在小河旁,为什么那老鳖面对着鱼钩毫无还手之力,为什么隔着数里地,自己可以看到鱼钩周边千丈的视野。

    这一切都有待研究,不过他可以确定,这鱼钩确实是好东西,能够叫自己坐在石洞内钓鱼,免去了一切危机,而且……他觉得这鱼钩的作用不止如此。

    回到山洞,杨三阳看着老龟锅盖大小的壳子,忽然目光闪了闪:“这老龟活了不知多少年,已经成了气候,不知其龟壳内有没有龟珠。”

    杨三阳心中一动,拿起一边石头开始砸老龟的龟壳,只听得咔嚓声响,不过三五下的功夫,那龟壳已经裂开。

    之前龟壳便已经被烈火烧得酥脆,现如今遭受猛烈撞击,自然承受不得杨三阳的力道。

    “砰~”

    龟壳四分五裂,一颗颗圆润晶莹的珠子镶嵌在残破的龟壳上,闪烁出莹莹之光。

    “龟珠!果然有龟珠!”杨三阳顿时大喜,连忙上前伸出手将那龟珠自龟壳上扣下来,拿在手中打量。

    龟珠晶莹,仿佛琥珀一般,闪烁着淡黄色的莹莹之光。

    “这可是老龟千年的精华,端的不可思议,此物必然有大用”杨三阳小心将龟珠收好,然后继续砸碎老龟壳子,半响过去老龟壳子化作齑粉,杨三阳手中多了十八颗龟珠。

    “吞下此物可祛除百病,在这医疗简陋的大荒世界,此物可是救命的东西”杨三阳将十八颗龟珠用绳索拉扯起来,然后小心的挂在自家腰间,当做装饰物悬挂好,方才走出洞府,瞧着那一堆堆小山般的柴木,眼睛里露出一抹笑容。

    “不用干活的日子可真好!”走回洞府,研究那鱼竿,杨三阳忽然想到,若自己从河水中钓出一只善于肉身搏斗的妖兽,那妖兽虽然不使用妖力,但却有万斤之力,对方会不会一个翻滚要了自己的小命?

    妖兽虽然可以凭借妖气、神通杀人,但其肉身历经无数年锤锻,绝非自己这小身板可以抵挡。

    他忽然间觉得,钓鱼也有危险!

    就像是一个普通人,若从河水内钓出来的不是大鱼,而是鳄鱼,只怕惊喜会变成惊吓吧?

    帮助女性原始人采摘果子,利用绳索捆束好支架,将那果子晒干。杨三阳决定自己应该放松一日,然后度过这个安逸的冬日。

    “对了,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没有解决!”杨三阳一双眼睛看向自家的石洞,他倒是忘记了在石洞内开辟出一个厕所。

    前几年原始人在石洞内随意大小便,搞得杨三阳度过五个噩梦般的日子,心中已经诞生了阴影。

    原始人虽然有智慧,但关于卫生问题,还是不太重视。

    石洞就那么大,众位原始人虽然处理大小便的时候躲避在很远的石洞,但味道依旧可以轻轻松的飘过来。

    以前自己人言轻微也就罢了,现在自己得了权势,这种事情必须要改!

    不然忍受一个寒垩纪的味道,他觉得自己绝对受不了。

    “难办,寒垩纪北风冷冽,总不能叫众人出去大小便,那可是会冻死人的。就算冻不死人,但若是染了风寒,却也不妙!”杨三阳心中微动,双眼内流转着思索之色:“可大山石洞又不是土堆,想要开辟没那么容易。这大山石头坚固,除了神力之外,根本就没有办法撼动其分毫。”

    杨三阳念头转动:“除非……我能制作一个引动大道之力加持的工具,专门用来挖掘大地的工具。”

    “不知制作出一只铁锹行不行”杨三阳心中微动,铁锹制作并不难,只要选好材料,虽然没有铁料,但是有许多木头可以代替铁料,甚至于有的木头比铁料更加坚固。

    思忖了许久,杨三阳觉得这个办法还是可行的,自己得大道之力加持的火把、绳索、渔网,皆有不可思议之力,就连妖兽都能捆束。制作出的工具若能挖的动山石,倒也正常!

