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太上执符 > 第二十章 神弃
    “是火神的意志将要复苏了……”感受到盘旋于天地间的那股意志,杨三阳心中一动,连忙低下头去,跪在地上不敢抬头观望。

    渎神者死!

    抬头,便是对神祗的不敬。

    眼见着天地间火神意志越来越浓烈,即将复苏醒来,忽然只见那火焰中的朦胧火鸟睡梦中动了动爪子,似乎感觉不舒服,随意抓挠了一下,然后那满天异象,包括火神意志尽数化为齑粉。

    异象打断,火神复苏的气机就此断绝,整个部落所有人心有所感的齐齐抬起头,面色茫然的看向祭台上身躯颤抖的大祭司。

    从来都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从来都没有!

    复苏的火神意志,怎么会忽然间又沉寂了下去?

    众人满脸懵逼,可从没有过这样的事情。

    大祭司面色紧张的再次开口,口中散发出怪异的音调,在虚空中不断波荡。

    可惜,这回连一点涟漪都没有,不曾惹出半分的回荡。

    这回众人俱都是慌了神,纷纷拜服在地不断呜咽,口中散发出哀求之声。

    大祭司不断散发出怪异语调,意图与火神沟通,可惜不曾有半分的回应。

    神弃!

    神罚!

    无数念头在杨三阳脑海中流转而过,双目中露出一抹茫然,大祭司在祭台上折腾了半日,直至深夜寒霜降临,也不曾得到半点回应。

    “砰~”

    大祭司身躯瘫软在地,面色绝望的看着身前火焰,失去了诸神庇佑,人类根本就不可能在这大荒世界生存下去。

    不单单大祭司面露绝望,此时场中无数族人亦是面色惨然,原始人绝对不傻,知道眼下发生了什么。一个恐怖的字眼在众人脑海中划过,仿佛是滚滚惊雷,抽去了众人的所有力道:

    神弃!

    忽然,祭台上的大祭司眼睛转动,目光无意中落在了杨三阳身上,仿佛绝望的黑夜中看到了一缕光明,然后猛然自祭台上扑下来,跪倒在杨三阳的身前,不断叩首举起手中的权杖,然后指了指祭台。

    瞧见祭祀的动作,场中众位原始人俱都是面色一变,精神齐齐一震,然后对着杨三阳匍匐拜了三拜。

    杨三阳面色沉默,拿住了祭祀的权杖,眼中天网纹理流转,双目内露出一抹沉思:“火神的气机还在,只是却被那小鸟压制住了,根本就发挥不出来。我纵使上前,也没有丝毫作用。那小鸟连火神都能压制,该是何等恐怖的存在?”

    瞧着火焰中陷入沉睡中的小鸟,杨三阳将权杖插在地上,扫过血液染红的泥土,天空中的明月,还有那熊熊篝火,照亮了半边天,转身走出人群,向山洞内走去。

    火神被压制,谁上去都是白搭!

    可是他又不能说话,不能和众位原始人解释。

    唯一的好消息便是:火神虽然被镇压,但那只小鸟依旧在庇佑着部落。虽然不知为何,那小鸟陷入了沉睡,但只要等那小鸟醒来,一切便可恢复到往昔。

    可惜,他对神祗一窍不通,根本就帮不上忙。

    耶面色凄然的随着杨三阳回到洞府,二人躺在兽皮上,俱都是默然不语。

    神祗陷入了沉睡,该如何熬过这冰冷的寒垩纪元?

    杨三阳在黑暗中昏昏沉沉的陷入了沉睡,当其醒来之时,空荡荡的石洞内不见丝毫人气,耶满面泪痕依旧在沉睡。

    走出山洞,天边放光,大地上寒霜未曾消退,祭坛前火堆依旧在熊熊燃烧,与昨夜开始之时的兴奋比起来,此时众位原始人身形疲惫,眼中满是绝望。

    天塌了!

    失去了诸神的回应,对于部落来说,就是等于天塌了。

    众位原始人匍匐在地,跪在这里一夜,好在有篝火,并未冻僵,但身躯酸痛绝不好受。

    杨三阳默然,这种时候,他也没有什么好办法。

    “吼~”一声吼叫,杨三阳吸引了众位原始人的注意力,招招手示意众位原始人过来。

    一群原始人慢腾腾的揉着胳膊、手臂走过来,杨三阳指了指那贡品,在指了指火堆,然后指了指渔网、绳索,眼睛里满是冲宵傲气的拍了拍肩膀:“吃饭!干活!”

    也不知众人懂没懂杨三阳的意思,只见一群原始人开始升起火焰烤肉,饿了一夜再加上风寒,众人早就饿了。

    纵使被诸神遗弃,也不能不吃饭不是?

