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太上执符 > 第二十二章 捕鱼
    河妖既然被铲除,捕鱼的最大危机消失,杨三阳当然不会浪费资源。

    那鱼妖气机在河水中逐渐散去,往日里被其驱走的鱼虾,正在慢慢回归,整条河水又逐渐了恢复往日里的生机勃勃。

    渔网的编制比猎网要困难、精密,所以效率也就更低下,随着整个部落的狩猎、祭神等等各项事物耽搁,如今制作好的渔网也不过才八张罢了。

    虽然说渔网只有八张,但河水中物资丰富,若是能好好筹谋,足够部落维持生存,比当初忍饥挨饿好的多。

    失去了诸神的回应,一定要叫众原始人看到生存下去、活下去的希望,不能整日里活在忐忑中。

    杨三阳带领着五百部落族人,一路浩浩荡荡向大河而去,众人抬着渔网,跟在杨三阳身后,不知想些什么,但既然神子开口叫自己去,那自己去就是了。

    来到河岸边缘,码头已经重新建好,杨三阳手持渔网,一双眼睛扫视着清澈见底的河流,双目内露出点点神光,然后猛然身体旋转,借助离心力将渔网抛飞了出去。

    哗啦~

    水波飞溅,杨三阳猛然拉网,却见河水仿佛爆炸了一般,噼里啪啦作响,水波不断飞溅荡漾开,扯的杨三阳身子一个踉跄,不但没有拽动渔网,反而差点被渔网给拖拽下去。

    周边众原始人见机纷纷相助杨三阳拉紧网绳,然后只见河水波流动荡,噼里啪啦作响,伴随着众位原始人齐齐呐喊,无数的鱼虾被拖拽了上来。

    长两米的大鱼,脸盆大小的龙虾,这一网下去怕不是捕获了三吨重的猎物。

    天知道河水中为何鱼虾如此密集,而这些鱼虾又如何活下去的,但这一切和杨三阳无关,他此时正看着脸盆大小的龙虾双眼放光。

    “值了!这般大的龙虾,只怕后世未必有!”杨三阳招呼着众人,将渔网拖拽回去,然后继续指挥众位原始人捕猎鱼虾。

    “不对……”杨三阳忽然脚步顿住,一双眼睛看着和波澜壮阔的河水,双目内流露出一抹精光:“用渔网捕鱼,一日之内捕获的鱼虾不计其数,根本就吃不完。如此多的鱼虾,若是全都晒成鱼干,岂不是白白糟蹋了好东西?”

    一网下去足够两三百人吃饱,部落大概有七千人左右的样子,一天八张网只要洒出两三次,足够部落食用了。

    而且还有山林间狩猎到的猎物、小孩老人吃的比较少,也就是说一天下网十几次足够了,下网十几次不过是两刻钟的时间而已,其余时间岂不都是白白浪费了?

    “吃不下的鱼,何不圈养起来?大荒气候万变,河水中的鱼虾也有繁殖期……”一道道灵光在其脑海中流转,双目内闪烁着道道神光,心中开始快速思忖养殖鱼的事情。

    人类每日里吃不完的肉类、骨骼,扔入河水中可是鱼虾的最爱,而且大荒中各种大树叶枝繁叶茂,最是适合养鱼。

    杨三阳双目中流转出一抹神光,伴随着其余几张渔网落下,就见众位原始人惊呼着拖拽起鱼虾向部落中奔去。

    八张渔网满载而归,一堆鱼堆积在洞口,无数鱼虾不断蹦跳,被众位女性原始人逮捕住,一场杀戮就此开始。

    有原始人见到八张网捕获了如此多的鱼,便忍不住双眼放光,想要拿起渔网继续捕鱼,却被杨三阳制止住。

    面对杨三阳的制止,那原始人眼中满是迷茫,不知自家神子为何阻拦自己,多捕获一些鱼虾不好吗?

    杨三阳没有解释,也不要解释,在这个原始人部落,一家之言权威不可置疑,众位原始人虽然心中疑惑,但还是安安静静的选择了遵守杨三阳的号令。

    是日

    一场烤鱼宴席,整个部落欢呼,无数原始人吃着烤鱼,眼中露出一抹享受。

    鱼虾,在这个时代可是珍贵之物,鱼虾在水中生存,可不是原始人能捕捞的。

    有了养殖鱼类的计划,杨三阳心中便有了念头,一双眼睛扫视整个原始人部落,寻找低洼之处开辟鱼汤。

    你还别说,真教他找到了一处合适养鱼的所在,就在众位原始人生存的大山脚下,有一个低洼之处,那低洼长三千米,宽八百米,乃是真真正正适合养鱼之所在。

    最关键的是,这处低洼与河道相隔只有数千米,而且还比河道要低上不少,只要将河道之水引过来,那便是一处活水。

    河道终究是处于大荒外部,生存着不知凡几的妖兽,众人在河水边捕鱼太过于危险,须知河水中的鱼虾有不少不知存活了多少年的老怪物,区区渔网根本就捆束不住对方。

    杨三阳打量着那处低洼,不断测算着鱼塘的尺寸,这鱼塘最深处不过十米,略微显得有些不够。

    若是在前世,十米足够养鱼,但是在这个世界,一旦寒垩纪到来,十米的鱼塘怕是能被冻透。

    挖鱼塘!

