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太上执符 > 第二十四章 又见大道之力!
    杨三阳不知道这株树的名字,也不必知道它的名字。

    玉树繁花,晶莹犹若美玉,在其躯干内似乎有雷光流转,又仿佛有云雾流动。

    这树上枝叶并不繁茂,只有寥寥几个枝桠,上面悬挂着金黄色的叶子。

    躯干拇指粗细,整个躯干从上至下一样粗,仿佛是有造物主测量好一般。

    杨三阳手掌一伸,攥住那五米更高的大树,触手温润犹若暖玉,然后其猛然一用力,顺着冥冥中法则丝线发力,只听得‘咔嚓’一声脆响,树干齐根而断,被其拿在了手中。

    树干上的枝桠刹那枯萎收缩,飘落在地化作灰灰,只剩下光秃秃的躯干,被杨三阳拿在手中打量。

    在瞧瞧泥土里的根部,依旧是生机勃勃,日后还会有新的躯干重新酿出来。

    整根杆子仿佛玉石铸造,触手温润,纵使秋风冷冽,却也依旧不觉得寒冷。

    掂量了一下,树干倒蛮沉的,怕不是有百斤重。

    杨三阳拿起杆子,转身回转部落,路上无数野兽虎视眈眈的盯着他,若非那火把,只怕早就冲上来将其撕裂化作齑粉。

    回到部落,杨三阳在那树干顶端小心的用龙骨钻出一个孔洞,然后将鱼线穿过其中,按照后世记忆中的扣子系好。

    “轰~”

    天花乱坠,地涌金莲。

    比之困仙绳稍弱的大道之力降临,尽数灌注于其手中的鱼竿之上,然后就见鱼竿物质形态转变,一道道玄妙纹路在鱼竿中衍生,那麻绳化作晶莹剔透的鱼线,鱼钩也化作了玉质之物,三者在一种玄妙的力量下融为一体,再也不分彼此。

    法则本源衍生,没入其眉心,被天网吞噬消融。

    “这?”杨三阳有些错愕,大道之力、功德未免太不值钱了吧,不知自己制作出一个鱼竿,对于天道来说有何启发之用,促进了天道的何等进化。

    异象冲霄,弥漫方圆五十里,惹得外界无数诸神窥视,但是却没有妄动。

    这里是太一与太阴涅槃之地,根本就不值得众人冒险搀和其中。而且众人只以为那宝物诞生,或许与二位尊神有关,绝不会想到杨三阳。

    外界无数神祗将目光投注而来,盯着此地面露阴沉不定之色,双目内露出一抹沉思。

    “好宝物!”杨三阳抚摸着鱼竿,这宝物自己根本就看不懂,上面衍生出的符文逐渐隐去,他此时隐约中明白了此物的妙用。

    瞧着那鱼竿,鱼线不断收缩,化作了米许大小,就连鱼竿都化作一米五左右。

    鱼竿本源融入天网内,杨三阳心中生出一种莫名感应,一甩鱼竿,只见鱼线拉伸,将不远处的一块熊肉勾住,然后其手腕一甩,只见虚空扭曲荡漾,那鱼线没入虚空,消失不见了踪迹。

    大河上空

    虚空微微荡漾,然后只听得河水‘噗通’一声响,一条鱼线不知自何处来,竟然自虚空中插入河水里。

    “哗啦啦~”

    嗅到了河水中的血腥味,无数大鱼奔驰过来,欲要将那鱼饵吞入腹中,就在此时一阵妖风卷起,惊得无数鱼虾四处奔逃,然后那妖风卷住诱饵,一口吞了下去。

    “咦,鱼线抖动,有猎物上钩了!”杨三阳心中一动,猛然拖拉鱼线,却见鱼线绷直,一股巨大力道传来,竟然与其相持不下。

    “苦也!”

    大河中,一只锅盖大小的甲鱼此时面带悲愤之色的仰头看向苍穹,一条丝线自其口中伸出,直插冥冥之中的虚空,不知去了哪里。

    这老龟修行四千八百年,乃是水府一员大将,刚刚不过无意间嗅得真龙味道,只觉得那血肉中蕴含真龙精华,只要自己吞了,便可再次进化。

    谁知一口鱼饵吞入腹,进化倒是没有,反而被一股锋芒勾住了上颚,那锋芒怪异至极,竟然禁锢了自家一切道法神通,想要将自己拉入冥冥中的某处所在。

    老龟已经开了灵智修炼成妖,当然不傻,知晓自己被人算计,连忙施展力量挣扎。

    “好大的鳖鱼!”杨三阳端坐在洞府内,心中念动,不知为何竟然能够看到那鱼钩方圆百丈所有景象,尽数流转于其脑海中。

    只见天网在其神魂内流动,然后顺着鱼竿投影,映射到了那鱼钩方圆百丈所在,似乎自成虚空镇压了百丈,一条条无形的法则丝网流转,禁锢了老龟的神通,甚至于杨三阳有一种感觉,自己能够掌控那法则天网投影笼罩之地的一切。

    “砰~”

    虚空抖动,老龟凭空自河水中飞出,摔落在杨三阳身前。

    “神威!!!”