    走出山洞,杨三阳脚踩落叶,走在枯黄的山林间,放眼望去大地黄、红交杂,天地间一片萧瑟。

    野兽在最后的狩猎,以期盼获得足够脂肪,熬过冰冷的寒垩纪。

    人类也在最后时刻捕捉野兽,以期盼获得足够口粮,来度过冰冷的寒冬。

    许久,杨三阳寻到了自己想要的,一根婴孩手臂粗细的树木,这种树木可以制作长矛,自然也能制作铁锹。

    选了一颗婴孩手臂粗细的树木做把柄,然后又选了一个直径二十厘米的大树做铁锹主体,接下来便是砍伐树木的过程。

    手指点出,拨动火红色法则,然后那树木齐根而断,却又被分割下二十厘米大小,迅速的按照铁锹形状将其打磨、劈砍出来,然后再将把柄制好,在把柄以及铁锹主体上钻出两个孔洞,用来镶嵌楔子,等待日后晒干了,将二者联合在一处。

    半日的时间,铁锹所需各种部件,杨三阳凭借着自家无坚不摧的金手指,已经将其制作出来。

    接下来就是等铁木风干,到那时柔软的铁木将会变成比真正钢铁还要坚硬的铁木。

    三日时间,在狂躁的大日下,铁木被晒干,然后杨三阳拿起铁锹把柄与铁锹头颅,把柄上镂空出一个足以插入头颅沟槽,将其头颅塞入把柄上的横槽内,不大不小刚刚好。

    而且双方先前钻出容纳楔子的孔洞位置正好,杨三阳拿起石头很轻易的便将楔子砸了进去。

    天花乱坠,地涌金莲。

    杨三阳看着周身米许大小的异象,如果说米许大小的异象也是异象的话,他觉得有些无语。

    不过好歹有大道之力灌注而下,铁锹上玄妙纹路流转,楔子逐渐被融化,铁锹把柄与楔子彻底融为一体,成为了杨三阳的掌中之物。

    整把铁锹灰不溜秋,其上玄妙纹路消失,就连大道都吝啬本源之力,不肯过多降下气机,这股气机如此微弱,甚至于不曾惊动诸神。

    “这或许是我和大道混脸熟了,对方碍于面子,见我又如此努力,降下安慰奖吧?”杨三阳对于手中灰不溜秋毫不起眼的铁锹没信心,随手对着身边一块青石铲去。

    “噗嗤~”

    铁锹脑袋齐根没入青石,然后杨三阳顿时目瞪口呆,眼中满是不敢置信。

    他也不想想,大道之力好歹是大道之力,其手中铁锹虽然只是被加持了一缕大道之力,但那终究是大道之力好吗?

    这世间又有多少东西受到过大道之力的加持?

    没有功德降临,杨三阳不在乎,他此时面色惊喜的看着自家手中铁锹,却见其轻轻用力,便将那青石挖掘了下来。

    “妙!妙不可言!”杨三阳拿起铁锹,扭头看向自家石洞,然后仰头大笑。

    在众位原始人惊诧的目光中,杨三阳持着灰不溜秋的铁锹,迅速冲入了石洞内。

    果然,那铁锹无坚不摧,青石虽然坚硬,但在铁锹锋芒下犹若沙土一般,轻轻松松的便被其挖掘开。

    他想到了后世那种比较原始的流水厕所,自家山洞内有现成的瀑布,只要挖掘一条沟渠,将那沟渠引到外界的大河中,众人日后在山洞内大小便,便可直接被冲入浩浩荡荡的汪洋大河,消融在大自然中,成为了大自然的一部分。

    当然,并非没有后遗症,就是以后打鱼的时候比较恶心罢了。

    想了想,杨三阳顿时放弃了这个想法,他直接将沟渠引到后山悬崖,叫无数天然肥料去滋润后山悬崖中的植被,被大自然分解掉。

    说干就干,杨三阳手中铁锹在空中留下道道虚影,无数原始人搬运着被挖掘出来的石块。

    想要构造流水厕所,便要先挖掘出一条供人通行的隧道,然后在隧道内开出沟渠,引来山洞内瀑布。

    众位原始人虽然不知杨三阳要做什么,但杨三阳既然这般做,那便是有其道理。

    众位原始人大力士不断接班,一日之间隧道已经挖好,勾连了后山悬崖,然后又在悬崖处开辟出足足大大小小上百个分叉。

    每个分叉都有一个洞穴,洞**五十厘米的沟渠向下挖通连接着悬崖。

    就好像是那种老式的厕所一般,他不敢将整个厕所挖空,不然到时候一阵狂风吹来,将原始人卷下去怎么办?

    上百个厕所位置,足够众位原始人用的了。

    不过半日之间,厕所挖好。

    然后杨三阳当着众人的面羞涩的嘘嘘了一次,告诉了众人厕所的用法,然后众位原始人便懂了。

    “成了!”瞧着那流淌的清渠,杨三阳松一口气,寒垩纪元最大的痛苦解决了。

    小心翼翼的将铁锹收好,杨三阳知道这铁锹虽然不起眼,但却是一件宝物,其内蕴含着一缕大地本源,有无穷妙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