    男女老幼齐上阵,杨三阳决定再将鱼塘挖深十米,这对于力有数千斤的原始人来说并不难。

    至于说运转泥土,如何将泥土运输到外面,这却也不难,只要将渔网铺开,在鱼网表面盖上一层层房屋大小的‘芭蕉叶’,足以轻轻松松的将泥土运输出去。

    数千原始人日夜劳作,杨三阳披着大氅,感受空气中的凉爽,他虽然有龙珠护体寒暑不侵,但看着下方众人口鼻中喷出的寒气,也知道寒垩纪不远了。

    不过五日的功夫,池塘雏形已经挖好,而且还意外的挖出了泉水,这对于杨三阳来说是一个好得不能再好的消息。

    有了活水,即便是不经受河水,也能养鱼。

    不过杨三阳还是决定挖开沟渠,将河水引过来。河水与泉水并不一样,而且河水中的许多小动物或许还能顺着沟渠游过来,双方互相交流养分。

    力大无穷的原始人,比挖掘机好用多了!

    一日之间,沟渠开好,那沟渠不宽,只有米许。深度也只有米许,人落在其中不但可以取水洗澡,还能饮用。

    然后伴随着最后一铲,河水屏障挖塌,浩荡奔腾的河水滔滔不绝倒灌而来,霎时间卷起浑浊的泥沙,整条河道一片浑浊。

    小半刻钟过去,河水恢复了清澈,沟渠中时不时有一些小的鱼虾、螃蟹、乌龟游过,伴随奔腾的河水,落入了鱼塘之中。

    长三千米、宽八百米、深二十几米的大坑,没有几日几夜的功夫,是休想将此地填满。

    杨三阳也不去管那鱼塘,而是率领族人准备过冬的事物,在池塘周边栽种上一颗颗树苗,待到日后若有机会养蚕,或许能编织出丝绸。

    不过,来到这个世界,他并未发现蚕的存在。

    “这鱼虾味道鲜美,当真是神仙也不换的日子,可惜没有酒!”杨三阳撕扯着大虾,双目中满是陶醉。

    大荒世界,不缺少调料,各种酸甜苦辣之物,只要有心都能找到。

    “在寒垩纪到来之前,或许可以考虑开辟出一块农田,专门种植各种调料……为以后农耕的转变打下一个基础”杨三阳一边吃着大龙虾,一边思忖着各种事情。

    看着天边明月,天地间寒霜降临,因为寒垩纪的逼近,夜晚温度也越加寒气灌体。

    端着鱼汤,杨三阳脚踏月光,感受着被冻结的土地,那冰封的河水已经停止流动,双目内露出一抹怪异:“造化玄妙的大荒世界,夜晚犹若寒冬,白日里却是温暖如夏日,这般两种极端天气,外界植物不曾被冻死,也是怪谈。”

    黑夜中一堆篝火熊熊,祭台前老祭祀依旧跪倒在地,声音已经变得嘶哑。

    即便是有篝火,却也依旧觉得寒气逼人。

    鱼汤放在了老祭祀的身前,杨三阳扶起老祭祀,摇了摇头。

    火神失去感应,并非老祭祀的错,更非原始人得罪了火神,纯粹是因为那小鸟霸占了火神的老巢,压迫的火神陷入沉睡反抗不得。

    可惜,双方言语不通,他也无法与对方解释。

    老祭祀颤颤巍巍端起鱼汤,瘦弱的身躯不断颤抖,一颗浑浊的泪水自眼角滑落,落入鱼汤中。

    望着那双眸子,杨三阳心中震动,虽然没有言语,但他却懂了老祭祀的想法。

    部落里不能没有火神!

    失去诸神庇佑,部落必然会被无数妖魔践踏、抹去。纵使是付出这条生命,他也要叩首将火神重新请回来。

    鱼汤喝完,老祭祀又一次额头触地,沙哑的语调在北风中回荡。

    杨三阳默然不语,双目看向远方神火,老祭祀与火神的沟通尽数被那小鸟镇压,老祭祀语调尚未靠近火焰,便已经被小鸟周身无意识的波动给化解。

    除非有朝一日小鸟离去,否则永远无法沟通火神。

    杨三阳没有说话,只是看着那瘦弱的身躯,缓缓解下了背后大氅,披盖在老祭祀身上,然后转身离去。

    他或许有办法惊动那小鸟,但代价却未必承担得起。

    他是一个有野心的人,岂会为此冒着不可预测的危险触及那小鸟?

    毕竟,现在人类过得很好,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