    诸神虽然重要,但绝没有填饱肚子更重要。

    失去了火神的回应,众人日子依旧要过,而且还要努力的活下去。

    唯一叫众人心存寄托的就是那代表着火神的火焰并未消失,这便是众人心中的希望所在。

    当杨三阳将网扔在众位原始人身前的那一刻,众位原始人终于强打起精神,带着绳索、渔网向山林间走去。

    活着,乃是所有生物的本能,无关乎其余各种因由。

    只是,老祭祀却依旧一个人跪倒在祭台前,身躯颤抖双目内满是悲怆。部落被诸神抛弃,他这个祭祀却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可惜,言语不通,不然杨三阳或许还能重整士气,劝慰一番。

    拿着肉干,来到了老祭祀身前,将对方轻轻扶起来,杨三阳将肉干推过去。

    老祭祀眼中含泪,一双眼睛看着杨三阳眉心处的印记,然后吞下肉干,转身继续跪倒在火神祭台前,口中散发出一道道苍凉、绝望的声音在风中回荡,以期盼得到火神的回应。

    杨三阳叹息一声,拉扯了一下老祭祀,可惜老祭祀依旧倔强的匍匐在地,声音里满是悲切。

    杨三阳摇摇头,他是劝不动这倔强得犹若黄牛的老家伙,这根本就不是人族部落与火神之间的事情,而是因为有了那鸠占鹊巢的小鸟。

    小鸟身躯呈现金黄色,每一片羽毛都仿佛黄金铸成,其上流转着道道玄妙莫测符文,压制的火神意志半点脾气也没有。

    杨三阳站在祭台前沉思了许久,这可是先天神圣,天知道对方会沉睡多少时间?

    先天神圣寿元与天地平齐,或许一觉千万年也说不定,自家部落必须要提前做好准备。

    “没有神祗的日子,也一定要坚强、也一定要过得很好!”杨三阳在给自己打气,他现在有了诸般宝物,面对危险的大荒,到也并非没有生存下去的手段。

    “只希望这鸠占鹊巢的小鸟赶紧离开,不然真的教人心中没底”杨三阳回转洞府前,在青石上坐下来,晒着天空中的太阳,瞧着远处没精打采的女性原始人,有一搭没一搭的搓着麻绳,杨三阳默然不语。

    士气,只能通过时间来恢复。当众位原始人发现,即便没有神圣,自己也依旧能活得不赖之后,便会恢复了之前的士气。

    树林中鸟鸣不断,杨三阳心中念起,想到了制作弓箭。

    失去了火神庇佑,若能制造出得大道加持的弓箭,整个部落自保之力将会提升一大截。

    只是,弓箭并不是那么好制作的,想要制作膘鯈,必须要找出能盛装膘鯈的容器。

    其实容器杨三阳已经有了构思,烧制陶瓷他不会,他只懂得一些烧制陶瓷的原理,想要烧制出陶瓷,那是一个漫长的实验过程。

    他将目光看向了取水用的‘竹筒’上,双目内露出一抹沉思,然后猛然翻身坐起:“耶!”

    他喊了一声,只见耶手中拿着肉干,没精打采的来到了杨三阳身边。

    没有多说话,杨三阳站起身向荒林中走去。

    荒林内,杨三阳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一个生长了数百年的‘竹筒’母体,足足有两个成年人合抱那么粗,竹节也是高大无比,每一个竹节都有米许高。

    他想到了一个天然贮存膘鯈的办法,那就是在这‘竹子’上钻出一个孔洞,到时候将膘鯈倒进去,利用活物熬制膘鯈,这简直就是最完美的计划。

    这是这老竹坚硬若铁,原始人根本就钻不动。

    一根手指点出,杨三阳体内天网神光流转,一条火红色的丝线波动,然后只听得‘噗’的一声,伴随其轻轻一戳,一个拳头大小的洞口出现。

    “成了!”杨三阳收回手指,眼睛里露出一抹诧异:“我体内的天网与那一团火红色,究竟是何物?”

    他不识得法则本源,只觉得自家这两件宝物关键时刻倒是蛮好用的,前几日的伐树、如今的挖坑,都是得心应手。

    找了一个长长的树叶将那洞口封住,杨三阳双目内流转出一抹神光:“贮存的器皿有了,接下来便是猎杀那些熊罴之类的山间霸主。”

    “不过,上次熊罴还剩下不少骨头,倒是够用。这回不如猎杀一头猛虎,虎骨用来熬制膘鯈,纵使是古人也不曾尝试过!”杨三阳面露神光,不管在那个世界,虎骨都是珍贵的东西。

    附近山林没有猛虎,想要猎杀猛虎,还需深入大荒,走很远的路才行。

    第二日,杨三阳拿着自家准备好的草药、火把、武器,带着三十多个精壮的汉子,一路出发,向着大荒深处走去。