    老龟面色骇然,双目中满是仓皇的盯着虚空,然后瞧见拿着鱼竿端坐石台的杨三阳,自家口中鱼线便是延伸到对方手中,然后二话不说面色凶猛的向杨三阳咬去。

    “蠢货!”

    杨三阳手掌一抖,鱼竿猛然一甩,那老龟一声惨叫,被重重甩在地上,一时间晕头转向不能自己。

    数千斤的老龟落在那鱼竿下,仿佛重若无物一般,任凭杨三阳拿捏。

    “这老鳖似乎成了气候,眼睛中有了智慧之光!”杨三阳盯着那老鳖,眼中满是凝重。

    妖兽!

    这是他亲手抓到的第二只妖兽。

    石洞内

    众位原始人面色呆滞,懵逼的看着那凭空出现的老龟,杨三阳嘴角带着冷笑,散发出进攻的语调,众位原始人得了命令,纷纷持着‘长矛’,向老龟扎去。

    老龟勃然变色,连忙收缩脑袋,却被杨三阳拉动鱼线将脑袋硬生生的自龟壳中拽了出来。

    “噗嗤~”

    老龟来不及反应,已经被‘长矛’钉在了地面,一双眼睛死不瞑目的盯着杨三阳。

    心中念动,杨三阳手掌一抖,鱼钩脱离了老龟口中,钓着一个虚幻老龟,还有一颗闪烁神光的内丹飞出,然后内丹被鱼钩吸收,一股莫名之力流转,灌入了杨三阳体内。

    “好舒服~”杨三阳舒服的忍不住叫出声,那股气机一闪即逝,隐匿于其骨骼深处,化作浓郁的先天之炁,增加着其先天本源。

    心中念动,鱼竿自其手中消失,不见了踪迹。

    杨三阳站起身盯着地上的老龟,任凭你千年大妖,被禁锢了神通道法,却也不过是鱼肉而已。

    想要将老龟开膛破肚却不可能,而且部落里没有那么大的锅,迎着众位原始人敬畏的目光,杨三阳干脆指挥着众人,在洞府外挖出一个大坑,然后用烧红的炭火直接将老龟埋在大坑中。

    “妖兽!这绝对是妖兽!”杨三阳站在大坑边缘,回忆着那钓出来的内丹,眼睛里露出一抹凝重。

    不愧是大道加持之物,一出手便不同凡响,自己顺利的钓到了一只老鳖。

    老龟体型太大,众人用炭火足足闷了一个上午,方才将其自泥土中拉出来。

    老龟已经完全烤熟,杨三阳瞧着老龟死不瞑目的眼睛,仿佛两颗玉石一般,没有丝毫的热度。

    将两颗眼睛挖出来,拿在手中一阵冰凉,仿佛宝珠一般散发着莹莹之光。

    部落里的男性大力士用力的拉扯老龟的壳子,然后就见老龟壳子分裂成两半,一阵肉香扑鼻而来,不知为何竟然叫人产生一种前所未有的饥饿感。

    众人明明早晨已经吃的很饱,可此时腹中依旧阵阵雷鸣,鼓荡起来叫人心惊,那是一种源自于本能的饥饿。

    众位原始人眼睛已经开始放绿光,若非顾忌杨三阳的威严,只怕众人已经扑了上去。

    杨三阳不紧不慢的将老龟眼睛递给‘耶’,示意其吞掉,然后方才缓步上前,撕扯下老龟肝脏,然后递给了自己的母亲。

    在扯下老龟的肾脏、一大块肉,方才退下。

    杨三阳退下,众位原始人俱都是纷纷凑上前,按照朦胧中阶梯等级制度,将那老龟的肉取了分掉。

    至于说那些地位不够的原始人,只能在吞咽口水。

    龟肉入腹,杨三阳细细感应,目光舒缓:“果然,和当初吞噬那大鱼血液一样,一模一样的感觉。这老龟果然是成精了,吞噬掉老龟的肉之后,一股热流升腾,很快有消失不见。”

    “这老鳖体内的精华比起那条大鱼来说,简直天差地别。那大鱼带来的感觉足足持续了一夜,这老龟带来的热流不过是一瞬间罢了!”杨三阳站起身走出洞府,不理会山洞内的分食,而是转身走向不远处的祭坛处,老祭祀跪倒在泥土中,身躯瑟瑟发抖,汗水打湿了毛发。

    “啪嗒~”

    巨大树叶包裹着肉食,落在了大祭司身前,杨三阳一双眼睛看着老祭祀。

    “咕噜~”

    肉香传出,腹内轰鸣,老祭祀抬起头,浑浊的眼睛看了杨三阳一眼,然后低下头呜咽着将那肾脏塞入了口中。

    见到老祭祀吞下肾脏,杨三阳叹息一声,拍了拍老祭祀肩膀,方才转身离去。

    他没有办法阻止对方,也没办法打断对方的坚持,他能做的不过是如此,仅此而已!

    希望吞下妖兽的肾脏,他的身子不被拖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